火熱言情小說 贅婿神王 ptt-第四百六十五章所以你是來送死的?!閲讀

贅婿神王
小說推薦贅婿神王赘婿神王
咔嚓!
骨裂声响起,砰的一道身影撞翻了前台的饮水机,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神色骇然的样子。
啊!!
那大汉嚎叫,令人头皮发麻。
他的右拳指骨都烂了,血肉模糊,整个手臂都已经变形。
鲜血滋滋的往外冒。
叶宁瞳孔冷冽,龙行虎步,脚下的玻璃渣子都被踩碎,踩着两个大汉的脑袋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听到惨叫声后,马云霞就带着人冲了出来。
重修于好 弈澜
“你终于来了?!”
看到叶宁后,马云霞漂亮的脸蛋有些狰狞,眼睛里都是怨毒之色,一身的绿色劲装,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
顿时又想到了那日再4S店被抽嘴巴的羞辱画面!
“人在哪?”
叶宁冷漠的看着马云霞。
“想救那个婊/子?”马云霞嘲讽一笑,怨毒的眼神透着恨意,说道;“她勾引我的男人,还敢三番两次的顶撞我,不得不说这小暴脾气的确是个性格刚烈的女孩,我没杀了她就已经很仁慈了!”
“可惜我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性格刚烈的女人,一副装纯的可怜婊,当我知道她认识你后,别提老娘的心情有多激动了知道么?”
说到这,马云霞顿了顿,眼中恨意更浓,舔了舔鲜红的嘴唇。
“你当日再4S店抽老娘嘴巴,对我言语羞辱,这事老娘可一直记着,没想到你会为了一个婊/子主动送上门,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心疼还是焦急呢?越是这样越喜欢看她被人蹂躏,而且还是看着她被绳子绑在冰冷的床上被许多猛男一起把她轮了,啧啧,那场面别提多刺激了,看着她那绝望的眼神,以及听着那美妙撕心裂肺的声音,简直是一种享受知道吗?”
本姑娘乃齐天小胜
叶宁冷漠无情的看着她;“废话说完了?”
“你不心痛?!”
看到叶宁无动于衷的样子,马云霞顿时一惊。
“啰嗦!”
叶宁向前逼近,杀气激荡,若汪洋再汹涌澎湃,说道;“本来上次看在你和浅雪是同学的面子上我放了你,没想到你又在暗中搞这些小动作,你以为自己是东北洪门马如山的女儿就可以为所欲为?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说白了你就是一只下水道的虫子,我从来没把你当回事,不搭理你还得寸进尺了,给脸不要脸的蠢货,也敢对我张牙舞爪,你真以为这些阴谋诡计会伤害到我?!”
“你?!”
马云霞被怼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
“给老娘废了他!”
话落,马云霞向后退了几步,接着八个威猛的大汉凶神恶煞的拎着铁管围了上来。
“可以下死手!”
与此同时,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
闻言,叶宁抬头看去,只见再一处地下楼梯口上来两个青年。
一个正是马云霞的哥哥马流云。
而另一个叶宁不认识。
那三人靠在一张台球桌上,吃着葡萄嗑着瓜子悠闲的看戏。
并且再三人的前面还站着几个气息不同的男子。
“弄死他!”
“撕碎这个小子!”
吼!
此时伴着一声怒吼,八个威猛大汉凶狂的扑了上来。
同时手中纷纷挥舞着坚硬的铁管。
这要是一铁管砸下去,换做别人估计脑袋都会被打烂,甚至命都保不住。
可他们面对的是北荒无敌战神!
阎王殿的神王叶宁!
更是一头从地狱走出来的凶残绝世猛兽。
唰!
巨虫尸巫
这一刻叶宁如一头挣脱束缚的暴龙动了,顷刻间虚空都产生了刺耳剧烈的音爆声。
恐怖滔天的杀气迸发而出。
轰隆!
一双铁拳无敌,可怖的拳风犹如山崩海啸爆发。
喀嚓!
噗!
砰砰砰……
一息间就五个人被掀飞了出去。
有的手臂骨断筋折,有的口喷鲜血,鼻子都流出了血浆。
轰!
紧接着叶宁一步向前跨去。
噗嗤!
一拳打穿了一个大汉的脑瓜子,鲜血和白色的液体就像气球被刺穿似的,滋滋滋的往外溅。
啪!
与此同时,叶宁后背挨了一记铁管。
“这……?!”
最后站立的那大汉惊恐。
汗毛倒竖!
看着手中弯曲的铁管,手都在疯狂的颤抖,心里发毛。
这他妈的还是人吗?!
一个人的骨头都比铁管硬!
唰!
再其震惊之际,叶宁一步就逼了过去,凶狂的探出擒龙手。
撒手!
那大汉惊恐的惨叫,想要用力挣脱叶宁的控制,但猛然发现根本无法将其甩脱,感觉手臂上的血肉都快被抓出来似的。
“断!”
叶宁冰冷喝道,直接拧断了那个大汉的手臂,接着如同拧麻花似的,噗嗤给凶残的拽了下来。
哗啦!
那大汉的断臂之处,骨头茬子残差不齐,顷刻鲜血就跟流水一样淌落。
染红了白色的地板砖。
啊啊啊啊!!!
凄厉头皮发麻的惨叫再格斗馆回荡。
断臂的大汉抱着失去的右臂再地上哀嚎翻滚,渐渐声音衰弱了下去,停止了挣扎。
吧嗒。
叶宁把断臂仍在地上。
“轮到你们了!”
此时马云霞已经被吓傻了,喉结滑动,冷汗直流,并且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双腿都在发软,快要站立不住的样子。
若不是用屁股靠着台球桌的话, 她早就瘫痪在地了。
而马流云另外一个青年则异常镇定。
似乎见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
“你真是一次又一次的让我感到意外,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宗师,还真是让人有些羡慕啊?”
马流云淡淡的笑了笑,扔掉了瓜子皮。
“郑幼楚在哪?”
叶宁懒得跟马流云废话。
“想救郑幼楚不难,跪下磕头求饶就可以!”
另外一个青年锋芒毕露的开口。
“你是谁?”
叶宁微微皱眉。
“谭龙是我弟弟!”
谭冰语气森然的回道。
闻言,叶宁眉毛上挑,冷淡问道;“所以你也是来送死的?!”
“呵呵,年纪轻轻成为宗师是好事,但是别太过骄纵狂傲,做人还是要低调一些,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谭冰讽刺一笑。
“杀了他!”
突兀马云霞神色紧张的开口,被吓得浑身衣服都浸透了。
她已经预感到了,如果今日不弄死这个叶宁,恐怕自己和哥哥都活不了。
“不急。”
马流云阴冷一笑,对着身边的人说道;“去把那个女孩带上来,别让这位小兄弟急坏。”
顿时叶宁眯起了眼睛,点指着马流云。
“太妙了,一会你是我第一个要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