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086優秀玄幻小說 大奉打更人笔趣-第二十七章 尋找納蘭天祿推薦-ai6gr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
许七安心里一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如果梦境出现在电视机里,他会飞扑过去挡住,不让任何人观看。
在浮屠宝塔里暴露身份,这意味着什么?
巫神教会不顾一切的杀他,佛门会不顾一切的度化他。
到时候,别说解印神殊,夺回龙气,他自身都难保。
看到这一幕,在场,无论是雷州人士,还是佛门僧人,亦或者东方姐妹,注意力都被“梦境”吸引。
“这,这是什么?”
“佛山,打更人的差服…….好像似曾相识。”
众人又困惑又好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雷州距离京城太远,在场的人基本没见过佛门斗法,没见过许七安本人。
“是佛门斗法,那位就是许银锣。。”
转世宠妃 祁茗左竹
双刀门主汤元武朗声道。
佛门斗法时他在京城,本意其实是冲着天人之争去的,结果天人之争延期月余,反倒是机缘巧合的目睹了佛门斗法这场声势浩大的较量。
“哗!”
声浪顿时来了,雷州群雄朝着画面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他就是许银锣啊,比画像英俊多了,一看这面相就知是人中龙凤。”
“当日没有看到佛门斗法,想不到今日竟然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得见,哈哈哈哈……..”
东方姐妹也睁大美眸,一眨不眨的望着那个穿银锣差服的年轻人。
久闻其名,未见其人,能有这样的机会见到,倒也不错,毕竟京城是大奉大本营,她们是不能去的。
打更人暗子遍布九州,针对各方势力的调查非常详尽,东海龙宫是巫神教附属势力这种小事,瞒不过打更人。
去了京城就是送死。
因此,她们基本没希望见到传说中的许银锣。
“确实俊朗不凡,但不及李郎俊美。”
东方婉蓉审视着许银锣,做出判断。
玄黄方真劫
“区区一个阵法就让他抱头惨叫,彼时的许银锣浑然没有传说中的英雄气概。”
东方婉清心想。
另一边,武僧净缘看向禅师净心,低声道:“这就是罗汉和菩萨们一心想要收入佛门的佛子?”
净心“嗯”了一声,专注的凝视着许银锣。
净缘问道:“你觉得大乘佛法如何?”
净心沉默了很久,缓缓道:
“它就像一扇充满疯狂的、危险的,但又让人无比向往的门。度厄罗汉想推开它,却又害怕推开它。伽罗树不想推开它,却又忍不住想看推开它。
“大小乘佛法之争,僵持到今时今日,除了佛陀沉睡不能给出明断,菩萨和罗汉们的犹豫,也是至关重要的原因。”
武僧是不修禅的,对于佛法,略同便成,无需精通。在武僧眼里,大乘也好小乘也罢,都无关紧要。
当然,非要选择的话,武僧更偏向度己的小乘佛法。因为武僧和武夫的路子很相近,都是修自身。
两个和尚嘀咕声里,困在阵法中的许银锣忽然狂暴,按住刀柄,劈出了惊才绝艳的一刀,劈出让在场四品都心惊肉跳的一刀。
八苦阵当场破碎。
而后,许银锣一刀斩破佛门金刚神功,与菩提树下老僧论道,度化老僧,登佛门之顶,在巨大法相的威压下坚持不跪。
召来儒圣刻刀,击破佛境。
“太强了,原来许银锣在佛门斗法时便已经这么强大。”
“是啊,斗法时,他刚从云州回来不久,也就是说,云州一人独挡八千叛军,不是谣传。”
“什么八千,不是两万吗。”
“不愧是许银锣啊,难怪后来能两手压服天与人,难怪能在玉阳关守城战中,一人一刀,斩杀二十万巫神教敌军。”
“是啊,许银锣修武道也就十几年,比我们这些修行几十年还没踏入四品的废物强太多了,这是真正的天纵之才。”
雷州人士激动不已,雷州距离京城遥远,关于许银锣的事迹传过来,难免会夸张化,与事实不相符。
但今日见到许银锣在斗法中展现出的实力,雷州群雄们彻底相信了云州独挡八千,哦不,两万叛军的事实。
勇者物語
也相信了玉阳关战役中,一人灭杀二十万敌军的神迹。
东方姐妹对视一眼,默契的收回刚才的话。
与这位许银锣比起来,她们的李郎,确实相形见绌。
梦境缓缓消散,众人回味无穷。
突然,三花寺首座恒音,高声道:
“为何这里会出现佛门斗法时的场景?”
X先生
这句话,让所有人或清醒,或意识到不合理之处。
是啊,佛门斗法为何会出现在此?
眼前所见一切皆为梦境,那么这个是谁的梦境呢?
………..
“咦,他们怎么都站着不动?”
慕南栀眯起卡姿兰大眼睛,远远的窥视度难金刚手里的镜兽泪珠凝结而成的宝珠,她发现珠子映出的画面是静止的。
“奇怪,像是中了某种幻术。”
雷州商会的四品客卿沉声道。
“李郎你觉得呢?”
闻人倩柔询问情郎的看法。
外交官的小萌妻
李灵素眉头紧皱:
“难怪,难怪蓉……..容我想想。
“难怪佛门要和巫神教合作,原来浮屠宝塔第二层被纳兰天禄的力量侵蚀,他们刚登上第二层,便立刻卷入纳兰天禄的梦境中,因此才原地不动。
“想要顺利通过梦境,就必须有纳兰天禄的配合,否则这些人根本离不开第二层,会一直在梦境中,直到外界的肉身生机断绝。”
闻人倩柔微微蹙眉,有些担忧道:“看起来,徐前辈他也没能挣脱梦境……….”
李灵素表情顿时古怪,他发现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糟老头子,明明有着超乎寻常的身份和修为,但总是表现出与那副外貌一样平平无奇的修为。
是故意如此,还是某些原因让他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他怎么打算的,暂且不论。其实要破纳兰天禄的梦境,倒也不难。不管是几品,梦巫的法术,必须依靠梦境为媒介,这是规则。”
李灵素侃侃而谈:“所以办法有两个,一:在塔内唤醒纳兰天禄,就能脱离梦境。二:寻找并沟通纳兰天禄在梦境中的意识,与他沟通,请求他让帮忙脱离梦境。”
李灵素作为东方婉蓉这个四品梦巫的相好,又是专修元神的道门高手,对梦巫的手段了解很深。
“梦中的意识?”
慕南栀反问,怀里的小白狐探出脑袋,乌溜溜的大眼好奇的看着李灵素。
李灵素道:“没有意识,就做不了梦,梦里自然是有人的意识存在。”
顿了顿,他叹口气:“东方婉蓉作为四品巅峰的梦巫,想要找到纳兰天禄的那缕意识,太简单了。但她为何按兵不动,还流连在梦境世界里?”
直呼蓉姐大名,真爽……..天宗圣子暗戳戳的想。
姐妹俩一个清冷一个妩媚,乍一看,似乎妹妹东方婉清更霸道主动,其实不是,在床上时,往往都是看似妩媚的姐姐更霸道蛮横,像个女王。
想着想着,李灵素又忍不住揉了揉腰。
自从被东方姐妹软禁半年,勤耕不辍夜夜卖力,他对女色越来越淡薄了,感觉渐渐触摸到了太上忘情的真谛。
路子果然没走错。
“师妹啊师妹,你与我一同下山,如今你成了飞燕女侠,而我,渐渐“忘情”,三年之期一到,必让你羡慕的口水从眼睛里流下来。
“呵,堂堂天宗圣女,竟成了急公好义的女侠,你是走了邪路啊。”
李灵素想到此,志得意满。
…………
“怎么,没人回答吗?”
恒音和尚抬高声音,又喊了一句,与此同时,他目光锐利的在人群里扫过。
净心和净缘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变间,也用锐利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姐姐,你能用梦巫的手段,追溯到梦境的主人是谁吗。”
东方婉清本就清冷的脸庞,此时愈发的严肃冷漠。
“我知道你的意思……..”
东方婉蓉缓缓点头。
见佛门的和尚如此表情,雷州人士们也不是傻子,立刻意会到了什么,一边后退,一边环顾,紧盯着自己身边的人。
许七安见状,心里一沉。
“汤门主,我记得,你们双刀门曾经去京城见证过斗法盛会吧。”
有人高声问道。
真武道 东殇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登时,一道道目光落在汤元武身上。
汤元武缓缓点头:“有幸目睹许银锣挫败。”
东方婉蓉道:“但要恰好梦到斗法场景,除非记忆深刻,不然绝无可能,就如汤门主始终记得那两场战斗,毕竟是亲生经历。”
“亲生经历”四个字,她咬的特别重。
不好,他们已经怀疑我混迹在人群里了,在场的佛门和尚、东海龙宫、以及雷州本地人士,都有同伴可以相互证明,唯独我一个外乡人,很容易就能锁定我………..
许七安眉头紧皱,内心泛起焦躁。
在这里暴露身份的话,一切图谋失败不说,自身还会陷入危险之境。
果然,世事无常,人生处处意外。他的计划还没展开,就被纳兰天禄的梦境给逼的现出真身。
就在此时,双刀门的柳芸淡淡道:
“这是我的梦境。”
首座恒音禅师,审视着她,质疑道:“你?”
汤元武先是一愣,继而恍然,神色颇为复杂的看一眼自己重视的弟子,说道:
“嗯,芸儿当时也在京城,目睹了斗法的全过程。”
四下里响起暧昧的笑声和嘘声。
一个女子,对许银锣佛门斗法的经过念念不忘,时常梦见,这说明什么?
四个字解释:少女怀春。
一名江湖人士暧昧笑道:
“也对,是我们想多了,许银锣一生战绩无数,不管是云州的死而复生,亦或是玉阳关的一人独面叛军,哪一场不比佛门斗法更凶险。
“要是许银锣在此,梦到的肯定不是佛门斗法。”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在场众人也是这么想的。
东方婉蓉默默点头,少女怀春,看了一场佛门斗法后,爱慕许银锣,这太正常了。
同为女子,将心比心,要不是她心有所属,也会对许银锣这样的男人动心。
首座恒音则看向净心,见后者颔首,这才打消疑虑。
许七安忍不住多看了雷州女侠柳芸几眼,想不到在这里也能遇上一位仰慕自己的女侠,倒也……..不奇怪。
如今的大奉,仰慕许银锣的女子不要太多。
这时,又有新的梦境浮现,红烛高点,帷幔低垂,不知是谁的洞房火烛夜。
众江湖人士嬉笑起来,吹口哨的吹口哨,调侃的调侃,场面再次热烈起来。
李少云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微变。
这群混蛋是不是忘记自己进浮屠宝塔是做什么的了?
风起时的相遇
许七安心里吐槽,始终留意着佛门僧人和东方姐妹的他,终于看见东方婉蓉一步步后退,一步步后退,拉开一段距离后,转身迅速离去。
东方婉清和佛门僧人火速跟上。
不好!他们刚动,几道人影立刻尾随追击,分别是许七安、汤元武、李少云和袁义。
“跟紧他们!”
袁义喝道。
江湖人士们慢了一拍,但此刻纷纷醒悟过来,顾不得观看梦境,急吼吼的追上来。
东方婉蓉顿住脚步,回头,朝着许七安等人吹出一口气。
刹那间,不知何处来了浓浓大雾,遮天蔽日,像是置身在浓雾弥漫的清晨。
“不见了!”
李少云转身四顾,又惊又怒。
糟糕,还是让他们“逃”走了…………许七安略有些焦躁和无奈的吐出一口气。
“门主!”
柳芸从浓雾中奔出来。
“刚才那个女人是高品巫师,她也能操纵梦境………”
汤元武脸色凝重的做出判断,然后朝柳芸颔首。
李少云急了:“那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如何从梦境里出去?”
袁义缓缓摇头:“如果是寻常梦巫的梦境,以我们的元神强度,不难挣脱。但二品雨师的梦境,哪怕不针对我们,恐怕也不是我们能走出去的。”
汤元武沉声道:“另外,那女子是高品巫师,这里是梦境,她要走,我们留不住。从一开始,我们就陷入了劣势。”
许七安听到这里,淡淡道:“这也是度难金刚同意我们进来的原因,佛门和巫神教自认胜券在握。”
几位四品的注意力顿时吸引过来,袁义微微点头。
许七安继续道:
“就算是梦巫,想要脱离雨师的梦境,也没那么简单。否则,她何必与我们废话那么多?直接离开梦境,登上第三层就好了。我猜测,她此时必然还在梦境中。”
“可大雾茫茫,怎么找?”
李少云皱眉道。
粗鄙的武夫,就不会动动脑子吗………许七安道:
“她刚才的举动,至少让我们明白两点:首先,她选择吹出大雾,迷住我们的视线。而不是与我们正面交锋,这说明她能借用的梦境力量有限,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四品。或,梦境里同样有戒律,无法对塔内的人出手。
“其次,这里是纳兰天禄的梦境,她想离开梦境,应该需要得到纳兰天禄的同意。她没有立刻脱离梦境,而是选择观看梦境,就是最好的证明。很可能就是在观看梦境的过程中,找到了与纳兰天禄沟通的办法。”
都指挥使袁义沉吟道:“所以,她现在是去找纳兰天禄?”
柳芸小声道:“为什么不是她已经离开了梦境。”
许七安摇头:“她要是离开了梦境,刚才就不会用大雾迷住我们,而是直接消失。但你有句话说对了,她现在,随时都会离开梦境。”
闻言,三位四品武夫皱紧了眉头。
许七安目光扫过他们的脸,道:
“别担心,我们仍有机会,她如果去找纳兰天禄,会去哪里找?”
袁义眼睛一亮:“纳兰天禄的梦境!”
李少云纳闷道:“可是这里不就是梦境吗。”
“不!”
许七安缓缓摇头:“这里是我们所有人交织出的梦境,不再只是纳兰天禄的梦境。”
無玄悍武行 擎宇勁竹
李少云反复打量他,咧嘴笑道:“兄弟,你看的很透彻啊,厉害。”
大奉断案奇才许银锣了解一下………许七安露出满不在乎的笑容,维持云淡风轻的人设。
…………
另一边,东方婉蓉带领佛门僧人,以及东海龙宫的门徒,穿梭在迷雾中,她的双眼仿佛能穿透迷雾,步履稳健,没有丝毫迷茫。
“东方施主,我们现在去哪。”
净心禅师双手合十,一边疾步跟随,一边说道。
东方婉蓉头也不回:“当然是去找我师父的意识。”
“他在何处?”
首座恒音问道。
“执念最深之处,”东方婉蓉停顿一下,低声道:“也就是被魏渊斩首的地方。”
众僧人恍然,武僧净缘则不解的说道:“方才为何不与他沟通。”
东方婉蓉娇笑道:“当时只有我师父一个人的梦,所有人都在边上看着,如何沟通?我特意等到大家的梦境与师父的梦境出现交织。
“每个人的梦境交织在一起,就像迷宫,分割开了所有人。这时候再去见师父,便不会有人注意到。”
………….
许七安、李少云、袁义、汤元武、柳芸穿梭在迷雾中,走了一阵,眼前呈现出一幅画面,红烛高点,满目都是喜气的大红色。
是方才的梦境,如今已经发展到入洞房阶段。
见鬼,纳兰天禄的梦境被遇到,尽遇到些狗屁倒灶的梦境……….许七安忍不住皱紧眉头,本想快速走过,但床上那对新人的对话,让他们放慢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