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權國 起點-3644 密約真相(七)熱推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权国
中比亚中部,明月共和国首都新京
坐在明月商业大厦第五层东南角靠窗的位置,明月未央一身黑衣,似乎终于放下了内心的纠结,凝望下方漫天风雪的明月大桥上来往穿梭的车流在风雪中形成两道黑色的长线,,叹息了一声,转过身来坐下嘴角苦笑说道“这座明月大桥修建于三十年前,作为当时还是帝国附庸明月商业联邦的一项大工程,横跨当时还只是商业港口的新京港出海口,如果此桥建成,就可以让原先必须绕开出海口的物资流,减少一半的时间进入新京港,而新京港也必然会因此一跃超过当时号称中比亚最大商业港的北方碧蓝港,这么多年来,在普通人眼里,这座明月大桥只是一个建筑上的标示,几乎没有人晓得此桥不但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天下的命运“
“我听说你父亲当时就是负责建设此桥的负责人之一,而这座桥在即将完工合口的时候出现了崩塌,导致当时施工的七十四人全部坠海死亡,其中还包括帝国中比亚地区总督李良明,帝国方面随即对明月家族展开全面调查,你父亲也在调查中自杀谢罪“杜宇翻起衣领,双目生辉的摇头叹道”七十四个人全部坠海,还全部立即死亡。。。。。只要是正常人都能够想到,除非是死人,否则都不可能七十四人连十分钟的救援都没等到就全部溺死,这应该就是你愤而袭杀哈松里格的原因吧”
“说是,也不是“
明月未央提起当年往事,目光中依然闪过一抹枉然,摇头说道“哈松里格是帝国中比亚军方负责人,素来坚持要求对帝国核心外的各势力采取高压政策,而中比亚总督李良明却是出身有中比亚血统的帝国豪门李族,事实证明,李族代替帝国代理中比亚事务两百多年所秉持温和姿态,对中比亚的稳定起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两百多年岁月过去,帝国王室无疑已经忘记了当初的承诺“
”只能说哈松里格不死,帝国的调查就不会停止,中比亚地区各方势力都会在这次调查中被连根拔起“
明月未央声音顿了顿,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叹第二口气道“当时帝国王室已经与帝国银行扯破了脸,帝国银行掌控下的金融体系停止对王室提供资金,在那种情况下,帝国王室很自然的将主意打到了中比亚各方势力上,对于哈松里格对于中比亚各方势力的大举牵扯,更是选择了默许,其中明月家和宋族实力最弱,也是被整治的最惨的,如果不拿出足够的赎金,就把家族所有人全部认定为叛乱处决,然后没收财产,当时的明月家主甚至都死在牢中,这也是为什么哈松里格一死,中比亚地区各方势力第一个选择脱离帝国王室的原因“
杜宇微微沉默了一下,内心也是对于自己后世子孙杀鸡取卵的做法有些无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目光看了一下明月未央这位引崩了自己帝国的导火索人物,杜宇沉声问出内心一个悬疑的问题“我的剑是天庙送给你的吗?否则以你当初的实力,怕是杀不了哈松里格”
杜宇对于明月未央的个人武力评价还是可以的,但也不认为可以完胜帝国末期已经全面进入火器的时代,个人勇武冲击一支护卫队,在火器时代就是笑话,只会被乱枪打成筛子,事实也是,不是自己留在天庙的佩剑,明月未央早就死成渣了,哪里还能横扫天下,被誉为天下第一武者!更是让那个时代在武者个人力量面前战栗
“那剑,是宋族给我的,后来我才知道,是天庙转给的宋族,宋族转给的我”明月未央神色凝重的点了一下头
“果然,这才是真相才对,一切都是算计好的!”
杜宇嘴角微微一瞥,那剑,本就应该在天庙的。。。。或者说,在东南镇守府才对,如果是以前,杜宇只会把天庙看成某个古老文明遗留的遗迹,将这件事看成只是巧合,但是在了解了当前文明是当初紫灵与东南镇守府战场废墟后,天庙在杜宇心中,就绝对不只是一个遗迹,东南镇守府文明虽然被紫桑侵染崩塌,但是东南镇守府也不是完全没有留下反击的力量,
比如类似天庙和圣城这样的东南镇守府基地,依然大面积的留在这个战场废墟,
而且在关键时刻的闪光,曾经数次改变了时代的进程
“东南镇守府。。。那不是已经消失了无数年了吗!”明月未央目光爆亮了一下,他好歹在天庙腹地生活了三十年,东南镇守府的字样是见过的,只是以前,他只是认为那是神秘文明的名称,可现在听来,似乎这个神秘文明并未消亡
“消亡?怎么可能!”杜宇嘴角苦笑,他站起身来到窗户前,看向下方明月大桥上来往穿梭的车流,那无数细小的黑点,或者就是人类低等文明与东南镇守府这样高等文明的巨大悬沟,杜宇凝声说道“一千年前,差一点就统合了欧巴罗内海地区的大王朝在向东扩展时,应该是触动了某个东南镇守府的废墟,被莫名其妙的光源核爆炸死了王朝上层和十几万大军主力,直接导致王朝崩盘,各方部族势力纷纷脱离,开始有了后世王国的雏形,五百年前,圣城文明崛起,但也很快在一百多年后因为爆炸引起的地震而圣城崩塌,圣城文明的核心人物费兰先知失踪,但是从圣城方面传出的锻造,冶铁,建筑等技术开始进入南北欧巴罗地区,对欧巴罗地区文明进度大大推进。。。。。。。高卢帝国和刚非帝国,埃罗帝国,亚丁王国等地区霸主开始崛起直到三百年前,猎鹰帝国崛起,在横扫天下的同时,也让工业文明步伐开始加速,帝国从费兰先知遗留中发现蒸汽机等大批机械图纸,随后纷纷涌现,才有了现在的文明”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东南镇守府的每一次出现,都在时代的节点上”杜宇转过身来,鼻翼重重的闷哼了一声
其实还有一点,杜宇没有说
“如果自己没有猜错,自己的意识遭遇车祸,横穿三百年到伊卡迪瓦地区这件事,十之八九也跟圣城文明的费兰先知有直接关联!”杜宇早就觉得费兰先知就像是一个引路人,没有人知道费兰先知来自哪里,最后去了哪里,但是种种迹象都在表明,费兰先知最大可能跟自己一样,是一个穿越者,对方在探寻中触动了什么,结果导致自己意识穿越到了先代祖宗上,而费兰先知,最后的埋葬地选择在了自己的地区
独家蜜婚:老公别太急 晚栀
为什么!
毫无疑问,
费兰先知感觉到了自己的时间线要断了,所以在疯狂寻找后继者,甚至不惜放弃圣城
那个后继者在伊卡迪瓦,二十年后,果然有人从新接起了时间线
那个人就是自己!
这一切都在说明,东南镇守府并不如所想的那样彻底湮灭,所谓的启零,也不是所谓的自毁
应该是重生到起点才对,把遭受侵染破坏的文明体系彻底毁灭,然后从新开始,并且在某些关键节点上面,东南镇守府做出了重要布置,三十年前,天庙将插在弃剑石上的皇帝佩剑给了明月未央,就绝对不可能只是偶然,因为在罗本萨姆岛上,明月未央并不知道自己身份,却说天庙让他把佩剑又还给了自己的主人,这更像是一种未卜先知,在适当的时候,将某个东西交到某个人手上,从而引动整个大局面的变化,随后自己就从罗本萨姆岛进入了紫灵世界,自己就像是被安排着向前走,正如当年的明月未央,这种力量已经涉及到了神秘学,通过密集而复杂的计算,在关键时刻的节点上,让一切都遵循预定的轨迹发展,这就是未卜先知
神秘学,正是精密无比的机械发展到最终的超越,犹如科学发展到极端就是神学
难怪,当时的东南镇守府已经有了这样的高度,难怪敢把主意打到植物系王者紫灵的头上!可是如果东南镇守府已经拥有了未卜先知的力量,那为什么会没有预测到自己会被紫桑感染这件事?或者,东南镇守府就是故意让自己感染的。。。。。。想到紫灵天下里边那个被自己击毁的傀儡,杜宇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自从成为紫灵领主以来,这种身体上的感觉已经越来越少了,紫灵领主的体能是和紫灵基地联系在一起的,虽然这个世界不是紫灵基地,但却是紫灵天下的一部分,依然可以跟基地方面有着模糊的联系
也不知道林雅那个女人在做什么,最近对于基地的能量消耗很大啊!杜宇暗自嘀咕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突然提升,必然也影响到了基地方面,但是影响有多大却并不知道,如果他知道目前基地已经一脚迈入了中等基地的规模,而突然跃升的基地规模短板也极大,那就是本身所控制的资源与基地不符的问题,就比如一级基地控制不过几十里的资源,可是突然一天,一级基地一夜之间变成了五级基地,仅仅只是几十里的资源,就是杯水车薪,连五级基地的日常运转都无法维持,高速运转的基地立马就会陷入停当
如果杜宇知道此刻自己的基地在紫灵世界做什么,估计也会吐血,林雅正在战争,
为了得到更多的资源,杜宇的紫灵基地已经向两大人类帝国中的一个开战了,紫灵被各大文明称之为变态战争狂可不是白叫的
落地生根,根脉所在,就是紫灵疆域
执卡世界 Sayness
灯火通明的军事基地的大厅内,一位气质儒雅的年轻中将神色振奋的放下了电话,坐在大厅长桌两排的十几名军官,齐齐暗送了一口气,西南龙家垮了,南方宋族怂了,明月家保持中立,放眼偌大的中比亚地区,除了耶律家还有谁能够力挽狂澜,拿着一个所谓的破瓶子,就想要让耶律家放掉手中经济命脉,任人宰割,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北方之雄的耶律家,虽然已经迈入了现代,但是流动在每一个耶律家子弟血液里的,依然是北方狼族的血,更何况,这里边还有着帝国一代皇帝的雄风遗存,就算是曾经的帝国王室,耶律家也有平起平坐的资格,想要从耶律家拿走东西,就拿出真正的本事来,耶律家不是西南龙家,更不会被所谓的卑劣手段吓到
“大人,家族的电话”一名身穿军服的军官拿着电话走进来
“家族的?”中年将军楞了一下,脸色有些不耐烦,家族长老会不是已经通过决议了吗,难道出现了变化?
犹豫中,中年将军接过电话
“明天的宴会,我会来”
从对面传来的声音,让中年将军的身躯微微一颤
“那个人答应了?”明月家新京政府机构的会议室里,一个总是懒洋洋的中年人,正难得地做出认真的姿态,倾听着几位部下你一句我一句的发言。当听了秘书递上电话之后,他不由眉毛上挑,神色凝重的放下文件在面面相觑的众人面前,
“哦,目标今天晚上会在枫林大酒店出现,那个人也在。。。。”灯光通明的训练馆中,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女郎,在拳击台上变会做出一组攻击或者闪避动作。侧面透明的数据室里,几名研究员正目光炯炯地盯着数据仪,不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就在这时,一名带着一副老式眼镜老者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立即按下了停止键,目光闪动,呼吸有些急促,三十年了,那个人应该也老了吧
“为什么停止”十几秒钟后,穿着一身性感紧身皮衣的女郎怒气冲冲杀进数据室,老者将手中的一张邀请函放在桌子上,看了一眼女郎说道“明天,你去参加这个宴会”
“宴会?”女郎眼睛眨了眨,自己的爷爷什么时候对宴会感兴趣了,作为曾经明月家武道第一人,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传奇,当初一人力战帝国暗刺两大高手,名动天下,后面又在明月家族自立之时,横扫亲帝国的地下势力,被誉为明月守护神,对于所谓的宴会,一直都是轻蔑态度
“你不是想要知道武道的极限吗?老者目光充满了回忆的沉重,声音顿了顿“明天,那个人会出现!”自己被誉为明月家族第一武道家,但其实谁都知道,真正的明月第一,是那个人,那个一剑光寒帝国六十七行省的男人,三十年有无数武道家宣称登顶,却无一人敢说超越,在那个人,那把剑面前,无人不低头!
很多人都以为那个人已经死了,但是他知道,那个人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