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66lx都市言情 修真必須敗 落跑-第八百三十二章沙子與土壤讀書-aicsr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上午的大课,是赵正罡的阵法课。赵正罡他可没有丁乙他们三位大导师的本事,虽然他的阵法课程,其实并不枯燥,不过比起丁乙和冯妤,韦嵩,还是差了一大截。
不仅学校的高层很多都没去,就连旁听生,也有不少人翘课了。
各个修真学院都有为数不少的旁听生,不过这里面要数玄藏学院的收费最贵,之所以会有旁听生浪费这样的学习机会,一来因为入学玄藏学院的旁听生,大都不差钱。二来,旁听生的修为层次参差不齐,其中这里面有不少人,他们的修为达到了玄级中高阶。
拥有这样的修为,他们的眼界和见识,当然会很高,因此他们都是选择性的修学。
天龙国便宜的物价,以及早期开放天外天,对一些灵石宝石没有做限制,这使得很多有心的修真者,在早期积蓄了庞大的身家。
很多修真者无心仕途,尤其像天龙国这种年轻人挑大梁,主导各种事务的氛围下,很多修真者,要么是不想和年轻人争,要么是不想和年轻人同事,再加上很多,原本就不喜欢从事管理事务的人,他们进到各个修真学院,进行回炉再造,是非常多地底修真者的选择。
修真学院相对而言,旁听生还算是少的,很多修真学院,八九成的学生都是各种旁听生。
原本报名玄藏学院,想成为玄藏学院旁听生的人数,其实非常多,不过高昂的学费,严格的校规校纪,以及还要进行入学考试,等等不同于其他修真学院的做法,最终吓跑了大部分人。
还有一点,玄藏学院的招生工作已经结束,从现在开始,一直要到中元节,并不对外招生,想要进入玄藏学院修行,还要再等几个月才行。
玄藏学院最严厉的校规,就是不准饮酒和不准私自出校园。它延续着地表大世界原先的传统。全封闭的管理学院,这在小世界目前还是第一家。
很多旁听生,他们带着各种目的,进到这所学校,在经过了难挨的头两个月后,渐渐的,他们开始融入了这所学校。
学院四处可见,各种修为参差不齐的旁听生,或漫步在雪树之下,或在某块奇石附近打坐修炼。天上,水面上……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
虽然只是新建成的学院,但是玄藏学院师资力量冠绝小世界,只要有一定自制力,有恒心,有毅力,不怕吃苦的修真者,这里其实是一个绝佳的修行场所。
丁乙原先还准备,趁着离大课结束,先带众人去吃饭,没想到一路往水下餐厅行进,一路上,他们遇到不少的旁听生。
抓住一切机会就教,这本来是,丁乙在课堂上向诸位学生要求的学习态度。玄藏学院的老师不能拒绝学生的各种问题,这是玄藏学院的教师操守。
因此当丁乙带着众人前往水下餐厅,几乎是一路走,一路都要回答各个前来请益的学生,提出的各种问题。
丁乙年纪不大,不过他的各种修真知识,还是比较全面的,谁让他是全资质的修真者呢。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会专门问候,孟蝉和赵侗。孟蝉是天龙国的行政院长,同时她又是丁乙的道侣,问候她,非常正常。
至于赵侗,他昨天在水下餐厅的表现,让众人对这个丁乙的神秘核心弟子,不禁肃然起敬。
赵侗也是玄藏学院的学生,但他已经和一般的学生,旁听生,区隔了开来。他算得上是学生里面最特殊的存在,众人纷纷向他示好,其实未尝不是另外的一种层面上的示意。
玄藏学院的校规里面,非常强调同门之谊,这一届的学生,在赵侗展现了一手妙手空空之后,基本上已经确定了他在这群学生里面的江湖地位。
这应该还是空间资质,带来的后果。如果自己仅仅只是个凡夫俗子,只在《竞天》上,略有天赋,这些师兄,师姐,是不会用这种眼神看待自己的。
赵侗心里非常清楚,他想起,丁乙同他说得话,他不禁暗地里偷偷叹了口气。
水下餐厅,安松和张尚志他们先一步已经到了。他们坐在靠里面的位置,丁乙带着孟蝉他们走了过去。
和丁乙、孟蝉他们寒暄几句后,大家的焦点再度放在了赵侗身上。
安松不愧是小世界修为和实力最高的大宗师,他本身又是以侦查情报,暗杀为专业的特勤。他一眼就看出了赵侗的不同寻常。
“小乙,你这个弟子,是你用秘法催生的吧?”安松束音成线,在丁乙耳畔问道。
丁乙并不怀疑安松的眼光,事实上,他也知道瞒不过安松。
“老安,你是怎么看出来的。”丁乙同样向安松传音道。
“你这弟子的神魂特征,和他身体外溢的灵力,截然不同,你有瞳术,不会不明白望气之术。”安松回道。
听安松这么一说,丁乙连忙运起真实之眼,去看赵侗,果然,这让他看出了问题。
丁乙的瞳术级别不低,他的眼灵资质甚至修到了玄级中阶,不然他也不可能制造出神脑这件神器出来。
在丁乙的瞳术之下,赵侗的周身,浮现淡淡的,黑色带着点点星斑的灵晕。这是空间修士特有的‘气’。不过他的头顶的百阳之会,也就是俗称的六阳魁首之上,一大团,灰色的犹如光柱子照射下,如尘埃一般的灵旋,杂乱无章,随着生命神魂的波动,在无规则的律动。
将视线转移到其他人身上,基本上,在场的人,除了杨家彪和赵侗,大家上下一致的灵晕,而且即便是再低阶的修真者,六阳魁首之上的灵旋,都是有规律、有层次的。
在场的修真者,除了赵侗和杨家彪,他们两个的六阳魁首灵旋,这样混乱无序,还有一个人的灵旋,看起来也和其他人不同。那个人就是丁乙自己了。
不过丁乙的灵旋,和其他人很不一样的地方是在于,他的灵旋色彩缤纷,五颜六色,其实他的灵旋律动看似驳杂无序,认真仔细的看,仍然遵循着某种奇特的规律……
安松继续道:“你给他服用了天才地宝,又用法力束缚,想要尽力减缓灵力的流逝,这么做是没用的,随着他身上灵力的消褪,用不了几天,他就会打回原形。”
丁乙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他也不想解释什么。他让刘诚之让开,他坐到了安松的旁边。
“老安,你知道得这样清楚,想必你应当还知道一些其他的情况,愿闻其详,还望你能指教一下。”
安松哂笑道:“丁乙你虽然天资卓越,但是你受到的正规系统教导时间,还是太短。其实赵侗,还有你那个凡人跟班,他们的这种情形,在神武帝国并不少见。”
安松叹了口气,低声与丁乙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尤其是各个大世家,这些做父母的,面对只是凡人资质的儿女,他们是什么法子都试过了,你对赵侗做的这一切,并不算什么……”
丁乙打断安松的话,问道:“老安,我记得很多典籍上有记载,说什么奇花异果,天材地宝,有一定概率让人超凡脱俗。”
安松摇了摇头,笑道:“这话是没错的,不过你方才不是也说了,有一定概率,那你知道这概率会有多大?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
丁乙被安松一番话,说得有些沮丧。
安松继续说道:“后天资质的凡人,原本就处于临界点,受到天材地宝的催化,觉醒资质,这毫不为奇。不过先要将一名资质全无的凡夫俗子,通过这种方式,改造成修真者,这是行不通的,你爱护弟子的心意,与那些疼爱子女的修真者父母,又有什么差别呢?”
丁乙皱了皱眉头,他并不介意,安松对他泼冷水,作为一个当初怀着同样心情,阴差阳错踏上修真路的丁乙来说,一来,他真的很想帮赵侗,方硕他们一把,二来,他对这件事还是有一些不死心。尤其是赵侗,这孩子的空间资质初始值有两百多呢,这比他刚到玄藏学院那会儿,他的空间资质天赋,似乎还要好很多呢。如果就这么放弃,丁乙着实有些不甘心。
安松似乎猜到了丁乙心中所想,他解释道:“这凡人,就像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窟窿的筛子,再多的天材地宝,灵药秘药用在他们身上,最后,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的糟蹋了资源。打个比方,我们修士就像一块肥沃的土地,我们通过修炼能够从外面吸收眼光,水分和养料。凡人就像是一片沙漠,阳光、水分、养料,他们根本就留不住,你就算花再大的心力去劳作,到头来,还是起不到半点作用……”
丁乙相信安松所言不虚,毕竟在几十亿人口的神武帝国,也很少听说过有多少成功的事例。
丁乙抬头再度望向赵侗,看着那一团似乎杂乱无章的灵旋,耳边再度响起,安松关于沙子与土地的比喻,丁乙沉声说道:“不毛之地的净土,那是比沙子更加不堪的环境,现在已经被改造成了牧场和农庄,就算是沙子好了,只要找到防止水土流失的法子,只要能想办法锁住水分和养料,沙地里照样能种出庄稼来,我知道这是一个终极课题,千百年来,一直有人在研究这一块,可是一直以来,并没有人获得成功。但是,我还是想要试一试,沙地,净土,都能种出庄稼来,我丁乙一定能找到法子,攻克这个终极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