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0ib6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蛋鐵-第三百四十章 王十一和梅香跑了相伴-or8c1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字典和《金瓶梅》都快卖脱销了,世家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这事情了。
当他们拿到字典研究明白这东西怎么用的时候,顿时彻底受不了了:有了这东西,怕是连三五年都用不了咱们就得彻底歇菜啊!
妖劫录之焚天 笑冷人
素絕醫妃
原本以为李世民要配合王寅给自己等人施施压谈谈条件什么的,现在看来这哪是施压啊?
这特么分明是谈都不想谈准备直接往死里整啊!
李世民你这是闹哪样?
忘了当初你们李家是怎么得的天下了?
还是说你感觉现在日子太太平了准备找点刺激了?
这是准备大家抱着一块去死吗?
世家们一度以为李世民发疯了。。。
第二天抛瓦书屋传出来新的消息,让他们更加确定李世民是真的疯了!
抛瓦书屋现在面相整个大唐征稿:每三个月由抛瓦书屋出一个命题,凡是大唐的百姓都可以拿着自己的稿子前来参加。
最后由抛瓦书屋根据文章质量评选出前三名,到时候写文章的人分别可以获得一百贯、五十贯、十贯的奖金。
得知这个消息后大唐的读书人再次疯了:这特么不就是个小型的科举么!
至于什么抛瓦书屋评选前三名之类的,大家则是默默一笑:谁都知道仙人和陛下是穿一条裤子的,要说这些文章最后不是陛下评选我把这砚台给吃了!
最后的那些奖金则是被集体无视了,明显就是做样子的,顶多算是给参加的人报销了工本费了。。。
世家们顿时急眼了,还观察个球啊!再不行动大家就等死吧!
直接掀桌子扯李世民大旗肯定不行,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走那一步,毕竟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太不划算了。
于是世家们便把目光放到了王寅身上:说到底若是没有王寅的话,李世民他也不敢这么整,是时候试探试探这个仙人的底细了!
郑家大院
“王寅啊王寅。。。”郑泽伸出食指轻轻点击着桌面:“当初你就不该来这大唐啊。。。”
正则站起身关好了门窗走到书房的一角摆弄了几下墙壁上立马出现了一道暗门,郑泽再次四下看了一番随即便走了进去。
一刻钟后
郑泽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另一个郑泽。
影子之 浇玫的诗人
两人不管是外貌还是神态几乎都是一模一样,即便是相识的人恐怕都很难分辨的出来。
一个家丁打扮的男子从郑家大院走了出来跑到西市采购了一些东西,随后转身进了旁边的一个酒楼。
酒楼看上去乱糟糟的,想想也是,西市这种地方本来就是面向普通人和穷人的,这里的酒楼档次又能高的到哪里去?像这样的酒楼在西市那简直是一抓一大把。
一刻钟后,吃饱喝足的小厮拎着之前采购的一些日用品和一坛子酒离开了西市。
“这帮老狐狸!一个个都等着别人做出头鸟!”郑泽回到自己书房后再次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不过也罢,是时候让你们知道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出头鸟都是要倒霉的。”
想到这里郑泽便差人找来了管家:“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回老爷,都准备好了。”管家恭恭敬敬的回道:“只是那酒。。。”
“无妨。”郑泽伸手制止道:“有这炒菜就够了,这酒有没有都无所谓了。”
说起来也算是郑泽运气好,之前穿回来的消息只知道那炒菜用的油是用豆子做的,具体怎么弄没搞懂。
毕竟那榨油机外面裹得严严实实的,根本看不清楚里面怎么操作的啊!
好在郑家这帮人也不笨,根据描述的机器工作的情况,稍加推断便猜出来了个大概也:八成应该就用大力挤压豆子了。
最后被他们这样一试,还真的把豆油给弄出来了,尽管质量比不上王寅榨出来的,但是炒菜足够用了。
正当长安城的读书人陷入癫狂的时候,一座酒楼不声不响的开业了。
顿时便有那个好奇心重的准备跑到里面试试味道如何。
我家农场有条龙 西方蜘蛛
虽然现在抛瓦楼是长安城的顶级酒楼,但是它那高昂的价格注定只能接待那些有钱的顾客,其他一些中层的人自然是不会跑到里面消费的。
夢幻西遊之跨服戰場 雪夜溫狐
而这座新开的酒楼正好就是处于适合这些中层收入的人消费的地段儿,自然不需要担心顾客的问题。
等到那些好奇的人看清楚端上来的饭菜之后,顿时一个个全都斯巴达了!
女王的親親寶貝們
虽然没吃过抛瓦楼的炒菜,但是平时可没少听人描述过那味道,眼前这菜不就跟描述的一模一样吗?
或许可能香料上差一些,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毕竟这的菜价可是比抛瓦楼便宜了太多太多了!
于是这件事儿便插上了翅膀飞遍了整个长安城。
閨蜜的男人
鲁大葛得知此事后立马亲自跑去尝了一番,发现除了调料不全以及炒菜的手法生疏一些外,其他的已经和抛瓦楼没什么区别了。
异域之灵武双修 叶枫ye
这特么是出了叛徒了啊!
这抛瓦楼出了叛徒,他鲁大葛怎么说也是要担一些责任的,再加上王寅平时对他可谓是很不错了,不仅全权让他处理酒楼的大小事务,而且逢年过节的时候红包更是一个接一个的,每次的钱都没有低于百贯的!
于公于私,鲁大葛此刻心中都是万分的愧疚与担忧。最后鲁大葛立马马不停蹄的亲自跑到王寅家里,准备亲口上报此事。
将军府
“行了你回去吧。”听完鲁大葛的汇报后王寅随意的摆了摆手。
“少爷,那这事应该?。。。”鲁大葛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鲁大葛此刻内心极度斯巴达:少爷,这么大的事儿您就这个反应?这可是出了叛徒了啊!酒楼最大的秘密被泄露了啊!您这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要闹哪样?
鲁大葛甚至一度以为王寅被气的失心疯了。。。
“王十一和梅香跑了。”王寅看到鲁大葛这幅样子,顿时便给他解惑道。
“气死人了!”鲁大葛走后程凌雪立马气呼呼开始念叨了:“这王十一和梅香简直太不是东西了!寅哥你对他们那么好,他们竟然出卖你!简直该死!”
“行了丫头。”王寅冲着她摆了摆手:“很明显这俩人一开始就是卧底进来的啊,没什么好奇怪的啊。”
“卧底?”程凌雪闻言眨了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