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獵天爭鋒 ptt-第777章 虛空載具鑒賞

獵天爭鋒
小說推薦獵天爭鋒猎天争锋
三合岛交易会乃是整个苍升界武者都趋之若鹜的。
但三合岛建立在天外虚空,却是苍升界大多数普通武者不能理解,甚至可以说是深恶痛绝的。
在三合岛交易会成立伊始,甚至有不少武者,包括许多圣地宗门的武者,都认为此乃是三大洞天借机敛财之举。
不过待商夏进阶五行境之后,却渐渐意识到三合岛交易会的背后,可能有着三大洞天更为深远的图谋。
当然,如今三大洞天宗门变成了四大洞天宗门,元辰派的那位六阶存在是否也明了这其中的缘由,商夏便不得而知了。
三合岛作为一个苍升界武者用以交易的平台,自然是常年开启以供各方武者互通有无的,但三合塔降临并开启之日,却仍旧是三合岛交易盛会真正的高潮来临之时。
而在这一日,除去那些利用各种手段来到三合岛的散武者之外,通常也是各大势力用以展示自身底蕴和势力的一次机会。
按照以往,通幽学院作为新晋的武道圣地前来参加交易盛会,通常是很不引人注意的,或者干脆就是说很不起眼的。
祥云披风顶天了不过携带十位左右的武者登上三合岛,这还是因为商夏在将祥云披风贡献出来之后,经过器堂和阵堂之人的联合改造。
否则的话祥云披风所化的祥云,最多也就只能承载四五个人,而且修为还要在四阶往上。
不过三合岛上的武者对此也并不觉得意外,毕竟通幽学院被公认为武道圣地也才不过短短数年而已,最多不过有几个见识浅薄的冒几句“果真暴发户,与其他武道圣地相比底蕴不免浅薄”之类的酸话。
可事实上,除却资格最老的三大洞天宗门之外,即便是新晋的洞天宗门元辰派,其所豢养的那只五阶云鹏也不过一次性只能将百余人送往天外的三合岛罢了。
即便如此,当初在元辰派成为新晋洞天宗门那一年的交易会上,他们也足以惊艳了各方势力,令元辰派牢牢坐实了洞天宗门的名头——那一次五阶云鹏以秘法在短时间内往返了苍升界两次,足足将两百普通武者送上了三合岛。
其他拥有福地的圣地宗门,也在想尽办法提升自身向着天外投送普通武者的能力,方式也是花样百出,但说到一次性的运力,却多在五十人上下。
个别底蕴深厚的宗门可以会接近百人这个门槛,但到目前为止却尚未有一家非洞天宗门的势力能够迈过这个门槛。
当然,三合岛交易盛会举办之际,各方武者也不必专程等待日期临近之时再启程,大可以提前赶往那里。
便如通幽学院,尽管祥云披风一次往返三合岛只能承载十人,但在交易会临近之日前,学院武者通常都会进行数次往返,将数十位幽州中低阶武者送上三合岛。
但这种短时间内向天外运送普通武者的能力,还是被各方视作各大势力底蕴和实力的大比拼。
不过这一次三合岛上的武者在观摩各方武道势力登岛的过程当中,却因为一座璀璨绚丽到了让人觉得有些烧包的浮空小岛,而一下子成为了整个三合岛武者瞩目的中心。
而当得知这座拖着长达十数里的尾迹,浑身上下被光彩夺目的五彩灵光笼罩的拉风小岛,是来自幽州通幽学院的时候,更是在三合岛上引发了更大的喧嚣。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在距离三合岛百余里之外的一片虚空当中,正有几位五阶武者按照约定汇合而来,而他们便是这一次参与天外巡守的五位五重天高手。
“敢问前面可是元辰派庞景云庞兄当面?”
虚空当中一道遁光到得近前顿时戛然而止,一位身材挺拔的青年男子从遁光之中显出身形开口问道。
“呵呵,刚刚见得长白派的松橇去了三合岛,果然便是沈兄到了,幸会幸会!”
一位身着云纹长衫,身形较之沈白松略矮,但却别有一番气度的年轻男子在虚空当中现出身形,朝着不远处的沈白松含笑拱手。
“庞兄也是随着贵派的云鹏前来的么?可惜在下到得晚了一些,不曾见到五阶异禽的身姿。”
沈白松脸上的遗憾之色不似作伪,无论是原苍宇、苍灵两界,还是如今合二为一的苍升界,五阶以上的珍奇异兽都是极其罕见的。
庞景云笑道:“云鹏儿还要再行返回荆州一趟,以它的速度想来用不了多久便能再打一个来回。”
沈白松叹道:“洞天宗门果真底蕴不凡,沈某刚刚再随松橇到得三合岛附近时,便已经听闻贵派的云鹏已然能够承载百二十人。”
庞景云笑道:“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说来云鹏儿当初也不过刚刚进阶,异兽寿命悠长,进阶之后的几年都会处于成长期,承载量自然会有所增加。”
沈白松无奈道:“本派的松橇可就远远不如了,通常不过承载五十余人而已,速度还慢,此番便是有沈某暗中相助,也不过多了十多个,堪堪达到云鹏的一半。”
沈白松话音未落,一道声音已经插言进来,道:“近七十人的承载量,在本界各大福地宗门当中也属中上了,天星宫的星云盘也不过承载五十人。”
沈白松闻言顿时笑道:“原来是伊师妹来了,星云盘以飞遁速度见长,承载的人自然就少一些。”
伊静孜从虚空当中走出,先是朝着庞景云微一点头,然后才道:“五人的巡守小队如今到了三人,剩下的两人是谁,二位可知道?”
沈白松笑了笑,看向了一旁的庞景云道:“想来庞兄定然是知晓的了?”
庞景云卖了一个关子,道:“其他两位也都是二位的熟识之人,何不妨登上一等?”
沈、伊二人闻言都是一怔,神色间各有所思,一时间三人之间倒是沉默了下来。
便在这个时候,一道充满了锋锐气息的神意感知从远处扩散过来,顿时惊动了在场的杀人。
庞景云见得二人脸上都浮现出惊讶之色,遂笑道:“心兰妹子来得好快。”
话音刚落,一位干练英气的女子出现在三人附近的虚空,目光一扫眼前几人神色间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口中却道:“快什么,还不是你们三位已经先到了,不过我孤身一人,倒是要比你们便利一些,看三位的样子,应当是顺道护送了各自门派的弟子去了三合岛一趟吧?”
三人各自微微点了点头,沈白松则开口笑道:“见得心兰姑娘前来,沈某倒是对最后一位的身份有所猜测了。”
伊静孜闻言也是看向了庞景云。
苍升界各方修为在五重天以上的高手,轮流前往天外虚空巡守,拦截并捕杀一切向着天外穹庐靠近的异界高手。
这是一次以四大洞天牵头主导的行动,因此,每一个巡守小队的组成,当中必然有一位来自四大洞天的五阶高手作为主导。
四个巡守小队在天外虚空轮流值守,各方五阶高手也是轮流前往,只有四大洞天宗门的五阶高手从未轮空。
从这一点上来说,四大洞天宗门不但以身作则,同样也显示出了身后的底蕴,哪怕元辰派成为洞天宗门也才几年的功夫。
而作为巡守小队的主导者,庞景云自然有资格提前知晓他所在巡守小队的人员名单,尽管这个时候其他人大致都已经猜到了最后一人为谁了。
庞景云闻言笑道:“惭愧,四年多之前那场大战,诸位五个新晋五阶高手临时组成一座合击阵势,不但每一位最终都全身而退,更是战绩斐然,自然引人瞩目。庞某虽不曾参与那一战,却也从宗门长辈那里知晓了诸位的事迹,故而此番前往天外值守便徇私走了门路,将当初几位再次凑到了一起。”
说到这里,庞景云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态,道:“至于海外天涯阁的鱼瑜鱼夫人,她因为宗门驻地新晋搬迁,诸般事务尚未理顺,正巧想要延迟此番天外值守的时间,便让庞某钻了这个空子。”
沈白松和伊静孜二人不着痕迹的交换了一个眼神,从刚刚宫心兰出现时,庞景云对她的称呼来看,两人显然是旧识而且关系似乎还很近,而宫心兰本身与鱼瑜似乎也是相交莫逆,因此,庞景云的言语倒也并非不可信。
而且无论是沈白松、伊静孜,还是宫心兰,三人都知道当初五人组成合击阵势当中,真正的核心乃是商夏!
沈白松这时轻笑一声,道:“看来商兄应当是最后一个到了。”
宫心兰心直口快,直接道:“他恐怕也会随通幽学院去往三合岛的人前来吧?听说通幽学院往来三合岛用的乃是一片云彩,所能承载之人极少,他来这么晚肯定是这一次要尽可能的帮助更多幽州武者登上三合岛。”
沈白松笑了笑,道:“通幽学院毕竟刚刚成就福地宗门不过数年,哪怕是整个通幽学院创建也不过三十余年,底蕴需要一点点的积累,哪里能面面俱到?”
沈白松这话算得上是在为商夏和通幽学院辩解。
伊静孜则直接道:“通幽学院崛起的太快了,宗门内除去寇冲雪寇山长这个异数外,其他三位五阶高手看上去更像是得寇冲雪全力提携,宗门根基自然不够牢靠。”
其实伊静孜的观点,代表了苍升界绝大多数势力对于通幽学院的普遍看法。
我们之间的promise
庞景云闻言笑道:“伊姑娘所言不无道理,不过商夏商兄与通幽学院那两位五重天的副山长似乎又有不同……”
“你们快看!”
庞景云的话还没有说完,宫心兰的声音便突然将其打断。
不过这个时候也已经不用宫心兰指点方向,一颗绚烂多彩的光球以极快的速度,拉着长达十余里的斑斓尾迹出现在众人目力所及的虚空当中,看那方向赫然是冲着三合岛去的。
“这是……一个去往三合岛的虚空载具!”
在场四人几乎在同一时间便已经能辨认出此物的用途,而后心中又不约而同的泛起了同一个念头:“谁的?哪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