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第二百六十章 就這麼隨意看書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青梅甜宠之多多的糖
“想看枪,可以啊!现在就给你看”,许多多还真的就在身上摸了起来,来来回回在身上口袋里能塞东西的地方搜寻,最后才从腰侧的暗袋里摸出一把小小的秀珍手枪,正是第一日在A国酒店住宿的时候,有人送过来的那把,近日为了以防万一一直被她贴身带在身上,“诺!这把怎么样”。
叶非诚一脸你真的把我当成傻子的表情看着许多多,“这是枪?玩具你也要找个像一点的吧!”,就算以他对微少的认知也不认识什么枪的型号,但是好歹一点基本认知还是有的,这么小的枪,子弹怎么装进去的。
相比较来说,飞龙小组其他成员则就是完全的惊喜,已经开始哇哇叫了,“哇靠!队长为什么你会有这把流光”,张元满平时看着老实,却是个枪械收藏迷,看着许多多手中巴掌大的丝毫不起眼的银色小手枪差点没就出来口水。
“啊啊啊!我也想要”,其他人不管认不认识,都跟着起哄,队长出品,必属精品。
张元满顿时化身为护枪使者,凡事遇到枪的问题,老实人也变得不再老实,“你想得美!这枪的材质极为稀少,全球一共也就几十把,且大多都被各个国家收藏了,想抢都抢不到”,说道最后,不禁语气有些酸溜溜,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却被自家队长这幅无所谓样子拿着。
“队长,呜呜呜,能不能给我摸摸!”张元满舔着脸磨蹭到许多多身边,伸手就想拿许多多手里的银色小手枪。
感受到身旁人气息变得危险,许多多原本要递给张元满的手一顿,躲开张元满伸出来的手道,“看什么看,有这个功夫不如再好好把我给你的那套拳法好好练练”。
“啊!”,就差一点点,一点点就摸到了。
张元满看向许多多的眼神控诉,手还是保持着伸出去的姿势,不敢抢,也抢不过,“队长你怎么能这样呢?我的拳法虽然比不上金焕、何清秋,但是也是练得还算不错的,我现在就想好好看看那把流光,我保证就是看看,不摸也行”。
猛男撒娇,许多多都差点要被感动了,拿着流光的手蠢蠢欲动想着给孩子看看算了。
许多多刚刚伸出小手便又察觉到身侧某道目光变化,顿时转变了方向,干脆直接塞给旁边坐着的浑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男人,“糖糖,给你拿着玩儿”,可真是个别扭的男人,想要就直说啊!干啥老在背后用眼神吓唬人。
“啊!好的”,唐元傻乎乎的又惊又喜的接过许多多塞过来的银色小枪,感受到上面独属于多多的气息和温度,终于是脸色好看了些。
将流光稳稳的护在自己怀里,这可是多多贴身放着的东西,怎么能被其他男人拿过去把玩。这样想着,唐元再对上许多多看着自己略有些复杂的眼神,回应给她一个温柔的浅笑,眼里的温度不断提升,多多终于是理他了,自从见面那天,多多已经好几天对自己态度都是不冷不热了。
许多多,他又诱惑我,他又诱惑我,不行!我可是来执行任务的,怎么能耽于美色,压抑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心,许多多强迫的让自己转开视线。心中不断默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眼不看,心不念。
呜呜呜!这个勾人的小妖精……
唐元握紧手中多多的小枪,抬头就看看四周一双双像狼看到肉般,看着他手中的枪的渴望眼神,“多多,你知道我枪法一般的,你拿着应该会比较有用”,唐元又眼巴巴的将手中的银色小枪捧到许多多面前,他真的没想要多多的枪,刚刚只是不想张元满他们碰而已。
原本就小巧的枪型,在唐元袖长如玉的双手映衬下,更是对比明显,真的是超级袖珍的一把好枪了,可惜了就是不够威猛。许多多看着这一枪一人,大气的摆摆手,“不用,你就拿着吧!挺配你的”,都一样的精致漂亮。
将唐元捧着小手枪的双手合拢示意他拿着,许多多又手把手的教给他自己最近琢磨出来的成果,“这把枪设计非常巧妙,功能也是多样,你看看,这里是保险,这里是弹匣,它用的都是这样的特制的小子弹,侧面这里划拉开是一把小刀……”,唐元则是一直温柔浅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孩,几年不见多多真的变了很多,但是骨子里却还是小时候那个女孩一点都没有变。
教完唐元,许多多也没有忘记自己的队员们,“至于你们……”,咳!为什么都这么看自己,“你们这都什么眼神?”。
谭鹏鹏幽幽道,“被狗粮给撑得,还能什么眼神,我说队长您能不能收敛着点,我们这一只只的单身汪还在这儿看着呢?您俩就在那儿秀恩爱”。
张元满摇摇自己的狗头,表示,“队长,你只要给我看几眼那把枪,您做什么我都没意见,真的!”。
许多多……
“瞅你们这个样儿,给你们看点好东西”,赶忙转移视线,起身往房间一角走去,轻轻松松翻开上面压着的柜子,然后从船舱洞中搬出一个大箱子,箱子很大,她却抱起来显得一点不费力,几步就抱着到了所有人围着的区域中间。
如果不是听到箱子接触船舱地面的沉闷的咚声,可能大家都会觉得许多多是不是搬了一箱泡沫回来。然后就又是看到许多多从衣服暗袋中掏呀掏,好一会儿才摸出来一把非常小的钥匙,将钥匙对准了箱子前面的一个细小的像是锁眼的东西,所有人屏气凝神,开始期待箱中是什么好东西,就连叶非诚和唐元都跟着其它九位队员一起,围到了许多多身边。
“咔哒!”一声,锁打开的声音,许多多掀起箱子的盖子。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气,“这,这么多”,张元满直接上手一把把的翻看触摸,越到后面,动作越发的小心翼翼,“若是我没看错的话,除了上面几把是这两年最火的经典,其他的市面上根本还没有流通,看这材质,这线条,没有用就知道是好枪了”。
说罢!张元满转身看向许多多,眼神亮晶晶,褪去了些憨厚感,“队长,这些您都是从哪里来的”。
“对呀!队长,您这都是啥时候安排的”,明明大家都是一起来的A国,这几天也都是同进同出,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啊!
能量监狱 携梦天子
许多多摆手,“不不不,我可比你们还懵呢?这些玩意儿我也是第一次见”。
张元满更是看着眼前的一箱子枪,双眼都冒光,兴奋的直搓手,“队长,我们可以拿出来看看吗?”。
“当然啊!你们随意选,这些东西上面都已经特批给我们临时征用了”。
许多多这句话都还没说完,其它九个人都瞬间蜂拥而上,“哎!别挤,我先拿的,我先拿的”。
“谁挤你,我想要的是它底下压的那个”。
……
“呵呵!”,许多多真的都没眼看,“那个,他们平时不这样,叶教授,唐元,你们要不要也备着一把吧!以防万一,反正现在还在外面,持枪不犯法”,说着许多多一把将人群里闹得最欢,也是扒着武器箱一直不放的张元满从人群中拎出来,然后自己过去在箱子里剩余的东西里随意的翻了翻,拿了一盒子弹,两把适合比较简单的手枪,当然比起唐元手中的银色小枪,尺寸就是比较正常。
叶非诚,感觉眼前这些人无论做出什么,他都已经不惊讶了!单手拎人什么的好像发生在他们身上好像是很寻常的一件事。
许多多将自己精心挑选的两把手枪,一人一只分给二人,“你们俩拿着这个,唐元你教一下叶教授怎么开枪,怎么用?”。
“叶教授,唐元小时候跟我一起学的射击,成绩还不错,您就跟着他学学”。
陡然被许多多塞一把枪,自以为已经足够见多识广的叶非诚,顿时浑身都僵硬起来,一动也不敢动的捧在手心,“这枪,就这么随意的给吗?”。
我 殺 了 他
刚刚走开的许多多耳尖的听到回头,还颇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问,“啊!随意吗?您要是不喜欢,就不拿好了,也没事”,这倒不是许多多觉得自己保护不了这两个人,主要是他们这些人都有了,这两个没有确实也有点不合适,反正也不一定用得上,给他们玩玩也没什么。
新武器
对上许多多看过来疑问的实现,唐元坚决的摇头,“当然不随意,我们作为行动中的一员,也该有对应自保能力,才能更好地配合任务顺利”,说着唐元顺手拿过叶非诚小心翼翼碰都不敢碰的黑色手枪,开始给叶非诚讲解正确的用枪方式,以及怎么开保险,开枪等注意事项。
半小时后,唐元看着眼前叶非诚认真严肃的侧脸,手中举着枪对准远方空白区域,手却一直抖着就是不敢捏动扳机,“老师,您可以适当放松一些,枪也不是那么容易走火的,我保险都还没开,按了也没用的”。
……
队员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或休息,或是聊天,“教的可真是认真啊!就这知识技术储备可比我都全了,老大说什么来着,还不错,这哪是不错啊!这比很多专业的人都厉害了,好吗?”,看着前面一教一学的两个人,袁雯对着身旁的金焕感叹。
“嗯!”。
“金焕你怎么了,不开心啊!”。
“没有不开心”,只是真心觉得他们很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