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e5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ptt-258 入獄閲讀-hzidv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打下来这天下,是我嬴氏数百年的努力、牺牲、付出!太傅你想让寡人拱手让出整个天下吗?即便寡人的子孙有酒池肉林、烽火戏诸侯一般的废物,那也是他们不配当这个王!倘若有人不服,让他们来抢!但要让寡人拱手相让,不可能!”
影响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种,李凌作为嬴政的师傅,自小为嬴政灌输的道理的确影响了嬴政很多,但这些都抗不过嬴政这些年来自己经历的一切,只不过这些都一直隐藏在嬴政的内心深处,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只有到了今天,到了这个时刻,当他脱口而出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看中的所谓的天下一统,所谓的为了百姓万民,其实最深处还是有对于权力最执着的渴求。
他是一国之君,而不是什么孔圣人、老夫子,可以为了天下放弃自身利益得失!
“可你别忘了,这天下,你还没有打下来呢!而我,才是能够让你打下这个天下的人!”
话赶话,嬴政有脾气,李凌同样也有。
“没有你,寡人一样可以打下这个天下!寡人有大秦几十万铁骑,有王翦、杨端和、蒙恬,有无数大将!他们一样能够为寡人征战四方,扫平六合!”
“王翦是老子一手带出来的,杨端和也是!蒙恬也是老子送到你身边的!你的这些所谓的大将,哪一个跟我没有关系?你大秦的几十万铁骑,早就在蕞城,在蒙骜的手底下死光了!这些将士,哪一个不是老子一点点带出来的?没有我,你拿什么打!没有我,你的大秦国,早就亡了!没有我,你都不可能活着回到咸阳城!”
历史上嬴政或许天下无双,但这不是历史!
这个时代的一切,都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年的王翦根本就不受重用,当年的杨端和,差点被蒙骜给宰了,当年的蒙恬,还是个公子哥!
至于嬴政,自己更是数度救险,可李凌怎么都没有想到嬴政居然说出这般话语,李凌气血上涌,指着嬴政的鼻子就开骂,毫不留情面。
而这些话,他同样也没给自己留下任何后路,李凌因为愤怒几乎已经丧失了理智。
“来人!”
“王上!”
“把武安君给我押下去!”
“这…王上……”
大殿内的争吵声很响,赵高和几个侍卫在殿外也是心惊肉跳,听到嬴政叫人,几个人只能入大殿,却没想到居然是要把李凌给押下去,赵高瞬间磕磕巴巴不知道该怎么干了,而那几个侍卫更是连动都不敢动。
民國投機者 有時糊塗
“赵高!你愣在那里作什么!难倒你要违抗寡人的命令吗?”
同学遇见你
“奴…奴臣…奴臣…诺。”
赵高脸色煞白,这俩人一个是秦王一个是太傅,他都惹不起,而且他跟随嬴政多年,可是非常清楚嬴政对李凌到底有多么敬重。
今日话赶话,嬴政让自己把人给押下去,等回头后悔了,估计又得找自己的麻烦,而自己,可就是彻底把李凌给得罪了。
“太…太傅……”
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李凌身边,赵高都不敢看李凌的眼睛,可嬴政的命令他又必须得执行。
“不劳你动手,我知道去咸阳狱的路!哼!”
冷哼一声,直接扭头就走。
“快…快呀。”
看着李凌离开,赵高赶紧向着还愣在一旁的侍卫使眼色,他想说却又不敢大声,只能使劲咬着牙不断甩头示意几个人赶紧跟着李凌。
异世邪帝
赵高没有选择离开,这个时候,跟着李凌,然后去和李凌解释,希望李凌不要怪自己,还不如留在蕲年宫,想办法让嬴政消消气,然后自己带着好消息再去找李凌更好一些。
“老大,老大,要不我们几个去跟王上求求情?”
离开宫门,那几名侍卫追上去一个劲的说着话,他们完全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这样。
大燕王妃 郡主
“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你们断然不可因为此事去找他,我没事,毕竟是我太傅,但你们不行,懂吗?你们如果去了,那是要被杀头的!”
“可我们哥几个不能看着老大这样啊。”
为首的那人一脸苦相,当年嫪毐叛乱,他就是跟随李凌杀入咸阳的,而后立功最终留在了宫中做护卫,李凌一心都是为了大秦,为了嬴政,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更何况李凌爱兵如子,哪一个跟过他的人都对他心怀感激。
“夫子?夫子这是去作什么,为何如此行色匆匆?”
“缠玄啊,你不是应该在蕞城的吗,怎么跑回到咸阳来了?”
“启禀夫子,王翦将军说我就只懂得守城又不会攻城,带着我没啥用……”
缠玄说着话的功夫脸就涨红了,明显是对王翦的安排有些不服,而且自己也是被李凌推荐过去的,没想到混得这般,实在是丢了李凌的脸面。
“这王翦,算了,等以后如果还有机会见到他再说吧。”
“夫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缠玄听出了李凌话语里的不对劲,赶紧询问。
“别提了,王上发火了,要把老大关到大牢里去。”
侍卫赶紧上前一步解释起来。
“什么?怎么回事?不应该啊!”
“行了,没什么,走了,如果你真要是想找我,就去咸阳狱中找我便是。但你给我记住,绝不可以因为我的事情就独自跑去找王上,你,没有这个资格,去了就是个死!”
拜别缠玄,李凌直接大步奔着咸阳狱的方向走去。
静言 angelo
看着李凌离开的背影,缠玄站在街上,手托着下巴,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李凌临走前说的话,他解读出了另外一种含义。
……
“报!启禀大王,前线军情。”
邯郸赵王宫,赵王迁看着又送过来一份军情甚至连打开的心情都没有,他直接示意让那人把情报递给郭开。
“王上,王上!好事!天大的好事!”
“好事?哼,能有什么好事?”
匈奴大军已经彻底将雁门关重重包围,粮草送不上去,兵源送不上去,在雁门关内,匈奴骑兵大肆烧杀抢掠,如入无人之境,庞煖手中虽然集中了赵国仅剩的所有兵马,但只能被动防守,疲于应付。
一曲画未最相思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还能有什么好消息?
赵王迁,根本不愿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