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l4b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三百一十六章 初次見面,好久不見相伴-tj69q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安南望着那只狼爪,一时有些失神。
他对这只爪子其实很是熟悉……
早在“狼吻”噩梦中,安南就曾以贝拉的身份出现在噩梦中,那时他就低头观察过自己变成狼人后的双手。距离那个时候还没过太久,安南还没有忘记
如今看到其中一只手就这么落在自己手中,还是以犬科动物爪子的形态。安南心中顿时就产生出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并不是“我只想过着平静的生活”那种感觉。
傲骨武尊 檸檬蘇
倒更像是“来握个手”……
而在握住这“狗爪”之后,安南眼中也第一时间浮现出了系统提示:
【检测到未净化的噩梦碎片】
【噩梦碎片已绑定】
【等级需求:需在同阶】
【职业需求:无】
我在异界当牧师
【特殊需求:需三人同时进入,其中两人关系必须足够密切;且三人中至少有一人为女性、至少有一人为男性】
因为需求没有满足,安南即使握着它也没有十秒后坠入噩梦的提示。
……三人噩梦本?
安南微微皱眉。
需要在同阶的话……那就得尽快处理了。
要是等安南进阶到了黄金阶,他再想要找两个与自己一同进阶的人就很困难了。
“我之前就已经使用仪式,仔细的窥探过这个噩梦的主题了。”
玛利亚解释道:“这个噩梦,就是你和德米特里当年与腐夫对赌时的那个场面。需要有三个人才能进入这个噩梦,分别负责扮演你、德米特里与贝拉。
“如果你现在凑不齐人的话,等你进阶黄金之后……你可以与我一同进入这个噩梦。我会帮你找人凑数的。”
玛利亚平静的说道。
但她言语中的雀跃根本没有隐藏。
——你其实就是想和我双排吧?
安南心中念道。
但他也不会傻到把这实话说出来。
那可是会挨揍的……虽然多半不会是安南挨揍,而是玛利亚找个借口又揍了德米特里一顿。
根据德米特里和卓雅阿姨的说法,似乎以前无论是玛利亚还是安南犯错,伊凡都会揍德米特里一顿——等到玛利亚长大了之后,那么就变成了“如果安南犯错”,那么伊凡和玛利亚都会揍一顿德米特里。
虽然所谓的“揍一顿”,多半也就是之前德米特里想在安南面前抽烟的时候,被玛利亚拍了一下胳膊的程度。
倒是伊凡揍的会相对比较疼——因为老爷子力气实在很小,所以他一般会拿三色权杖抽。
“因为这个噩梦涉及到当年德米特里赌输的那一场……以及贝拉背叛他的那次,所以我不打算让德米特里知道这件事。”
玛利亚低声说道:“噩梦都毕竟是虚假的。如果利用对未来的掌握而获胜,也只会让他感到空虚;可如果失败,那就是对恐惧的重演。无论结果如何……对他来说,都会是二次伤害。”
她那冰蓝色的瞳孔中映出的,是隐藏很好的关切之情:“德米特里现在已经渐渐的放下了那件事,我希望不要让他重新回忆起来……
“所以等德米特里回来的时候,记得保密。”
玛利亚如此说着,伸出纤细白皙的右手食指抵住自己唇前,随后慢慢挪开、按在安南嘴上。
她没有露出笑颜,只是专注的凝视着安南的双眼——尤其是安南左眼那没有任何反光的、如同宝石般清澈透明的祖母绿色义眼。
“你是怎么过的,安南?”
玛利亚轻声低语着,如同两人侧躺着睡觉前、面对着面闲聊的被中轻语:“自己一个人,会不会感到压力很大?你如果感到悲伤、感到寂寞,会不会想要哭?”
……啊,那倒不会。
安南心中无声的念道。
姐啊,你可能是不知道,在这过去的半年里,我这边可是攒到了好几百个弟兄……
不滅邪帝
大神妳人設崩了 壹路煩花
而且我也其实能凑出来两个朋友和我一起开荒……比如说林依依和四暗刻。他甚至可以现在就弄出来三人组,替他去开荒——那仨人现在就住在隔壁的客房。
别说是三人组了,需要的话能不换样的刷上一百次。就这样多半还有人轮不着。
可以说是相当不公平了。
与安南组队带刷的机会,基本约等于耍猴型抢购……
“三人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信得过的人。”
安南随口说道:“我这边有三个朋友,正好满足这个条件——能凑出一男一女,还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足够好。”
灭世仙窟 独揽九天
“你和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玛利亚略微有些警惕,随口询问道:“还有剩下那个呢?”
“嗯……”
安南陷入了沉默:“剩下那个大概是女性吧。”
他其实也不太清楚,哈士奇应该怎么算。
最让安南表情微妙的,就是他们三个人、在大公府开了两间房。
但哈士奇是与十三香住在一个屋,而不是与阿电一间屋。这倒也很好理解,毕竟阿电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十几岁少女,但哈士奇本质却是一位男性社畜……而玩家们的角色睡觉时也是不需要脱衣服的,只需要躺在床上下线就可以了。
然而听起来也还是挺怪的。
“至于怎么认识的……他们其实就是《天车之书》召唤而来的异界来客。”
“你们在讨论那些孩子吗?”
德米特里的声音从屋外传来,安南连忙将那个已经发干的“狗爪”塞到了怀里。
这也是属于这位兄长独有的温柔体贴——在进门之前便先发声,以此给里面的两人体面的机会。
既然玛利亚有什么话题、什么行为是不希望他看到的,那么他就干脆在更远的地方示意他快回来了,免得在进门的瞬间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而感到尴尬。
在那之后又过了几秒——这显然是德米特里故意在门口等了一小会,他才走进屋来。
他直接将自己的大衣也一并脱去,只穿着衬衣走进屋来。
他单手托着装着两壶饮料、一桶劣酒与许多零食的托盘,另一只手有些夸张的对着两人行了一礼。
“幸不辱命——”
他弯下腰来,笑眯眯的向玛利亚问道:“请问这位尊贵的小姐,我能在这里喝点酒吗?”
“你自己可以喝,但不许喝多、也不许带着安南一起喝。”
玛利亚板着脸,抬起头来严肃的说道。
她说吧,轻轻抽了抽鼻子。
“而且你身上还是有烟味!”
“喂喂,我都已经把大衣脱掉了!”
“谁让你不好好换衣服的,胸前没遮住!还是有烟味!”
“那要不我先去换一身衣服……”
德米特里苦着脸说道。
玛利亚沉默一瞬,随即偏过了头、看向安南。
她的语气也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算了。
“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些许刺激性的味道或许会让记忆变得更深。”
随着三人坐在桌前。
玛利亚端着金色的、仿佛闪着炫光的蜂蜜酒。
甚至还未喝下,她的脸颊便荡出了些许红晕。
而德米特里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劣酒,给安南倒了一杯气泡水。同时他还在嘟哝着:“其实安南现在已经成年了,按照老祖母的规矩,他已经可以饮酒了。”
“那也要等安南自己去选他喜欢的酒。”
玛利亚习惯性的顶了一嘴德米特里。
随即,她与德米特里一并举起酒杯,望向安南。
感受不到喜悦与爱的他们,嘴角却浮起了真挚的微笑。
——那是如同盲人手中的灯火一般,夺目的光辉。
“安南,”玛利亚轻声道,“初次见面……”
“还有……”
德米特里接着说道,同时稳稳举杯:“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