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mh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零六節:返回鑒賞-w4834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挨了刀的别泽缅斯基先生倒在了血泊中,马尔斯用厨刀而不是子弹来解决这个问题,马尔斯觉得这个孩子还是挺体贴人的——你看,这位别泽缅斯基先生说什么子弹太贵,他的这个子嗣就从善如流了。
而马尔斯伸出手,那些混混放在桌上还没有开封的酒精饮料随着灵能起舞,它们的瓶盖被打开,那些酒**体随之集聚成团,最终成为马尔斯的洗手之物。
洗完手,他一挥手,这些液体被泼到了地上。
“这种人渣,活着只会把粮食吃贵,说不定他和他的同伴还会占用那些本应该发放给穷人的流质食物。”马尔斯一边说,一边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台冰箱,他走了过去,拉开了箱门。
马林看到了那些以塑料袋装成的半流质之物,走过去拿起一袋,马林看了看其中的固体……完全认不出是什么东西:“这东西就是你说的流质食物吗,孩子。”
“是的,这些应该是用巨鼠肉做的,毕竟新杭州有一个巨鼠养殖场……至少现在还在。”提到这个养殖场,马尔斯的脸上有些不自然,这一点被马林看在了脸上。
“为什么说到至少现在还在。”出于好奇心,马林开口问道。
“嗯……因为我来之前一把火把那儿烧了。”这个孩子说到这个,脸上有些犹豫与不开心。
“为什么?”马林扬了扬眉头,同时更加好奇。
“巨鼠肉是可以食用的没有错,但是,那些家伙竟然用南部巢都那儿找到的活尸肉来喂巨鼠,我是刺客教团丰收母神下属的牧羊人,我带着人破坏了那个工厂,并将其中的真相捅了出去,这样的巨鼠肉食用过多,会造成人体不可逆的扭曲……但是,没有这些食物,很多人会因为买不起食物而挨饿,丰收母神并没有足够的办法弥补因为缺少了这些粮食缺口而造成的饥荒。”
“……至少你没有做错,只要不饿死,人至少还能活下去,但如果因为过多的食用巨鼠肉而扭曲,那就连人都做不成了。”马林拍了拍这孩子的背:“不用自责,在这次行动中,你是教团的兵器,兵器不需要为自己的行动而后悔。”
诱宠小妻:军长,你玩阴的?
马林只能如此劝告这个孩子,马尔斯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马林的狡辩。
“说起来,以前很少会出现扭曲病例是因为穷人虽然多,但大家多少能够自食其力,食用这些巨鼠肉的次数并没有突破扭曲所需要的每月次数,或者说积累得并不高。”在马尔斯的述说下,马林明白了为什么——在马尔斯来到这里的三个月前,有一大批在极南的群岛城邦交战中的难民北上逃难到了新杭州,一下出多出来的十多万张嘴让整个新杭州的食物供给都出现了一定的缺口,巨鼠肉制作的便宜流质食物成了难民们的一日三餐指定食物,于是不到两个月,就出现了上百起扭曲事件,正因为如此这个秘密才被发现。
说实话,这种东西马林听着都觉得恶心,哪怕制造它们的工厂主说这东西能够在合理的摄入区间中保证安全……但那可是活尸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活尸是怎么活到那么远久以后的时代的?
“你说活尸吗,很多地区都有,西部人类世界有,我们东部人类世界也有,在我们两个世界的中间黑区里,这些东西到处都是,它们的数量太多了。”马尔斯的回答让马林听到了一个好消息——至少黑区里面没有混沌与异种了,活尸虽然也可怕,但至少杀死它们的时候不需要渗银子弹,就成本来说,还是能够令人感觉到愉悦才对。
不过那那家伙用它们的尸体来喂巨鼠,看起来有一条灰色产业链才对啊。
算了,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告诉马尔斯吧,这孩子既有正义感,又有同理心,在马林的时代,这算是活圣人的典范,但是在如今这个未来的世界,他的仁慈……多得有些近似软弱了。
同时马林试着将这一袋食物收入空间,但是发现在他翻手时,这个袋子突然化成了飞灰。
“不能回收?”马尔斯也注意到了这一幕。
“是的……看起来我的美好计划已经没有了。”说完,马林笑了笑,也不在意——说不定是因为这个时代是未来的时代,身为过去的人,马林是没办法将并不存在之物收入他的私人空间的。
所以,感叹中的马林最终带着马尔斯离开了小院子,正准备一扬手把这儿给烧了,马林注意到了自己感知范围内的几个小东西。
那是好几只鼠人,和法耶的那队鼠女仆相似,他们正在不远处的矮墙后,有一个小东西非常紧张地看向这边。
“你们这儿也有鼠人吗。”
“很多,他们到处都是,有商人,有体面人,也有这些以捡垃圾为生的,我们身后的院子里有刚刚死的尸,在他们眼里,这可是金矿一样的存在。”马尔斯也注意到了那些小东西。
混沌武魂
“他们的生存环境怎么样。”马林问道。
“流质食物不用架锅。”马尔斯回了一句,切中要点。
这让马林好受了一些,他也没有了点火烧却一切的想法,而是让开大门,对着那些小不点招了招手。
于是这些小鼠人推着车与罐子冲了过来,为首的一只鼠人跑到了马林面前,鞠躬直接到了脚面:“谢谢您,强大的阁下。”
“你们是本地的,还是从西部人类世界过来的。”马林问道。
“本地的,阁下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这个小不点有些诧异,马林笑着挥了挥手,于是他也没什么二话,而是立即加入了狂欢的序列。
“黑市里的新鲜货就是这样来的?”马林看向马尔斯。
“这个世界有无数个黑市,就像是这座城市有好几个黑市,他们应该是属于外城区,也就是12区之后的街区黑市的供货商,死眼组的黑市是负责4区到11区的。而在3区,黑市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超级市场。”
股市教父 白丁
马尔斯头也不回的回答道:“先祖您所在的时代,应该是西部人类世界北方主义风起云涌的时代吧,大家都说那个时代,是北方主义第一次走到人类文明台前的时候,那个时代有最初的十一人评议会,人类都在为了文明之火能够传递而废尽心力……而现在呢,巨企有着私军,它们在远离文明的城邦中有如土皇帝,一些圣殿骑士团的教派正在其中密谋将整个城市拖回黑暗的毁灭时代……他们怎么敢啊,他们难道不知道,让神明回来,就意味着混沌也将回归吗。”
马林作为听众,跟着他走在街道之上,马林知道他的这个子嗣在感叹什么:“你把过去想的太好了,孩子,十一人评议会中有最忠诚的北方主义者,也有为了复仇而加入的贵族,更有一心希望文明能够延续的天真者……我所估的,也只是和与我志同道合者一起拯救世界……我不知道那些人看到现在这个模样会怎么想,我只知道我自己很开心,孩子,你知道吗人类又重新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人,你不是说你们在重新征服这颗行星与包含着它的宇宙吗,对于我来说,这就够了。”
马林说到这里看着这个表露出惊讶的孩子笑着点了点头:“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是想拯救世界,让人类的文明之火不被一次又一次的亡潮所吞没,除此之外别的他求,也许在我之后的人们多了很多不同的诉求,但他们不是我。”
“……先祖,您真的只是这么想的吗。”这个孩子问马林,脸上满是不解:“为什么,难道……您就这么喜欢这个世界,喜欢的如此奋不顾身吗。”
“是的,我的孩子,我来自大毁灭时代之前。”马林这么说道,侦测谎言的通过圆圈出现在他的脚下,这让马尔斯的下巴都差一点脱臼了。
“您……您……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只小崽子看着马林,一脸的不可思议。
午月故事匯
“是的,我来自一万年前,我和那个时代的人不一样,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叫美好,什么叫文明,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挣扎求生,也在重复着人类所能犯下的一切错误。”马林看了一眼天顶上的银河:“我在尽力而为,想让每一个想活下去的人得偿所愿,从这个时代来看,我办到了,所以我不会后悔……而你们这些属于我的后代,虽然有苦难,有折磨,但至少你们依然活得如此勇敢,我每见到一个我的子嗣,都会非常开心与满意,因为你们勇敢面对着你们的时代……马尔斯,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我会的,先祖,有人喜欢我,而且我也喜欢她……我发过誓,等一切结束了,我会回去找她,然后结婚的。”说到这里,马尔斯的脸多了一丝骄傲:“我一定会为家族复仇,我也一定会找到属于您的蛛丝马迹。”
“……那你可要多加油了。”马林笑了笑,这个孩子既然已经追寻起了真理,那再怎么劝告也不会有用的,马林只能祝他好运。
在午夜时分的街道上,马尔斯感受到了有人在呼唤他,那应该是他深潜的时间到了——这个孩子在执行一次乱数深潜,也就是不使用溯源药剂的深潜,与以前的那些深潜者一样,只不过如今没有了亚空间,他们的行动会更安全。
而这次,这个孩子很显然深潜出了一点小问题,也许是属于马林这边的一个孩子的溯源深潜同时找到了马林与马尔斯。
但无论如何,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没有碰到那个孩子,马林也有些失望,但无论如何能够与马尔斯再一次相遇,也见到了别的家族成员,马林已经非常满足了。
要是下次能碰到洁茜卡,玛蒂尔达或是法耶的孩子就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走上了返回这具躯体的家。
在月亮来到最高处时,马林回到他的这次旅行的起点,这个家灯火通明,马林看着站在门外的那位母亲笑了起来。
“辛苦你了。”
“您与那个孩子闹了一天,帮助了家族成员……拉斯穆斯家的那个老头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位母亲说完,伸出手拥抱了马林:“您要走了吗。”
“是啊,我要回去了,我有些困了。”马林说完,还以拥抱。
三界开元录 想飞的青蛙
马林一个人走上了回房间的路,这位母亲与她的丈夫开始安排解除警戒。
这也是他的后代,每一个人都努力前行。
回到自己的床间,马林脱下衣物,在躺回床上之前,他看到了一本上锁的日记,出于好奇的长辈拿过了它,用指纹打开了这个锁,马林看到了一个家族幼子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认识。
马林翻过一页又一页,最终,他在昨天的一页里看到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会变强那该有多好,那样的话就可以帮助到母亲与哥哥们,我听说我们豪斯家族与盖亚特家族有一个共同的顶点,他没有名字,但无比强大,如果我能见到他,从他那儿获得力量该有多好……不过,身为家养妖精的我,是不是太会做梦了。
闻道录 断章
晚安,玛玛尔,梦里什么都有的。
这个孩子最终自嘲了起来。
祭問蒼穹 余漢波
禦劍
马林想了想,在日记上写下了新的一页。
很短的一行字。
恭喜你,孩子,你的梦想今天成真了。
写完之后,马林合上了日记,给它重新上锁,然后在微笑中躺到了床上。
未来的确美好,但这里却不是自己的家。
我的家……在两个千年以前,在戎马城的小小行宫中,在爱人的包围中,在友人们的笑容中,更在万千同龄人的血色青春之中,我发过誓,要带着他们获得胜利,要将苦难划上句号。
带着这样的念头,马林闭上了眼睛。
然后睁开眼睛的马林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天花板,听到了身旁的呼吸声,坐起身的马林看到了坐在一旁摇椅上睡着了的法耶。
我回来了。
带着安慰与喜悦,马林起身,为自己的爱侣盖上了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