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三百八十七章 趙人讀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战前所制定的进攻方向,包括将领的安排,在战事正式开始之后,还是要不断进行调整的,赵括之所以要安排三路大军,而不是纠集大军直捣邯郸,也是有着他自己的想法。赵国的户籍和疆域不如楚国,粮食出产不如魏国齐国,可是在秦国征伐六国的战争中,赵国始终都是秦国最大的对手。
大概是因为兄弟之国的缘故,赵国的军事动员能力非常的恐怖,对国内民众所进行的操练不必秦国要少,这是与秦国一样,能将自己国内成年男子都投入战场的可怕国家。故而,他总是能聚集几十万人来与各国交战,哪怕失败被坑杀,不久之后又能召集出几十万士卒出来。
魏缭认为郭开在邯郸,只要大军越过赵长城,就能轻易的攻破邯郸的城门,如果郭开里应外合,或许真的能攻破邯郸,可是邯郸被攻破之后,各地的百姓就会选择投降?选择臣服?不,赵括很了解自己带过的士卒,了解自己的乡人,那些人得知邯郸被攻破,最可能做的事情是再选出一个王,继续与秦国争斗。
赵括将王翦和蒙武部署在离邯郸最近的地方,吸引赵国的主力军队,而自己则是迅速的带着士卒平定赵国的其余郡县,以自己在赵国的声望,安抚百姓,并不是件困难的事情…而等自己攻破赵国后方之后,王翦和蒙武也差不多可以攻破邯郸的城墙,如此一来,赵国方才是真正的灭亡。
想要攻破赵国,不是要全力攻打邯郸,而是要占领赵国的所有土地。这件事,还只能是赵括亲自来做,换个将军,或许就会遭遇赵人暗中的抵抗,行刺,烧粮,就像当初他们对燕人所做的一样,这样的结果,只能是激怒前往攻打他们的将军,随即屠城杀人。
赵国对赵括而言,有着不同的意义。
赵括的到来,并不是一个全新的灵魂将原先的灵魂杀死,鸠占鹊巢,这是一个融合的过程,两个来自不同时代的年轻人渐渐成为一个人,他有着这个时代所生活的经历,加上未来的那份阅历。在赵国生活的点点滴滴,赵括是记得那么清楚,甚至早已去世的父亲,自己清晰的记得他因辩论不过自己而面红耳赤的样子。
赵国是他的家,是他的根…是他父祖生活且守护着的地方,而在今日,带着士卒准备灭亡这个国家的,却是赵括自己。从王宫回来之后,整整一夜,赵国都不曾合眼。每当他闭上双眼,他眼前总是浮现出赵奢,蔺相如,乐毅,廉颇那些人的面孔,从前的回忆犹如画卷一般展开,忽然又燃烧了起来,一切都成为灰烬。
赵括再次惊醒,坐在床榻上,他呆愣了许久,不知何时,脸上出现了两道泪痕。
次日,赵括显得有些精神不振,除却艺,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秦国已经开始了动员,关中的士卒们就在各地聚集,准备前往云中,而蒙武与王翦已经离开了咸阳,他们要带着上党与河内的士卒直接攻打赵国,故而不必等待…正在与家里人吃着饭,赵康欲言又止,神色有些迟疑。
他好像也没有睡好觉,神色恍惚。
赵括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不想去攻打赵国?”
赵康摇了摇头,叹息道:“不是…只是,有件事,想要请你们为我做主。”
赵括皱着眉头,“说吧,你又给我惹了什么事?”
赵康迟疑了一会,这才站起身来,朝着赵括和艺俯身大拜,说道:“离开之前,请你们赶往王龁将军的府邸,向他的孙女提亲…我想要跟她成家。”,赵括并不惊讶,说起来,这厮跟那位女孩似乎交往了不少时日,他看向了艺,艺笑着说道:“我早就打听过了…王龁将军那位孙女,聪明贤惠,长得也很漂亮。”
“漂亮?漂亮的能看上他?”
艺有些不悦的说道:“我的儿子也是咸阳有名的美人…来我这里询问他情况的人也不少,怎么就不能看上他呢?”
赵括看着面前傻笑着赵康,呵呵一笑。
“行,你儿子最好看,那就等我们从赵国回来,我再安排康的婚事吧。”
赵康听闻,顿时就急了,他说道:“父亲,不行啊,还是尽快成婚吧,结完婚我再与您去赵国,好吗?最好明日就成婚!”,赵括有些生气,他说道:“你马上就要上战场,现在成婚,还来得及吗?登上一段时间,等你回来,我亲自去找王龁!”
“不行啊,父亲,还是尽快成婚吧。”
赵括彻底被激怒了,他愤怒的质问道:“天底下哪有孩子催促父母成婚的道理呢?”
“不是我催促您,是我的孩子在催促我啊!”,赵康无奈的大叫着,赵括和艺顿时就愣住了,过了许久,赵括这才反应过来,他站起身来,“我的木棍呢?我那棍子呢?”
当赵括厚着脸来到王龁将军府邸的时候,王龁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他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好在老将军并没有发火,也没有抄棍子,赵括从不曾如此羞愧过,赵康简直是丢尽了他的脸,他都不知该如何开口。王龁将军还是很体谅他的,直接说破了他的来意,老将军问道:您是为了康的事情来的吧?
赵括也只能将脸丢在身后,说起自己儿子的好话,又表达出自己想早点让两个孩子成家。
两家也就正式的成为了亲家,约定好了婚礼的事情。
而在这个时候,士卒也已经聚集完毕,赵括只能是无奈的丢下赵康,自己带着军队离开了咸阳。按着赵康的说法,若是等到赵康返回咸阳再成亲,那估计孩子都出生了…战事不能拖延,自然就只能丢下这个副将。秦王听闻这件事,虽然生气,但是也没有惩罚赵康,只是给赵括换了个副将。
新副将唤作王贲,他是王翦的儿子,虽然年轻,可是已经表现出了非凡的军事能力,曾经跟随父亲参与对李牧的战事,颇有斩获。王贲来到赵括身边之后,便格外的殷勤,看向赵括的眼里都闪烁着光芒。显然,这又是一位赵括的铁粉,他很崇拜赵括,大概是从父亲那里听到了太多关于赵括的事情。
赵括觉得,他比康要强多了,懂事又听话。
就这样,五万大军从咸阳出发,朝着云中浩浩荡荡的赶去,在此刻,王翦和蒙武早已到达目的地,准备发动对赵国的战争,秦国的军事准备,吓坏了赵国的群臣。郭开最初是想要藏住这个消息,不让群臣们发现的,可是秦国在边境蠢蠢欲动,秦国的斥候们都已经来到赵国领土上开始探查,这消息当然也就藏不住了。
赵王年幼,他也并不知道秦国的进攻代表着什么,他坐在上位,继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而群臣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大多都非常的害怕,浑身都在颤抖着,郭开就坐在群臣最上列,只是,他此刻也保持了沉默。他这些时日里,一直都在帮着吕不韦做事,吕不韦所交代的事情,他完成的都不错。
灵零
而如今,秦国发动了总进攻,他所要想的是如何保证自己能活着,他不敢再过多的参与到作战的事情上,他想要举荐没有什么才能的颜聚来担任将军,可是如果这厮战败,赵国的大臣是否会杀死自己?当秦人杀来的时候,郭开如今的位置都不会那么的牢固,他要做的只是保证自己的安全,等着秦人来到邯郸城下。
郭开不开口,群臣自然也就没有几个敢说话的,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有一人走出来,愤怒的看着郭开,说道:“秦国的士卒已经聚集在邯郸郡之外,做好进攻的准备,在这种危急的时候,您为什么不说话呢??”,开口的这位年轻人唤作葱,赵葱,因为这个氏,他才敢站出来指责郭开。
郭开并没有因为赵葱的指责而生气,赵葱一开口就打破了僵局,这反而让他窃喜,郭开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我并非是赵国的将军,我不擅兵事,您如此指责我,难道是有什么破敌的办法吗?”,赵葱面色赤红,他说道:“我没有破敌的策略,可是我也不会退缩,我愿意领兵去击败秦国的军队!”
重生军嫂驭夫计 万岁爷耶
阴人妻
“你年不过三十,参与的战事不到三次…我因为你的出身而尊敬你,你怎么敢如此狂妄?真当战争是儿戏吗?”
郭开恶狠狠的说道。
“宫内群臣,若是有人敢出征,我绝不多说,愿意为他牵马驾车…”,赵葱说着,随即看向了群臣,群臣顿时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赵葱看向了郭开,似是挑衅的说道:“您是准备自己出征,还是让您的爱将颜聚出征呢?”,郭开看向了颜聚,颜聚吓得面色苍白,都不敢抬起头来。
“唉…”,郭开长叹了一声,说道:“那就请您来领兵出征吧…我会拿出国库内所有的粮食来援助您的。”
赵葱朝着坐在上位的赵王俯身一拜,接过了虎符,走出了王宫。
郭开眯着双眼,看着赵葱的后背,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战败了也与我无关。
赵括要赶到云中,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在这个时候,王翦和蒙武同时发动了进攻,两人的风格截然不同,蒙武是聚集兵力来攻打中牟等大城池,通过攻占要道的方式迅速朝着邯郸逼近,而王翦则是分兵五路,同时进攻,渡过丹水,一路攻占所看到的所有城池,疯狂的推进。
此刻的赵葱,也带着邯郸内的士卒,朝着蒙武的方向出发,他带着不到五万的士卒,而粮食更是只够这支军队用一个月..这当中少不了郭开的努力,从前那征召几十万军队的国家,如今却连十万大军都无法凑齐…赵葱咬着牙,领着这支军队,朝着中牟出发,在中牟之外,他与蒙武相遇,双方大战。
赵葱愤怒的射杀面前的敌人,身边的车右扛着赵国的旗帜,戎车冲锋在最前,在这邯郸之内,赵国的士卒发挥出了自己最后的不屈,他们跟随戎车,疯狂杀敌,一度冲到中军的位置上。蒙武很快意识到,自己面前的这支军队缺少粮食…而自己如今跟他们硬碰硬,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他主动选择了撤退,不再与赵军血战。
赵国取得了第一次战役的胜利,当士卒们从尸山之中翻出赵葱的时候,赵葱放声大笑。
赵国士卒随即大笑了起来,嘲笑着逃跑的秦国军队。
与此同时,赵括来到了云中,随即朝着雁门出兵,当赵括带领大军来到了雁门的时候,当地的赵国百姓几乎是崩溃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前来攻打自己的,居然会是自己的马服君。赵括只用了半个时辰就攻下了高柳,高柳的守卒不到两千人,完全没有办法抵抗秦国的军队。
赵括坐着战车,缓缓行驶进城池内,道路边那些偷看着秦军入城的百姓,惊讶的看着他,有些人认出了他,有些人在别人的口中得知了他的身份…百姓们异常的安静,他们没有开口去迎接马服君,也没有愤怒的去训斥武成君…他们只是呆呆的看着赵括,不知所措,那样的目光,仿佛钢针刺在心口,赵括觉得自己有些窒息。
高柳的县令,同样也认识赵括,赵括当初在各地探查民情的时候,亲自提拔了这位年轻人,如今,他当上了县令,他带着县令的印章,以及属于县令的佩剑,户籍土地资料等物品,前来投降…赵括走下马车,来到他的身边,县令沉默了许久,说道:“拜见武成侯。”
他规规矩矩的跪坐在了地面上,高高举起印章,表示自己愿意臣服。
赵括看向了周围,那些百姓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满是惶恐与茫然,母亲抱紧了怀里的孩子,老人唉声叹气,包括那些放下了武器的士卒们,都在畏惧的等待着自己接下来所要面临的遭遇。
“我是赵括。”
“我在这里,就不会有人伤害你们…”
“请不要害怕。”
赵括说着,一把扶起了面前的县令,“许久不见,乡人们为什么变得如此消瘦?”
“请您打开县城内的粮库,将粮食全部拿出来,分发给百姓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