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mthd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笔趣-第757章 來自巫師世界的其他人相伴-i1bt8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小說推薦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又一次失败了。”
山崖顶端,宫殿中的气氛几近凝固,半晌过后,崔丝特丽米才打破沉默。
“我早就说过不要打草惊蛇,我们需要更多的准备。”
古斯曼的声音中隐藏着怒火,他来回踱着步,脚步声变得愈发沉重,很显然,这一次出现在这里的不再是他的虚影,而是真正的本体。
“如果不是你贸然用钟声唤醒其他人,我们又怎么会变得如此被动!”
他有些埋怨的说道。
“你是怪我透露这个信息吧。”崔丝特丽米冷笑一声,“下面的那些家伙怎么想无所谓,他们也渴求更漫长的生命,这是正常的欲望。”
“可无论做什么都逃不了我们的掌握。”
“别以为我不清楚,你都做了些什么。”
“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是我们的机会。”古斯曼反驳道。
“应该说是你的机会吧。”崔丝特丽米冷哼一声。
“不要进行这种没有意义的争吵了,现在因为你的冲动,整件事弄得人尽皆知,就连海因里斯大人都重视起来。”
“他现在因为更重要的事情脱不了身,但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赶到这里,然后找到那个家伙的身体,结束这一切。”
“更何况那些来自其他魂境的饿狼们,这种机会他们怎么可能会放过?”
“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控制那个罗杰的灵魂,当所有人赶到,我们又有多少机会能够独享胜利的果实?”
古斯曼握紧拳头,脸上的表情纠结,似乎在做着某种权衡。
“这一次的失败还没有让你变得清醒一点吗?”崔丝特丽米将枯瘦的手指交叠,似乎在进行某些准备。
“那个罗杰强大的超乎想象,想要在短时间内打败他,只有两个方法。”
“第一种就是设下陷阱,将他的灵魂扯入到魂境之中,第二种,就是不顾伤亡比例,用人海战术将他淹没。”
“我们虽然没办法离开魂境,但通过一些手段还是可以让一部分力量降临,如果这些力量足够多足够强,哪怕在现实世界也能够将他压制。”
听到崔丝特丽米的话,古斯曼眼前一亮,“你是想借用那些贪婪者的力量吗?”
“难道不可以吗?”崔丝特丽米反问道。
“既然短时间内没办法去到那个地方,那么掌握了他的灵魂就有机会得到他的身体。”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都进行过许多次实验,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很快,开阔的宫殿里便再次陷入沉静,两人不知在思索着什么,直到一个浪荡的身影出现。
“尤米特!”
古斯曼沉声说道。
“现在不是你任性的时候,你应该比我们所有人都渴望重新获得身体,机会就在眼前,如果不能把握住……”
“好了好了。”
尤米特擦了擦嘴角的酒渍,一边不耐烦地向古斯曼挥了挥手,一边向崔丝特丽米致谢。
“感谢你的酒,它让我漫长的生命显得不那么难捱。”
“你这是在纵容他!”古斯曼冷哼一声。
“我们说好了一起行动,可一到关键时刻就找不到他的人影。”
听了古斯曼的质问,崔丝特丽米呵呵一笑,“但这样最起码可以避免他给我们捣乱。”
似乎想到了什么古斯曼便不再说话,只是抱紧肩膀皱眉思索着。
很快空旷的大殿里便传来尤米特放肆的笑声,他自顾自的喝酒跳舞,身形从一边移到另一边,嘴里嘟囔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无论哪种计划都需要掌握那个罗杰的具体行踪,这一点你能保证吗?”
片刻后古斯曼突然开口道。
“你难道忘记了我的称号吗?”
崔丝特丽米笑了笑却并没有给出肯定的回答,但古斯曼显然忽略了这一点,于是便点点头。
“灵魂转移的仪式只能执行一次,下一次他将变得无比警觉,我们要尽快行动,你来确定他的位置同时聚集手中的力量。”
“你可以影响他的命运轨迹,把那个罗杰引导到指定地点,然后我们就可以启动仪式,直接将他的灵魂扯入到魂境之中。”
古斯曼提议道。
崔丝特丽米却眼神微垂,换了其他超凡者,哪怕是同级别的,崔斯特丽米也有办法可以通过命运的力量影响对方的一部分行动轨迹。
但那个罗杰……
力量的衰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同源的能量让她的影响力直线下降。
而这一点是绝不能被古斯曼等人知晓的。
“我会想办法。”
“但我不认为这样的成功几率有多高,目前来看,只动用一两件魂武根本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
“就算我们做好了准备并成功将它引入到陷阱之中,也没办法保证仪式一定会成功。”
说到这里,古斯曼的脸上便闪现出一丝肉痛,袭击以失败告终,他的长枪也不知所踪。
对他来说损失的并不只是一件武器,而是一部分的力量上限。
“别担心,就算武器落在他的手上也发挥不了任何作用,等我们控制他,你会夺回失去的这部分力量。”
崔丝特丽米随便安慰了几句,两人便继续讨论下一步计划的细节,而另一边在宫殿里游荡的尤米特,还是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
不过似乎并没有人知道,尤米特不但参与了之前的袭击,甚至和罗杰有过直接接触。
很明显,当时出现在那里的并不是尤米特的本体,可即便如此,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也足够让其他不朽者惊奇。
三位不朽者面对共同的敌人,但似乎每一个人都怀有不同的目的。
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虽然身体和灵魂分隔,但现在的罗杰也比他们想象中要强大的多。
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集合其他不朽者,动用两位数以上的魂武,通过疯狂的人海战术延长战斗时间。
这是崔丝特丽米希望的,却不是古斯曼的目标,至于尤米特,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
马车的车轮在山路上印出两条不深不浅的痕迹。
将蒂法妮和伊尔德打发走之后,肯尼斯终于不用再承受那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尴尬。
分别时。他忽视了。蒂法妮幽怨的眼神,虽然之前的经历让两人相互明白了彼此心思并建立了一定感情,但现在可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罗杰原本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想要接触一下来自于其他世界的超凡者,就不曾想,竟然从肯尼斯这里得到了一些意外的消息。
按照他的说法,像这样的世界并不是少数,除了代表着血脉力量的至高龙庭之外,还有另外一股以灵魂力量为根基,有着不弱于至高龙庭的超凡势力。
虽然整体的影响力比不上至高龙庭,但通过不同魂境之间的彼此联系,这些拥有强大灵魂力量的超凡者,却可以以很小的代价越过世界屏障,而在魂境中穿梭。
他们的力量源自灵魂,能在短时间内聚集强大的力量,所以哪怕面对至高龙庭也能不落于下方。
还有一些特殊的区域,会对血脉的力量形成压制。
“很奇怪,关于这个庞大势力的创立,竟然没有办法追溯到过往的历史,它好像凭空出现,在短短时间内就积累了庞大的力量。”
“几乎没有人见过这个庞大组织创立者的真面目,人们只是习惯的称呼他为迷雾之主。”
“虽然被称为迷雾之主,但这个庞大势力的标志却是与之相对应的太阳,也许他们的初衷就是守得迷雾散开,拥抱光明之时吧。”
车厢里,肯尼斯一边和罗杰诉说着自己知道的一些基本信息,一边随手画出了一个属于迷雾之主的标记。
肯尼斯原本只是出于无聊,而罗杰对所谓的印记也不甚在意,可他随意的扫视一眼之后,表情却瞬间呆滞下来。
那是一个简单的太阳符号,经过一定程度的抽象化,整体算不上复杂,也没有蕴含什么神秘学力量。
但这个符号竟然和罗杰记忆中某个无比强大的帝国如出一辙。
尼弗伽德。
他不会记错的,那个在巫师世界当中横扫八方无比强大的帝国。
“是巧合吗?”
强忍着心中的惊讶,罗杰慢慢的低下头。
如果这不是巧合。
那么这个所谓的迷雾之主……
他会不会也来自于那个地方?
他是谁?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这一刻,罗杰心情杂乱,肯尼斯接下来又说了一大段话,可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而在另一辆马车上,再次出发的克洛伊却一脸担忧,她频频的打开车窗,注视着在前方领路的马车。
“罗杰什么时候认识了身份这么尊贵的人?”
“看穿着和气质,那个自称肯尼斯的男人一定源自于一个古老的家族,那绝不是装模作样,没有一定的家族历史积淀,是没有办法培养出如此出众的贵族气质的。”
“这样的贵族在整个大陆都屈指可数。”
“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艾米丽突然开口。
因为身份上的转变,她对克洛伊已经少了许多之前的敬畏,虽然彼此的阶级还存在,但至少可以正常交流了。
“你不明白的。”克洛伊摇了摇头。
“贵族注重血统的传承,也看重一个家族的名誉,我们的家族衰落,在王国内的行省中都没有多少存在感,放眼整个世界,更是微不足道。”
“而那个肯尼斯,他的家族一定无比强大,这样强大家族的子嗣,哪怕没有继承权,身份地位也是我们不能相比的。”
“可看他之前的态度,对罗杰似乎不像普通的朋友,总感觉有一些莫名的……”
思考了一下,克洛伊吐出了一个单词,“讨好。”
“想想看,一个传承古老家族的大贵族,面对一个没落的实力低微的小贵族,没有扯高气扬却处处谦让。”
“你说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想从罗杰身上得到什么?”
说着说着,克洛伊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恐。
“难道他的真正目的……”
艾米丽也读懂了克洛伊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个寒战,类似的传闻她在很多贵族女仆中都听到过。
但听过却不代表可以接受。
更何况脱胎换骨的罗杰少爷……他是那么的英俊、强大充满魅力。
但如果……如果他会……想到某些可怕的画面,艾米丽惊恐地摇了摇头,而克洛伊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不行,我得找机会叮嘱罗杰,哪怕为了家族的崛起,也不能牺牲他的身体和尊严!”
还不知道已经被自己的便宜姐姐贴上标签的罗杰这时候已经平息了心中的惊讶。
他思来想去,在这个问题上唯一露出破绽的地方就在于昆特牌。
那属于不同卡组的特殊标记,其中就有属于尼弗伽德的太阳印记,除此之外还有那个被他称之为家的城堡。
凯尔莫罕。
如果那个迷雾之主真的来自于巫师世界,他极有可能听过这个名字。
一个可以和至高龙庭对抗的强大组织,他们的首领有多强大?
六阶、七阶?
那么这个家伙到底是敌是友?
他是唯一的一个,还是其中的一个?
太多的疑惑涌上心头,以至于虽然罗杰勉强恢复平静,但对于接下来的谈话都变得有些兴致缺缺了。
因为罗杰之前表现出来的力量,肯尼斯也不敢提问过于深入的问题,车厢很快归于平静。
就当罗杰以为他们将一路向北抵达白霜森林的时候,马车却在森林前拐了个弯儿,穿过一道狭长的山谷,然后转变方向,进入了茫茫树海。
虽然没有到达北方,可实际上附近的温度却直线下降,不过当进入到丛林深处之后,温度竟然有大幅度的提升。
沿路上树木郁郁葱葱,甚至让人怀疑秋季已经结束。
到后来山路已经完全无法适应马车的穿行,不过肯尼斯只是张嘴发出几声短促的吼叫,树林中便出现了许多凶猛的野兽。
一路上克洛伊明显有几次想找罗杰交谈,可都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能如愿,她仔细观察,注意到自己弟弟眉头微皱,一颗心不由提了起来。
很快一个声音打断了罗杰的思考。
“我们到了。”
“这是最后的藏身处。”
夕阳的余晖洒下,半座山峰在阳光下逐渐改变形态。
这是一座与山峰融为一体的城堡。
不,那也许不是一座城堡。
而是一具龙尸。
罗杰皱了皱眉,“你可没有告诉我,你的叔叔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