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2cj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 起點-第966章 收火收丹看書-u37an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之前良仙子可是说过,北某替你把守手此地,事后你愿意在加上一粒两仪丹作为补偿的,现在却告诉我,你也没有取到手,这似乎说不过去吧。”北河看向良姓女子道。
“这也是小女子没有料到的,”良姓女子苦笑摇头,“那地方充斥着法则之力,两仪丹可不好取到手。”
对此北河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挥舞金色长棍还有灰色长剑斩杀大群火灵的同时,继续道:“那你手中的东西是什么。”
说完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良姓女子手中两枚报废的残血珠上,并瞳孔微微一缩。
良姓女子眼中浮现了些许闪躲之色,不过随即她就坦然道:“这东西叫残血珠,能够用来抵挡丹炉中一种名叫两仪之火的奇异火焰,而后收取两仪丹的。”
“残血珠?”北河故作有些疑惑,而后他就一副想起了什么的样子,神色一动道:“就是服下之后,燃烧精血能够短时间增长修为。而且使用得当,还能够提升自身血脉之力的残血珠?”
听到他的话后,良姓女子露出了一抹怪异之色,只听此女道:“此物的确有着提升血脉之力的作用,但是效果却并不显著。至于服下后,能燃烧精血增长修为,那也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前提条件,那就是自身的肉身,要承受得起此物药力爆发后,对肉身的恐怖摧残。”
北河微微点头,当年他查阅到的典籍,也是这般记载的。要服下残血珠,对肉身强度的要求极高。
“若是贸然将残血珠服下,肉身不够强的话,浑身的精血很容易就被燃烧殆尽,最终化作一堆灰烬。即便是修为高深加上肉身强悍,事后将残血珠吐出,也会有极大的后遗症。轻则肉身遭到难以治愈的重创,重则修为跌落,甚至是陨落。所以这东西不到万不得已,可不要轻易吞服。”
这时又听良姓女子道。
北河暗道还好这些年来,他并未遇到什么需要他服下残血珠,才能解决的危险。
压下心中的杂念后,北河再次看向了良姓女子,这一次只听他似笑非笑道:“北某还曾听闻过,这残血珠有着吸引异火的神通,良仙子是想用此物,将那所谓的两仪之火给收服吧。北某其实听闻过这两仪之火,此火乃是两个极端,端是珍贵无比。如果有精通炼丹,或者炼器的大师知道此物的存在,必然会陷入疯狂。”
“小女子的确有这个打算,而且收服两仪之火,也是为了拿到两仪丹。眼下收取两仪之火失败,那两仪丹也只能落空了。”
北河摸了摸下巴,宛如喃喃的开口:“两仪之火……”
说话时,他的眼中还露出了些许精光。
见此良姓女子哪里还不知道,北河对此火生出了兴趣。
于是只听她道:“北道友还是不要打那两仪之火的主意了,此物已经诞生了法则之力,若是修为不够的话,就只有用残血珠这种奇物,来尝试将其收取。”
说完她又看着北河道:“莫非北道友手中还有残血珠不成?”
闻言北河脸色抽了抽,“北某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良姓女子摇了摇头,想来也是,残血珠何等珍贵,北河怎么可能有。另外就是,即使是有,多半品阶也不高。
就连她手中五品的残血珠都收取两仪之火失败,在她来看只有六品残血珠,才有一丝希望将两仪之火给收服。
六品残血珠,这东西即便是法元期修士都会眼红。
沉吟间又听她开口:“另外,即便是有残血珠将两仪之火给收服,若是不在短时间内,将两仪之火融入火灵珠,并炼化到体内,这东西也会跑出来,到时候依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火灵珠?”
此女话音刚刚落下,北河就心中一惊。
“北道友既然都知道残血珠,应该就知道火灵珠吧?”良姓女子问道。
北河回过神来,“就是能够提升火系神通威力的火系至宝吗!”
“不错,就是那东西。”良姓女子点头,“以残血珠将两仪之火给收服后,必须在短时间内将其融入火灵珠,不然残血珠可无法长时间封印两仪之火,这东西会将残血珠给焚毁。”
“原来如此。”北河点头。
良姓女子不知道,这时的他因为激动所致,心脏都在砰砰跳动。
他不但有残血珠,而且在他的双掌掌心,还有两枚炼化过的火灵珠。
这还是当年他斩杀了那两个从魔云海沟中引来无尘期异族修士后得到的。
如果他能用残血珠将两仪之火给收服,并融入他掌心的火灵珠内,他的真火九炼威力必然会再次暴涨。
眼前的良姓女子,虽然无法将两仪之火给收服,但他却有这个机会。
心中如此想到时,他看着良姓女子,脸色骤然冰冷了下来,“所以这一次我等是白跑了是吗!”
“白跑倒不至于,至少小女子还是能带着北道友前往第七层融法池的。而且北道友依然可以用手中的明灭铜人,跟我换取那一门空间秘术。”
“哼!”
但听北河一声冷哼,“北某可不甘心到了这步田地,却要无功而返。”
“怎么,北道友莫非还想打两仪丹的主意不成?”
“当然。”北河点头。
说完后,他又继续道:“北某手中有一件异宝,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能否将那两仪丹给取到手。”
“这……”
良姓女子有些诧异。
“良仙子,现在该换你来替北某把守此地了。”只听北河道。
良姓女子略一迟疑,而后就点了点头:“好吧。”
她的话落下,北河就向着前方巨大丹炉的泻火口掠去。
与此同时,良姓女子闪身出现在他之前的位置,此女挥手连连,一道道看起来宛如诡蛇的虚影,从她的手掌间不断激射而出,每每轰在一只火灵的身上,后者都会直接爆开。
踏入丹炉的北河,这时转身看了身后的良姓女子一眼,讥讽一笑后,他双手抬起,食指中指并拢,同时指点而出。
“哗啦啦……”
从他的指尖,两股白色火焰同时激发而出,并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扩散,将他周围的黑白二色火焰给阻挡。
仅此一瞬,白色火焰还有周围的黑白二色火焰相互冲击之下,惊人的火势席卷在了整个丹炉,让人难以看清其中的情形。
不止如此,北河一挥手,从他的袖口中大片精魄鬼烟汹涌而出,以他为中心将他给笼罩。
做完这一切,他睁开了眉心的符眼,看了一眼身后的良姓女子,他就发现对方依然背对着他,正在将一只只火灵斩杀。
北河回过头,一翻手取出了两只被层层封印的玉匣,将二者同时一抛,随着他屈指连弹,玉匣上的封印当即被解开,并在啪嗒声中弹开了。
在他心神一动之下,两枚残血珠从中飘了出来,悬浮在了他的头顶。
北河咬破舌尖,张嘴之下一大口精血喷了出来,化作血雾后融入了头顶的两枚残血珠中。
这时跟之前良姓女子在丹炉中时相同的一幕就出现了。
残血珠血光大涨,并且在北河尝试着心神一动之下,两枚残血珠跟头顶的两仪之火,以相同的轨迹和频率旋转起来。
似乎是因为残血珠天生就对类似于两仪之火的异火,有着吸引的作用。此物散发的血光,根本不需要北河的操控,就凝聚了起来,而后照耀在了那两颗人头大小的两仪之火上。
霎时,黑白二色的两仪之火一颤,而后开始被往下拉拽。
与此同时,头顶的两仪之火激射下了一黑一白两道光丝,打在了两枚残血珠上。
只是比起之前良姓女子操控的残血珠而言,北河操控的两枚残血珠,只是往下一沉,就四平八稳的悬浮在他头顶的半空。同时在北河体内法力鼓动之下,其上爆发的血光越发璀璨,尽数照耀在两仪之火上,后者不断被拉拽了下来,就连旋转之势,都缓慢了几分。
见此一幕,北河眼中精光闪烁,心中的激动更甚。
过程中比起北河想象中的顺利不少,只是数十个呼吸的功夫。
黑白二色的两仪之火,就被拉拽到了残血珠上方三寸。
此刻北河周围的黑白二色火焰,跟他激发的白色火焰冲撞之下,让置身于丹炉中的他,有一种身躯都要被点燃的感觉。
同时他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若是体内法力耗尽,他不但将前功尽弃,而且还会瞬间变得苍老,魔修体质也会在此地受到严重的压迫。
不过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在他的注视下,悬浮在残血珠上方三寸的两仪之火,最终继续下沉,跟残血珠触及的瞬间,竟然缓缓融入了其中。
只是两三个呼吸的功夫,残血珠就变成了一黑一白两种颜色,同时还散发出一种温和,还有一种暴躁的气息。
北河眼中精光大涨,他取出了两只玉匣,再次将这两枚融入了两仪之火的残血珠给收了进去。
“咻咻咻……”
与此同时,失去了两仪之火的温养,那七八枚两仪丹开始在丹炉中四处激射。
北河眼疾手快,他的双手化作了一道道残影,对着周围的激射的两仪丹不断的抓取。
一时间只听嗖嗖的破空声传来,黑白二色的两仪丹,纷纷被他给隔空摄来,而后抓在了手中。
看着手中呈现黑白二色的七八枚两仪丹,北方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眼中满是火热。
下一息,他将所有的两仪丹收了起来,转身之下,眉心的符眼看向了身后。
当看到丹炉泻火口之外良姓女子的背影,他嘴角浮现了一丝冰冷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