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w0q優秀都市言情 混世農民工 彈劍吟詩嘯-第0813章 真相大白鑒賞-78zai

混世農民工
小說推薦混世農民工
徐东海的这一声,让大家对任天飞投来了异样的眼光。
张月明走了过来,拉着任天飞的胳膊说:“走吧!这家伙喝多了,我们不要理他就是”
任天飞轻轻的推开了张月明,然后走到了徐东海的面前,他耐着性子,尽量放平缓了语气说道:“徐东海!咱们见过面也有些日子了。可是今天一见面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让你对我如此的耿耿于怀。这样吧!既然你说我是伪君子,那你就当着同学们的面把这事说清楚了,我怎么伪君子了”
婚不由己,宝贝从了吧
“好!任天飞,这可是你逼我说的。那我问你,魏刚请你吃饭,把你当成了同学相待,可你对他做了什么?”
徐东海咬牙切齿的质问首任天飞。
任天飞呵呵一笑说:“徐东海!你真是莫名其妙,我真的不知道我对魏刚做了什么。你既然你这么的气愤我,那就说明我确实有把柄在你的手里。说出来吧!让大家都听听,也让我知道一下,我到底是怎么一个伪君子”
“任天飞!你他妈的脸皮可真厚。S市那么大,你做你的大老板,那你为什么要设计把魏刚搞跨,害的他损失如此的惨重。对!你是非常风光的回家来过年了,可魏刚和李菲呢?他们现在都有可能游落在S市的街头”
徐东海一边说着,一边还抓起了茶几上的一个啤酒瓶,一副要打任天飞的样子。
张月明一听李菲跟着魏刚要流落街头了,他不顾王冬梅在场,他也扯着嗓子责问任天飞道:“怎么回事?就算是魏刚和咱们不和,但你们远到了S市,别说是同学,也算个老乡吧!”
只愿红颜醉流年 黄小悯
一看连张月明都不相信他,任天飞的这心里还真不是滋味。看来在这些同学面前,想把这事弄清楚非常的不容易。尤其是有徐东海这个被怒火烧伤了脑袋的人在一旁胡说八道。
任天飞想了一下,然后伸手示意大家安静,紧接着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李菲的手机,他把自己的手机调成了免提放在了茶几上。
电话一通,里面传来了李菲非常疲惫的声音:“天飞!你有什么事情吗?”
“哦!是这样的。我今天刚好回到老家,碰上了徐东海。没想到徐东海当着众多同学的面骂我是伪君子。还说我设计把魏刚给陷害了,害的他生意上损失惨败。这家伙还提着啤酒瓶要找我拼命,我真的不知道我怎么陷害魏刚了?你是当事人,能不能给我说说?”
任天飞把心里的怒火强行按了下去,他耐着性子对着手机大声的说道。
电话里的李菲冷冷一笑说:“如果说魏刚是头猪的话,那徐东海就是头不开窍的驴。魏刚生意上的惨败是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一旁的徐东海一听,他两步跑到茶几前大声的说道:“李菲!你可不能胡说八道。你可别忘了,你的生意和魏刚可捆绑在一起,他如果在S 市混不下去了,你觉得你会好过吗?”
电话中的李菲可能没有想到徐东海也在手机前。她稍微愣了一下说:“徐东海!咱们是同学,所以大家说话要说大实话。是魏刚降低单价撬了人家任天飞的生意,正因为单价太低,工厂没钱赚便胡乱赶货,结果就是人家不给他订单做了”
替身香妃:皇上,奴婢有喜了! 黛紫
“对啊!魏刚说是任天飞从中搞鬼这个工厂才不给他订单的”
徐东海还在执迷不悟。
电话中的李菲忽然大声吼道:“你去死吧!魏刚放个屁你也会说是香的。人家任天飞又开发了两个大厂的订单,根本和这个再没有任何的牵连。任天飞并没有陷害他魏刚,相反,在我们生意做不下去时,人家任天飞还出面帮过我们。这些事魏刚没有给你说吗?”
“不是李菲,你怎么说的和魏刚给我说的不一样?”
“徐大头你醒醒吧!魏刚如果实话实说,那你贷给他那么多的钱怎么办?你啊就别在同学们面前满嘴胡言,败坏好人的名声了”
李菲说完,便在哪边把电话挂了。
徐东海一听,一脸的尴尬。任天飞把手机收了起来,他本想狠狠的骂上徐东海一顿,可是一看他惨白的脸色,就知道这家伙这样对他那是他心里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任天飞给每一个同学打了招呼,就说自己开了两天的车,实在太累要提前告辞。许爱平拉着任天飞不放手,而且还说了不少歉意的话。
任天飞示意王冬梅拉住了许爱平,他这才有点仓惶的跑出了KTV包厢。在前台他又给大家点了好多吃的东西让服务员送了进去,他这才下楼回了宾馆。
第二天早上,睡的正香的任天飞还在呼呼大睡时,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忙拿过来一看,电话是张梦打给他的。
“喂!没什么事挂了,我想再睡一会儿”
“你是猪八戒吗?这都九点多钟了。快起来开门,我就在你房间的门口”
电话中的张梦呵呵直笑。
任天飞一听,两步窜下床。他一打开房门,然后动作迅速的转身就钻进了被子里。
张梦大笑着走了进来,她先把房门关好,这才走到了床前。张梦把外套脱下来挂在了衣架上,然后轻轻的钻进了任天飞的被窝里。
由于张梦刚从外面进来,所以她的身上就像是一块冰似的。任天飞被冰的立马坐了起来。
“哎呀姑奶奶,我昨晚出来又被同学拉着去唱歌,回来都快十一点钟了,所以你让我再睡一会吧!”
“不行,今天都二十七了。你赶紧起床我陪你去给家里买东西,晚上回去了再好好的睡。你要知道,今年没有年三十,二十九就算是过年了”
张梦说着,用她冰凉的手在任天飞的身上一摸。这把任天飞冰的睡意顿时全无,他赶紧的跳下床开始穿衣服。
妳是我這輩子永恒的定格 水晶克裏斯
“哎!昨晚我们走了以后,你妈有没有对你发脾气”
任天飞一边穿衣服,一边关心张梦的问道。
张梦摇了摇头说:“我这次这样做,让她有点伤心了。她的意思是不再管我了,所以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她没再跟我主动说过一句话”
“哎呀!你看这事弄的。是不是让你受委屈了?”
任天飞说着便跑进了洗手间。
张梦走到洗手间的门外对任天飞说:“没事,慢慢会好的”
任天飞收拾完了,这才和张楚一起下了楼。张梦带着任天飞在路边吃了点早餐,然后一起又去了她家的小区,因为任天飞的车还停在哪里。
在车上,任天飞忽然问张梦:“你今天不是在上班吗?”
“腊月二十八放,就是明天。我才不管,报个道就行了。反正我又升官无望,还是等着你把我给接走。这份工作不干也罢,我想给自己干”
张梦说着,侧过身子,甜甜的冲着任天飞一笑。
任天飞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好啊!那你就等着。等我把几个公司一整合,开成集团公司,天北市的公司就由你来当总裁怎么样?”
“我才不惜罕你的什么总裁,我就想跟在你的身边”
“那好啊!赶紧去学驾照,以后专门给我开车当司机。这样的话,几乎每天都可以陪在我的身边”
任天飞说着便大笑了起来。
买东西女人在行。在张梦的陪同下,任天飞给家里买了不少过年用的东西。整整一后备箱,放不下的全放在了后排。
中午时分,任天飞把宾馆的房退了,他也搬出了自己所有的东西。然后和张梦依依不舍的告别,一个人开着车回了楚家庄。在分开时,张梦再三叮嘱任天飞要他记着正月初二来她家。
从天北市到楚家庄也就一个钟不到的车程,可任天飞忽然间觉得这段路好长,他竟然有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这一路上,有些村子的小孩便开始燃发鞭炮,让这个春节的年味早早的蔓延了开来,这种感觉任天飞觉得非常宝贵。
车子缓缓的开进了楚家庄,才刚到选果厂的大门口,便看到刘成和虎子正站在哪里等他。
網王系統之次元神技
“哎呀!不是说昨天到天北市吗?你怎么今天才回来?”
虎子大叫着跑了过来,拉开车门便坐了上来。刘成随后也上了车。
刘成一看后排摆放了那么多的年货,他不禁呵呵笑道:“大老板就是有钱,这年货置办的也太丰富了。看样子是后备箱放不下了才放到了前边”
“嗯!推理的不错,刘老板这脑子是越来越聪明了。哎!建冷库的事现在是什么情况,东阳乡不会说还没有结果吧!”
任天飞开着车,三言两语便又聊到了工作上来。
虎子瞪了一眼任天飞说:“好了好了,赶紧的开你的车吧!刚回来就聊工作,烦不烦?”
美女的护花使者
任天飞忍不住哈哈一笑,开着车到了自己家的大门口。他故意按了一下喇叭,不一会儿只见爷爷柱着拐杖走了出来。坐在车内的任天飞仔细的观察着爷爷的一举一动。他忽然间发现,爷爷确实老了,背驼的更加厉害,连走路也没有之前利索了。
一看孙子任天飞下了车,老爷子任震便抡起拐杖就打。任天飞身子一闪便躲了开来,这是他们爷孙习以为常的见面动作。
不用任天飞说话,刘成和虎子跳下车便开始从车上往家里搬年货。妈妈杜月梅迎了出来,她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笑着说:“回来了?买这么多的东西干吗?又花了一大笔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