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lx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魔神》-第兩百二十五章推薦-vsuo0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举着步枪,走在打开的回廊中。
回廊两侧的墙壁上,铭刻着无数壁画。
这些壁画,冉冰早已经看过了。
所以,她知道,这些壁画描绘的是那名为‘昆扬’的种族的历史。
只是……
再看一次,冉冰依然是无比震撼的。
昆扬……
一个曾经纵横星海的强大种族!
它们曾经侍奉着一个又一个古老而不可名状的神明。
这些神明,赐予了昆扬人禁忌的知识与力量。
于是,借助着神明的力量和那些禁忌的知识。
昆扬人征服了衰落,征服了死亡!
它们最终,从自己的肉体挣脱出来,成为了不死不灭的永生者。
衰老与死亡,成为了一个历史名词。
但……
这也是它们诅咒与灾难的源头!
征服死亡,征服衰老。
日渐强大的昆扬一族,被永生所诅咒!
整个族群的数量,永恒不变。
整个社会关系,永恒固定。
人们不再交友,不再联系。
它们将自己封闭了起来。
终于,一批无法忍受这永生的折磨的个体,选择了自我了结!
它们飞向恒星,在日耀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许多人目睹了这些人的选择。
于是,剩下的个体,开始思考如何摆脱这永生的诅咒。
一些个体,重新找回了自己的肉体。
在壁画中可以看到,它们开始肆意的操纵自己的肉体。
让其从衰老到年轻,再从年轻到衰老。
它们开始支配自己所在星球的生态。
瞬间让风暴降临,瞬间让烈日炙烤,瞬间让雷鸣电闪。
它们还横渡星河,去到其他星球,玩弄并捉弄那些原始文明。
它们更创造种种折磨的法术,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
它们努力的寻找任何可能让它们的生命变得有趣的东西。
然而……
这一切努力,终究失败了!
在尝试了一切手段后,永生的灵魂们,终于发现,它们实际上已经无欲无求了。
那些表面上的乐趣,实则枯燥而乏味。
种族内部永恒的单一与无趣,让它们疯狂。
无数人,相继飞向恒星,自我了断,结束这永生的折磨。
剩下的个体,越来越少。
几万……
几千……
几百……
当它们的族群数量,减少到不足一百的时候。
一位古老而伟大的存在,联系了它们。
古老的存在,将一种禁忌知识,赐予了它们。
卡拉巴生命树!
循着生命树的禁忌内环,通过原点,就可以恢复种族的生育能力。
这让它们欣喜若狂。
但是……
卡拉巴生命树,是一位伟大神明所守护的领域。
任何企图染指这一领域的种族,都必将面临伟大神明的制裁!
然而……
对于生育的渴望!
对于新生命与繁衍的渴望,让这个种族下定了决心!
它们趁着,那主宰一切的永恒存在,出现了某些问题的时候。
它们横渡了时间,穿越了空间,来到了一个新世界。
一个低级世界。
在这里,它们躲入这个世界的地下。
潜心的开始研究卡拉巴生命树。
壁画内容到这里,戛然而止。
冉冰的眼睛,扫视着这些壁画,感受着壁画中描述的内容。
她其实知道,后面的内容,应该和旧世界的崩塌,密不可分。
但问题是……
昆扬人呢?
在这个壁画中,征服了死亡与衰老,不死不灭,强大到仅凭肉身就可以横渡星海,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和科技的昆扬人去那里了?
那来到这个世界时,还有数十个个体的昆扬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旧世界崩塌时,那从地壳伸出来的触手,又是谁?
这些谜团,困扰着冉冰。
“左转!”耳畔,传来了呢喃声。
冉冰向左转身,看到了一个活动的阀门。
冉冰伸手拉开这阀门。
几个穿着外骨骼的保护伞的雇员,举起了一把把武器,对准备了冉冰。
“魔鬼!你这个魔鬼!”有人大吼着:“你到底要做什么?”
显然,他们已经通过一些监控仪器,看到了冉冰之前,干净利落的将一个个保护伞的雇员杀死。
甚至说不定,他们看过了枪灵进食的画面。
所以,冉冰没有回答他们。
她只是举起枪,瞄准这些人,这些罪无可赦的罪人!
这些杀死了数十亿人的罪人!
他们应该下地狱!
“疯子!你这个疯子!”对面的保护伞雇员大叫着,纷纷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他们手中的武器,喷射出一条条火舌或者光带。
可惜……
冉冰身前,无形的屏障升起。
这是枪灵的防护罩。
而保护伞的这些雇员所拥有的武器,不过是对昆扬人的武器的简单的粗劣仿造。
威力不足原版的百分之一,连冉冰的防护罩都无法打破!
砰!
冉冰开枪了!
步枪喷射出复仇的子弹!
啪!
一个保护伞的雇员被直接打翻,他的外骨骼装甲,根本无法保护他。
砰!
又是一枪!
又一个雇员被打翻在地。
砰砰砰!
冉冰冷静的射击着,将面前的敌人,逐一击倒。
在枪灵的子弹面前,躲避是毫无用处的。
高爆弹头,穿透了他们的外骨骼,直接钉在了他们的肉体,锁住了他们的灵魂。
同时,子弹开始释放某种能量。
就像毒蛇的毒液,一点一滴的腐蚀和消化着这些注射了昆扬基因的人类。
冉冰提着步枪,走了过去。
她走到这些人面前,她的枪口垂下,枪灵立刻贪婪的吸食起来。
一个又一个永生者,慢慢的变成了石雕。
冉冰将他们身体的银色晶体一枚枚捡起来。
忽地,她感觉到了什么。
抬起头,看向头顶,那里,有一个移动的摄像头,正在看着她。
冉冰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她看着那个摄像头。
“我知道你们在看我!”
“保护伞的杂种们!”
“我会找到你们!”
“将你们全灭绝!”
然后,她举起枪,一枪打碎了那个摄像头!
接着,冉冰面无表情的走向了这个房间的对面,她走到墙壁前,按动墙壁,将身上戴着的立方体放进去。
啪嗒!
墙壁向两面伸展。
这个金字塔最核心的部分,在她面前展露。
一个个银色的立方体水晶,次第的亮了起来。
将眼前的一切,照的无比明亮。
这是一个看上去毫无实体的深渊。
但冉冰走过去,一块块的水晶,便从脚下出现。
她慢慢走上前去,走到中间。
她抬起头,一个白色的灵枢,从虚空中升起来。
灵枢中沉睡着一个怪异的生物。
它是人型,但长着一张鹰脸。
全身挂着数不清的未知名的金属片,它的两只手里,分别握着两个雕像。
一个是半人半蛇,长着类似蝙蝠翅膀的诡异生物。
一个是一条缠绕在一个类似太阳的权杖上的巨蛇。
“果然……”
耳畔的呢喃声嘲讽着:“懦夫们投靠了另外一个懦夫!”
“打开它……”呢喃声催促起来:“将那两个雕像取出来……”
“然后按照提示……”
“召唤那个叛徒吧!”
冉冰的影子,倒映在这水晶地面上。
数不清的漆黑线条,正在慢慢的画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类似数学公式的东西。
只是,这个公式的复杂与诡异,超出任何生命的想象极限!
以至于,倘若旁人哪怕只是看一眼,都立刻要面对无穷无尽的疯狂与真理!
而在传说中,倘若有人可以解开这个公式。
那么……
他或者她,立刻就会召唤出象征着宇宙与世界基本规则的外神。
孕育万千子嗣之森之黑山羊的本体!
…………………………………………
寒黎继续前行。
一路上,她斩杀着一个个落单的恶魔。
而她也在不断深入着这片深渊领地的核心。
终于……
她看到了一扇巨大的燃烧着的传送门!
还有,在传送门之下的那头可怕的恶魔!
黑色的云雾,上上下下的蠕动着。
恐怖的气息与可怕的能量,散逸在周围。
只是看到祂的瞬间,寒黎就忽地感觉,人生毫无意义,一切都毫无乐趣。
世界唯一的真理,只有懒洋洋的躺下来,安安静静的躺着。
永远不要动!
吃饭?
太麻烦!不要!
睡觉?太麻烦!不要!
………………
一切事情都是麻烦。
唯有懒惰的躺着不动,让其他人来服侍并照顾自己,才是真正的快乐!
于是,她躺下来。
慵懒的蜷缩在了暗红色的散发着恶臭与古怪气味的草皮上。
猎魔人闭上了眼睛。
魅魔的特征,开始显现。
让她越来越迷人、丰腴且妩媚!
层层灵光,从她身上显现。
恶魔领主们的意志,纷纷投注过来。
“一个不受深渊与冥河控制的魅魔!”影魔女王惊呼着:“而且,她已经拥有了成为魅魔领主的潜力!”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无数年来,谁曾听说过有什么人挣脱冥河与深渊的控制的?
但事实就在眼前!
“她是我的!”乌黯主君大叫起来。
一个不受冥河控制的魅魔准领主?
她肯定有着秘密!
而且是天大的秘密!
乌黯主君忍不住的想起了不久前在黑暗之井发生的大爆炸!
那场爆炸横扫整个底层深渊,即使是在深渊的最深处的恶魔们也能感受到!
而那场爆炸,同时抹去了整个黑暗之井!
传说,就连冥河也受创不浅!
唯一一个知晓此事详情的就是恶魔王子狄摩高根!
但狄摩高根回到盐水沼泽,就闭门不出!
而且……
冥河收回了狄摩高根的恶魔王子头衔!
于是,所有恶魔领主都疯狂的打探着这个事情。
所有人都想知道此事的内幕。
为此,甚至有领主求助于主物质世界那些擅长预言的传奇法师甚至神明!
可惜……
没有任何人,可以通过法术窥见黑暗之井大爆炸的真相。
一切都被封锁了。
但现在……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人类,一个有着魅魔领主潜力的人类,却没有深渊和冥河控制的迹象的人类,出现在了它们面前。
傻子都知道,这个人类有秘密!
说不定,她和黑暗之井大爆炸有关!
于是,乌黯主君兴奋的,就要从深渊降临,抢夺这个人类。
但……
祂慢了一步。
或者说,祂降临的举动,其实就是在逼迫祂的兄弟鲁浦西奥出手!
祂成功了!
那团一直在传送门旁不肯动弹的云雾,迅速的以无法想象的速度扑向那个已经因为目睹了祂的本体而彻底陷入了懒惰这一欲望中的魅魔人类。
懒惰主君的手段,无比犀利!
祂那不断起伏的云雾身体,迅速的罩向了那个魅魔。
祂看着这个人类与魅魔混合的生物。
“这可真是……”即使是鲁浦西奥也忍不住感叹起来:“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美人……”
“甚至,即便穷尽整个深渊,也找不到比她更美丽的女人了!”
关键在于……
如此美丽的魅魔,如此强大的魅魔。
却还是一个雏!
而且,她还有着秘密!
这是无价之宝!
懒惰主君激动的无以言表!
祂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有这样的好运气!
然而……
就在此刻,祂忽地察觉到了危险。
某种恐怖的感觉,瞬间袭上祂的心头。
就像遇到了天敌一般……
鲁浦西奥抬起头,祂看到了在那苍茫的星河中,一颗颗恒星开始闪烁起来。
七颗明亮的恒星,瞬间如太阳一样,出现在天穹。
同时,整个天穹上,变成了恒星的乐园!
一颗又一颗,平时肉眼根本无法观测的,数以万计的恒星闪烁起来。
它们将天空,变成了一个恒星的乐园!
古老而神圣,诡异而恐怖的赞歌,在群星中回荡。
“华丽王冠加冕……”
“黄色长袍披身……”
“无以名状者……”
“遥远的欢宴者……”
“深空星海之主……”
“不朽的黄衣之王……”
“祂是风的主人……”
“所有的风,都听从祂的号令……”
“无论是什么风……”
在这可怕而恐怖的赞歌中,一个身影,在星光下显现。
昂宿七星照耀着祂。
黄色的衣袍,包裹着祂伟大而可怕的躯体。
无穷无尽的力量,从衣袍下源源不断传来。
白色的面具戴在祂脸上。
祂的身影变幻着,分裂着。
在鲁浦西奥的灵觉中,投下恐怖,散播不详。
“一个粗劣的祭品!”一条条触手,从祂黄色衣袍上伸出来,轻而易举的卷起了鲁浦西奥:“勉强能用!”
这句话,不仅仅在鲁浦西奥的灵魂中回荡。
也在所有的注视者的灵魂中回荡,让祂们战栗、恐惧……
因为……
祂们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位黄衣之下的可怕存在到底有多么强大!
“神上神!”
毋庸置疑,这是一位堪比神上神的可怕神明!
于是,所有恶魔领主,瞬间断开了与这个世界的一切联系!
蜘蛛神后更是立刻自毁了自己的神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