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kcav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笔趣-第1975節 王弟泰維斯亞跪了鑒賞-tz2ue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一般地,明军装备是普通军人发给制式兵器,军官对武器装备的自由度较高,巴图就弄了一把金装锏,金光闪闪,挥弄起来时呼呼生风,让巴图十分满意。
眼下他的兵器建威立功,打倒了泰维斯亚,后面的蒙古人冲来,协助泰维斯亚俘虏了泰维斯亚。
他们聪明得很,立即将泰维斯亚打包,绑了他,用臭袜子塞了他的嘴巴,将他塞进携带来的大麻袋中!
泰维斯亚挣扎着,嘶哑着,唯有认命地被塞进了麻袋里。
他们还着人将泰维斯亚的马匹给骑走,不在他的身边。
这样一来,奔逃的叶尔羌人自他们身边经过,不知道这些蒙古人做了何事,自然不会来招惹麻烦。
巴图眼神悲戚,跪在了他的战马前忏悔!
马匹在狂奔中吃了他的一刀,瞬间爆发之后因流血过多而毙命。
他虽有功于国,却对不起他的马匹,对于把马匹视为兄弟的蒙古人来说,等于亲手杀了他的兄弟!
良久,他站了起来,颤抖着手去掏烟。
巴图的嘴唇上口刁了一根烟,旁边有人适时伸过了火折子给他点烟。
乃另一个把总阿古拉,他钦佩地道:“兄弟你这回可立了大功了!”
巴图摇摇头,并不以之为喜,拍拍阿古拉道:“我的兄弟们,就靠你照顾了!”
“嗯?”阿古拉不解地问。
“我杀了我的马,只怕不会得到长生天与马神的保佑了,以后再乘马作战只怕有大碍,所以!”巴图嘿然道:“我准备转职去当火枪手或者当炮兵去了!”
“我靠!”阿古拉耸耸肩,用上了汉语。
后来,巴图因立下大功,连升三级,他申请转职,自然不被留难,很快就得到了批准,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火枪手军官,结果呢,他以比同辈们更快的速度晋升将军,被人称为“聪明的巴图”。
蒙古人都争着当骑兵,步兵没人当,自然步兵的位置多,容易升官,巴图有立功的基础,又走了捷径,当将军自然是快人一筹。
……
捉到的王弟泰维斯亚被人从麻袋中倒了出来,兀自昏头昏脑!
他终究回过神来,看到了骑马站在他面前的三个明军军官,分别是泰维斯亚、察罕与贺晓天,他们居高临下地俯看地上坐着的泰维斯亚。
屈辱啊!
泰维斯亚努力地站了起来,试图给自己增加一点可怜的体面。
这对他不是件容易的事,他的手被绑着,多年的饱食让他变得肥头猪脑,行动不便。
他终于站直了腰,“啪”的一声响,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泰维斯亚下意识地一缩头,引得周围的明军军人们一阵哄笑。
有人把泰维斯亚嘴里的臭袜子扯出来,让他终究得以干呕以驱除恶心。
他听到一把叶尔羌语道:“这里是大明新疆骑兵第1师的嘎勒丹拜、察罕与贺晓天大人,你是泰维斯亚?”
捉到俘虏,知道了叶尔羌带队主将的名字。
说话的是翻译,蒙古人中有人会叶尔羌语的,他们参军,领取了外语津贴,很惬意。
泰维斯亚昂起头道:“正是!”
“可愿投降?”翻译官问他道。
“不,绝不投降!”泰维斯亚斩钉截铁地道。
“不投降,那就是死!”翻译官告诉他道。
“死有何惜,我将上天堂做勇士!”泰维斯亚慨然道,做着抱拥七十二个处女的美梦。
听到了翻译,嘎勒丹拜让翻译官说给泰维斯亚听道:“有很多方法,能让人生不如死!”
察罕狞笑道:“交给我吧,我包保让他叫我做爹!”
于是泰维斯亚落入了察罕的手里,任由他的炮制……
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传来,泰维斯亚痛不欲生。
贺晓天看着这对活宝的表演,暗暗称奇。
要知道,嘎勒丹拜和察罕在漠西蒙古中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他们为人豪爽大方,仗义疏财,公平待人,喜欢下中国象棋,即爱文斗不爱武斗。
但这是假象!
如果真当他们是和平分子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爱好和平的话,就不会抢着报名当先锋,冲阵杀敌胜似闲庭信步,并且炮制泰维斯亚无所不用其极。
这人呐,都有两面性的。
不一会儿,泰维斯亚满面惊惧地求饶了:“我投降,我投降!”
投降之后,蒙古人不为已甚,马上将他做了包装。
二天后的黄昏时分,一小队叶尔羌骑兵被蒙古军骑兵追击着,出现在麦盖提城外。
麦盖提城距离莎车有上百里地,是莎车的重要屏蔽。
城上守军认出了是泰维斯亚,他的装备格外引人注目,他正在被蒙古军追杀着,他的部属中箭倒地,情况危在旦夕!
泰维斯亚和一小撮人冲到了北面城门下方,他惊恐万分,惶声大叫道:“开门!开门!”
他的部下们也在那里叫嚷道:“快开门,开门,泰维斯亚大人在此!”
城门官顿时纠结了,这门开还是不开。
开门放了泰维斯亚进来,可能被敌人趁势破城。
可是不开门的话,坐视王弟泰维斯亚,那可是大罪!
他们对泰维斯亚不怀疑,因为他样子还算体面,侍从们的叫声是正宗的叶尔羌语。
城内的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泰维斯亚的衣着洗刷过了,他的侍从们确系叶尔羌人不假,但都交过了投名状,还夹杂着一些象叶尔羌人的蒙古人。
泰维斯亚在城下的叫声越来越急,他大骂道:“该死的奴才,还不快快开门,想让本王死掉吗?本王要是死了,你们统统偿命!”
他疯狂地催促着,在他的压力下,又见到蒙古骑兵向他冲过来,门官不得不把城门打开了,外面的人一拥而入。
那个门官还没来得及慰问一下泰维斯亚,泰维斯亚狞笑一声道:“这混蛋家伙胆敢冒犯本王,把这厮给我砍了!”
他身边冲出一个人,一刀把门官的头给砍了下来,让跟随门官的官兵们呆若木鸡。
他们以为是误会,但很快就清楚这不是误会,城外的蒙古人冲进来,王弟泰维斯亚可耻地投敌了!
“冲啊!”
“杀啊!”
狂野的叫声中,城外的骑兵向内猛冲,麦盖提城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