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sc7优美玄幻小說 致命偏寵笔趣-第419章:乖,幫我鑒賞-1y9ns

致命偏寵
小說推薦致命偏寵
黎俏要笑不笑地看着他,手指轻轻戳了下他的纱布,“我是怕你伤口再裂开……”
男人抱着她又亲了亲,尔后起身牵着她走向了浴室,“那就听你的。”
黎俏望着他挺阔的脊背,心里又酸又暖。
然后,迷迷糊糊地跟着商郁进了浴室,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了浴室墙壁上覆唇深吻。
也许吵架过后的甜蜜格外惑人心弦,黎俏仰头竭力的迎合着他,周遭的气温也愈来愈高。
直到后背传来凉意,她才发现自己的T恤不见了。
又看了看男人缠着纱布的胸膛,眼神恢复了几分清明,“你有伤不能洗澡。”
手指被男人拽到了下面,耳边,沙哑的嗓音诱导般低喃:“乖,帮我……”
……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领取!
午夜十二点,两人头发湿漉漉地躺回到大床上,黎俏几乎是一沾枕头就陷入了浅眠。
商郁半靠着床头,只穿了条黑色长裤,低头看着她恬静安稳的睡颜,喉结滑动着俯下身,在她唇上啄了啄。
似乎还是不够,微凉的唇瓣又落在她的眉心、眼睑各处,浅啄了片刻,他又回到她的唇上开始作乱。
学霸相对论:校草要吃窝边草 恐龙稀饭绿色
黎俏感觉刚刚入睡,又被一阵湿吻给唤醒了。
房间里只开了商郁那侧的床头灯,昏暗的光打在男人的肩膀周围,镀了层迷离的金边。
女孩眯着眼,梦呓了几句,商郁没听清,深吻了几下,捧着她的脸低声道:“睡吧。”
黎俏往他怀里蹭了蹭,转眼又睡了过去。
亂羽 發瘋的蝸牛
……
凌晨一点,商郁穿戴整齐地来到了隔壁,推门而入。
一阵烟味飘来,刚从洗手间走出来的贺琛,低头看了看腕表,又瞅着男人泛着潮气的短发,啧了一声,“你这是哄人哄到床上去了?”
商郁单手插兜,眼神幽冷地瞥他一眼,没理会。
流云和望月还有落雨正坐在小圆桌前打牌,看到商郁纷纷丢下纸牌起立。
望月问道:“老大,要回去吗?”
“嗯,回吧。”
南洋的事情还没解决,他确实不能在崇城耽搁太久。
贺琛跟他在身后,目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商郁,顺便说了句风凉话,“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对女人这么有耐心?”
男人从桌上捞起烟盒,抽出一支送到薄唇边,点燃之际,嗓音模糊地反讽:“你没发现的事,还少?”
哦,这是怪他没看住黎俏。
贺琛没什么形象地斜倚着墙壁,摸了摸眉毛,“怨气这么大?是不是受伤影响你发挥了?”
美女老板的捉鬼公司
三助手:“……”
全天下也就琛哥敢这么嘴贱地调侃他们家老大。
换做别人早一枪崩了。
商郁单手撑着膝盖坐在床边,看着手里明明灭灭的烟头,瞥着贺琛叮嘱,“交流会结束之前,别再让她回南洋。”
贺琛倚着墙撇嘴,“你确定那什么交流会结束之前,南洋的事能解决?”
“能。”男人单字出口,薄唇溢出薄薄的白雾,“她不敢用萧叶岩的命跟我赌。”
贺琛眯眸看着商郁,表情很是复杂,“她来南洋,你爸知道么?”
一个弃妇三个娃
“他不需要知道。”
贺琛了然,嗤笑着看向了窗外,“我他妈这辈子就没见过哪个当妈的能偏心成这样。”
房间里没人接话,而商郁则夹着烟继续吞吐,唯有被烟雾朦胧的俊颜,透着高深的幽冷。
……
第二天早上六点,黎俏的闹钟响了。
她从枕下摸出手机,眯着眼关了闹钟,翻个身打算继续睡。
数秒后,想到了什么,她又猛地睁开眼,坐起身环顾四周,却没发现商郁的身影。
走了吗?
她昨晚累极,好像躺下就睡着了。
黎俏掀开被子下床,余光一闪就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张招待所的特供便签。
她拾起一看,笔锋遒劲的几个字落于纸面:等你回去。
黎俏牵起嘴角笑了笑,仿佛能透过字迹看到他当时写下这几个字的神态。
半小时后,她出了门。
不到七点钟,实验室的其他人陆续走进了餐厅。
今天是研究成果展示的下半场,人禾实验室是连桢和她上台分享。
江院士坐在餐桌前边吃早饭边唠叨着各种注意事项。
吃完饭,一行人便去了会展中心。
途中,连桢刻意落后了几步,走到黎俏的身边,眼泛忧色地说道:“小黎,我昨晚好像看见关明玉了。”
黎俏依旧不紧不慢地往前踱步,目光闪了闪,“在哪看见的?”
“会展中心后街的一个老式民居里。”连桢蹙着眉,声音很低,“昨晚大家聚餐的餐馆就在后街。
当时晚上八点左右,街面上人很多,我看到关明玉被两个男人送进了一处民居。
后来我尝试打她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我又给关明辰打了电话,但他的电话也关机了。
到现在他们俩都没给我回电。你说,会不会是……”
黎俏偏头看了眼神色凝重的连桢,“关明辰最近在参加封闭训练,不能用手机。”
“是吗?”连桢知道关明辰心算能力很强,也有所耳闻他去学习的事。
但黎俏的解释并未让他的眉头舒展,反而越皱越紧,“那关明玉……”
“或许,今天就有结果了。”
黎俏给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看着连桢一筹莫展的样子,她又淡声安抚道:“连师兄别想太多,这次提报的展示名录上,人体基因病变的研究发起人,写的是我。”
言外之意,即便出了事,她才是主要责任人。
闻此,连桢还想再说几句,但前方已经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嗓音。
“江院士,早上好啊。今天人禾实验室的成果展示,我们理事会的同仁都很期待呢。”
说话的人,是刚刚乘坐商务车抵达的商琼英。
她身着端庄干练的女士西装,发丝盘在脑后,拎着手提包站在江院士的面前,寒暄之余又不露声色地往队伍后方看了一眼。
獨步明宮 迦羅
江院士和商琼英并不熟悉,但碍于身份,也赶忙谦虚地笑道:“您可别这么说,人禾成立时间不长,自然比不上其他大型的实验室,我还担心理事会看不上我们的研究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