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z31熱門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村 愛下-第八九九章:笑盡一杯酒,殺人鬧市中(四)讀書-8cvd5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真要说起来,长安城中这样的事情偶尔也会发生。
打架斗殴都是常事儿,两个摆街的摊贩子都有可能因为摊位打起来。
还有那些车马行抢生意的,帮派抢地盘的,或者高门大院的护院互相看不过眼打起来的。
好比程咬金家的护院与尉迟恭家的护院,几乎每个月都要火拼一次。
王大锤曾经自嘲的说过,作为国公府的护院,唯一练兵的机会就是与另一个国公府的人干架。
不过,打起来的理由各种各样,但眼前这种突如其来的血腥画面却是不多见的。
方才那黑衣女子一柄短刀飞来,直接将人钉死在地,这种手段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吗?
而此时,那黑衣女子依旧是一柄断刀,瘦弱的身形与面前持钩的大汉形成鲜明的对比。
若不是那煎饼摊子死去的人血还没凉透,估计不少人都要站出来打抱不平了。
那疤眼中年脸上的眼罩估计是在被踢飞的时候脱落了,此时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只闭着的眼睛上,赫然是一条狰狞如蜈蚣的巨大疤痕,从额头裂到腮帮子。
不论怎么看,那黑衣女子对上这个长相凶狠,又身强力壮的中年汉子,肯是没有胜算的。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除了喝酒看戏的席云飞和王大锤。
街道上的行人已经为那两人空出了足够的打斗空间,然后站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神情激动又期待的等待着场上的两人开始表演。
终于,那两人在对峙了片刻后,还是动了。
只听一声尖锐的金铁交鸣声炸响,那黑衣女子一刀朝疤眼中年的脖颈砍去,却不想那疤眼中年一个侧身,右手握着的倒钩反朝她的面门挥去。
好一招以攻代守,那黑衣女子明显对敌经验不足,当先收回短刀挡住了倒钩的攻势,然后一个回撤,想要与疤眼中年拉开足够安全的距离。
可惜,那疤眼中年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图,在倒钩被挡回来的瞬间,左脚后蹬,整个人如猛虎扑食一般,朝那黑衣女子扑了过去,人还在空中,右手的倒钩已经举到了头顶。
清晨的暖阳透过云层映在那泛着紫色光芒的毒钩上,这一下势大力沉,若是那黑衣女子举刀格挡,就算是挡住了,倒钩也能凭借造型优势,伤到那黑衣女子的后肩。
或许是看穿了疤眼中年的目的,黑衣女子带着面罩的绣眉一蹙,刚刚回撤落地,急忙跟着一个利索的翻滚动作,不往后退,偏偏悍不畏死的朝前滚去。
那疤眼中年唯一的右眼闪过一丝狰狞,眼看那黑衣女子就要滚到他的脚下,手中倒钩直接急速下挥,朝着那黑衣女子的后心而去……
咯噔一声,那黑衣女子眼里一丝厉色划过,竟然直接用手臂挡住了倒钩,然后右手短刀一个劈砍,直接朝疤眼中年持着铁钩的手腕砍去。
疤眼中年目眦欲裂,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对自己这么狠,这分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段,自己方才那一下肯定打碎了她的手臂。
可是,因为自己挥舞铁钩的力量用尽,此时也来不及收回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筋被那黑衣女子的短刀割断,鲜血嘭一下爆射出来。
疤眼中年落地后,急忙撕掉自己的衣角,在手腕上缠了几圈用来止血,可是,这只右手已经是费了,武器拿不了,只能换成左手,战斗力一下子下降了几成。
好在,那黑衣女子也不好过,左手臂同样耷拉着,看样子也是废了。
疤眼中年愤恨的看向对方,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最可恨的是自己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杀了自己两个手下,还对自己穷追不舍的追杀,哪怕自己逃到闹事区来,她也没有放过。
疤眼中年心中其实有一个猜测,但他立马否认了,逃走的林在石夫妇不可能有这么神秘的关系,可是,跟自己有仇的人,除了逃走的林在石夫妇,还有谁?
难道是李光洙?
疤眼中年心中好几个念头闪过,都被他一一否认了,看着面前这个油盐不进的女杀手,疤眼中年暗下决心,杀了她,立马逃出长安。
可是,命运仿佛跟他开了一个十分可笑的笑话。
就在他问出声来的时候,那黑衣女子竟然将短刀收入后腰的刀鞘内。
然后在疤眼中年不解的注视下,朝一旁的小巷子走去。
黑衣女子身形娇小,整体显得有些单薄,黑衣黑裤,脸上还蒙着面罩,此时收刀走人的动作,竟然给了围观的众人,一种事了拂衣去的潇洒感觉。
万象城三楼的露台上,席云飞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脸上满是笑意。
这场打斗前后不过三招,冷兵器的较量哪里来的那么多花里胡哨,电视上那些一打就是几百个回合的比斗更是不可能发生,攻守之间的较量,片刻就能定胜负。
只是,疤眼中年却是懵了,还在那里追问道:“你不杀我了?”
黑衣女子顿了顿,回头看了一眼他右手腕处的刀伤,给了他一点暗示。
疤眼中年先是一怔,接着一阵毛骨悚然,感觉头皮上的毛发都站了起来。
难以置信的看着黑衣女子离去的背影,感受着自己渐渐模糊的视线,半张半阖的嘴吧还有话要说,但是身子已经不受他的控制。
只觉得心脏骤然猛烈的跳动了起来,嘭嘭嘭的心跳声是他对这个世界最后的聆听,几个呼吸之后,疤眼中年的双眼慢慢充血,额头和太阳穴的血管急速膨胀开来。
用尽此生最后的力气,疤眼中年伸手指向黑衣女子离去的小巷,不甘的说道:“卑鄙!”
杂乱无章的街道上,疤眼中年的尸体直挺挺的躺在那里,与散落的各种杂物狼藉成一片。
在那黑衣女子离开了接近一炷香后,几名持刀赶到的捕快才姗姗来迟。
席云飞嘴角微扬,总算得到了还算满意的答卷,虽然过程有些凶险,但自己给暗部的防护服应该还不至于让这个时代的毒物渗透进去。
反倒是那个疤眼中年,傻乎乎的以为别人都不会用毒似的,还是太单纯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