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2si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四百一十四章 後廚推薦-0z202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杨叔,杨姨,消消气,消消气……”
后厨门上的床单再被掀开,那餐馆老板再慌忙走了出来,
看着桌上的骨头,顿了顿后,又抬起头,脸上堆着笑,说着,
“……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就是了,没必要吵,没必要吵……这菜是吃不了了,我去给杨叔杨姨你们换一份,有什么事情,吃完了饭再说。”
说着话,餐馆老板脸上堆着笑,便要伸手去扶起那桌上的碗碟,
“……不用了,小安,我和你叔没什么胃口,就不麻烦你了。我们下回再过来吧。”
中年女人擦拭了下有些红的眼眶,摇了摇头,
“……走吧,姓杨的,又不吃饭,还在这儿坐着做什么。”
又对着自己丈夫说了句,中年女人再转过头,看向了餐馆老板,
“小安,这一共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餐馆老板闻言,看着桌上散落着的些骨头,顿了下动作,紧随着,又脸上堆着笑容,看着中年夫妇说道,
“……那行,那杨叔杨姨你们下次随时想过来就再过来就是了,我把最新鲜的羊肉给你们留着……这次一共是七十三。”
餐馆老板脸上笑着,
中年男人沉默着,站起了身,
中年妇女再擦拭了下眼眶,从兜里摸出钱,数着,递给了餐馆老板,
“……七十三是吧,给,小安。”
“……姓杨的,走啊……”
中年女人又转回头,对着自己丈夫说道。
“……再去她朋友那儿看看吧……有几个之前就只是打电话问了问,去看看是不是帮着瞒着。”
中年男人沉默了下,再出声说道,
“……去看看吧。”
中年女人沉默着点了点头,也应了声,
“……这回要是找到了,有什么事情我来跟她讲……”
说着话,中年夫妇往着餐馆外走去。
那餐馆老板站在原地,脸上堆着笑,看着那对中年夫妇,又转回头看着那桌上的排骨,大棒骨,顿了下动作,
转回身,往着那后厨走了去。
……
“……哎,说起来也是造孽。”
圆桌旁,那老太太拿着手里还未啃完的骨头,望着那对夫妇踏出餐馆,走远,摇了摇头,转回了身,
再看了眼那餐桌,和那走进后厨的餐馆老板,廉歌转回了视线,看向了圆桌旁的老太太,
“……这杨家屋里啊,这男的啊,年轻那会儿在外地打工,就过年那会儿,能回来个十天半个月,平日里,就这两母女在屋里……你说这就两个女人在屋里,那能容易吗,这当妈的啊,一天到晚操不完的心,偏偏啊,这小的啊,还不让人省心。”
老太太拿着骨头,撕扯下骨头上的肉,继续说了下去,
“……那还在念书那会儿,就整天做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嘴里没一句干净话……后来不念书了,更是一天到晚在外面鬼混……”
老太太说着话,佝偻着的身子往前倾了倾,
“……我就住在他们楼下,有回啊,半夜我起夜,走到客厅,就听到那楼道里有动静。我把那门一打开,就看到有两个人,在那楼道里又搂又抱,那穿得,那脸上画得,那模样那动作,简直是哟伤风败俗……那女的,就是杨家屋里那女儿……那第二天,我跟楼下几个邻居说这事儿呢,她还跑过来凶我,那横的哟……老婆子也不怕啊,你做得出,还不让老婆子我说了……要我说啊,那杨家那女儿,就不是个好东西,还找回来做什么。”
老太太说着,脸上皱纹皱得更加厉害,挤出一条条沟壑,
“……上回啊,还听人讲……那杨家那女儿,在外面哦,做那种生意,就是做那种事情……还被人撞到了,这要是我女儿,我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都没脸出来……”
佝偻着的身子往前倾着,缩着脖子,老太太张着嘴,嘴里牙齿缝间,还夹着些肉渣,
“……这回,昨晚上,我就听到楼上杨家一家子在那吵,说是那杨家那女儿肚子被搞大了,跑回来问她爸拿钱……要我说啊,她做那种事情,谁知道这孩子是谁的,指不定就是哪来的野种……还有脸回来……”
老太太张着嘴,再撕扯下了骨头的上肉,往肚子里塞着,
廉歌看了眼这老太太,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转过了视线。
“老太太,嘴下留德。”
顾小影看了看这老太太,说了句,循着廉歌的视线转过了头。
老太太闻言,看了看廉歌和顾小影,瘪着嘴将头撇到了别处,拿着那骨头一口口啃着,撕扯着骨头上的肉。
……
那餐馆老板再从后厨走了出来,拿着个盆子,收着桌上的骨头,油汤,
先是桌上,再是地上,那餐馆老板看着桌上,地上,拿着张抹布,一点点擦拭着。
餐馆里,依旧热闹着,
呼朋唤友的吆喝声,啃食着骨头的声音,笑声,话语声,混杂着响着,
顶上,白炽灯挥洒着灯光,映照着灯下,敞开着,挽着衣服,大快朵颐着,笑着,拿着一块块骨头说着,一道道身影的影子。
往着那盆子里扔进抹布,那餐馆老板看着那盆子里的骨头,油汤,再顿了顿动作,
端着那盆子,往着那厨房里走了进去。
……
“……喵……”
“咚,咚……”
一阵清风透过敞开着的餐馆门,拂进餐馆里,带进几只野猫的叫声,又再被餐馆里的笑声,话语声掩盖,
清风拂近餐馆后厨那门前,往里吹起那门前的床单,
大堂里的白炽灯光,往着里透进些,
后厨门后,正对着的便是案台,案台边,那系着围裙的餐馆老板,正背对着门,手抬起,又再落下,挥着手上的菜刀,剁着案板上的什么东西,
刀刃与案板碰撞的声音,溅起的肉渣,便随着那被清风阵阵拂动着的床单,阵阵响起,阵阵飞溅,
响起的碰撞声传出后厨,有被餐馆里的热闹掩盖,溅起的肉渣,又被那床单挡住,再落下,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的风,似乎是察觉到光线的变化,后厨里,挥着菜刀的餐馆老板停下了手,缓缓转过了身,
提着刀,刀上沾着些肉渣,餐馆老板有些油的脸上,正笑着,
朝着后厨门,餐馆老板走进,伸出手,按下了后厨门上,被风吹起的床单,
床单落下,再挡住了大堂里透进后厨的灯光。
……
“……老安,老安,怎么回事儿啊,这菜都点这么久了,还没端上来啊。”
“说,是不是在厨房里偷吃啊。”
靠里张餐桌旁,之前踏进餐馆里的几个中年男人笑着,朝着后厨里喊道,
“……来了,来了……”
脸上堆着笑,那餐馆老板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菜,再从后厨里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