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mrk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不敗戰狼 txt-第645章:再次相見推薦-k8ojc

不敗戰狼
小說推薦不敗戰狼
马毅见状,赶紧为他们打起了圆场。
“左先生,我知道你对这结果不满意,不过刚才视频您也看了,现在……”
一旁的白毅凡听着他的话,顿时明白过来,这大个子是在生气刚才比赛的事情。
脸色慢慢好转,白毅凡朝着左丘走了过去:“左兵先生,虽然这次失利,不过你的战斗,可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你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我还有事情要忙。”
左丘瞧着这家伙,脸色可是异常难看。
想起白毅凡在天都做的事情,左丘现在可都还感觉历历在目。
特别是那些凌天战团的兄弟死在自己面前,让他明不白,不把这小子大卸八块,难消心头之恨。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大皇子,想要跟你聊聊。”
正常人如果能得到皇室成员的欣赏,自然是高兴都来不及,就更别说是将来能继承皇位的大皇子了。
可此时的左丘,在听到这话后,却是丝毫不屑。
仙劍+古劍同人做大師兄也是壹種修行
“不用了,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左丘强压着想要杀人的冲动,光是这份能回绝对方的胆识,就让旁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
白毅凡见状,面色微微一沉,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人那么拒绝。
秦陵情咒
要知道,他可是北辰战帅,身份丝毫不逊色于国王。
“我知道左先生现在还在气头上,既然这样,那就晚点再来寻你吧。”
白毅凡知道,若是能将这家伙囊入自己手中,那就是多了一件杀器。
这种忍耐,还是值得的。
穿越在任務中 紫花香
眼看白毅凡转身离开,左丘眼中的杀意再次浮现。
九州縱橫之天神下凡
一旁的马毅见状,赶紧挡在了他跟前:“左副官,你就别那么大火气了,要是一会被看出来了,麻烦的可不只是你,连你们战帅都得暴露!”
听着他的话,左丘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走吧,现在就带我去见战帅!”
马毅朝着左右看看,见没人关注这边后,立即带着左丘便往特殊通道走了过去。
几个辗转来回后,终于是将人带到了凌恒所在的包间门口。
“左副官,进去吧,凌战帅就在里面。”
御灵真仙
马毅瞧着有些激动的凌恒,对着门口的方向指了指。
听着他的话,此时的左丘却是有些激动的难以自持,伸手的时候,更是有些微微发颤。
正当他握住把手,想要开门的时候,没想到门却在这时候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左丘有些猝不及防。
本以为是凌恒出来了,他赶紧松手站直了身子。
谁想到,从里面走出来的,竟然会是向译!
两人才刚打过,现在都还是在气头上。
瞧着对方出现,彼此都是摆出了想要继续战斗的架势。
眼看二人一触即发,马毅正要上前阻拦,凌恒的声音却在第一时间跟了出来。
“行了,你们两人都进来吧。”
听到凌恒的声音,左丘眼神再一次激动起来,向译则是老老实实收了手。
左丘直接挤了进去,瞧着站在落地窗前的背影,心情再次激动。
几步上前,砰的一声就单膝跪在了凌恒的面前。
當下的力量實踐手冊 埃克哈特·托利
“战帅!!!”
此时的马毅已经关门守在了门外,其他人则是站在一旁。
凌恒朝着楼下的白毅凡扫过一眼,这才缓缓转身。
盯着完全变了样子的左丘,他无奈摇摇头:“你这家伙,就那么不能让我省心么?”
听到这话,左丘的眼中顿时噙满泪水:“对不起战帅……”
“行了,起来吧。”凌恒叹了口气。
首席的奶茶女友
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左丘这趟过来,除了是要来找他之外,为的就是那些潜入的凌天战团成员了。
“这趟倒是辛苦你了,凌天战团的人,都没问题吧?”
此话一出,左丘的另一只膝盖却也是跪了下来。
“战帅,左丘有辱使命,之前出来的凌天战团一百零八人,回去一百零六人,但是现在有两个……下落不明!”
听着左丘的回答,一旁的向译撇了撇嘴。
“那两人是被老子给抓了!”他直接对着左丘喊道。
左丘这爆脾气,听到后更是来气:“好小子,那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他起身的时候,拳头也是跟着紧握,骨头发出了咔咔作响的声音。
眼看气氛再一次爆炸,凌恒头疼的伸了手:“行了,那两人我已经给救出来了。”
听着凌恒的话,左丘的脸上满是错愕。
我愛妳,不是秘密 不愛耍流氓
“什么,已经救出来了?!”
“哼,何止是救出来了,凌战帅直接把我的老窝都给端了。”向译瞧着左丘,白了一眼。
接下来几分钟,凌恒把从到北辰的事情简单跟左丘说了一遍。
星霸
听着战帅所遭遇的事情,左丘也是为之惊讶。
……
“原来如此,难怪我之前一直找不到了,原来是被有些卑劣的人,藏到了白事店里。”左丘在听到自己手下被关押的地方后,故意大声朝向译喊了起来。
此时的向译,碍于凌恒的面子,并没有动手,但是这脸上的表情,可已经不太好看了。
“行了,左丘,”凌恒见状,朝着向译指了指,“现在向译也算是我们凌天战团的人了,以后你们俩可就得公事了。”
江湖驚濤錄
“什么?!”听到这话,左丘顿时急了,“战帅,你没搞错吧,你才认识这家伙多久,就那么相信他?!”
左丘完全不敢相信,凌恒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
一旁的向译见状,也是有些忍不下去了,上前一把就扯开了自己的衣服。
他的身子上面留着不少刀疤,但唯独左侧肩膀,却是十分扎眼。
上面也是一个疤痕,只不过这个疤痕却有些奇怪,像是一个鹰头。
“这……这不是凌天战团的徽章么?!”左丘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鹰头是几年前留下了,当时我差点死在别人手里,是战帅救得我!”
听着向译的回答,左丘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凌恒会如此相信对方。
“这次凌天战团的人,早就已经被北辰皇室发现,如果不是我帮着掩盖你们的行踪,你们这些人早就被一锅端了!”
“什么?!”左丘愣了,本能的挥手:“不可能,我们战团行事诡秘,你们怎么可能发现!”
见他不信,向译直接说道:“四天前,伯兰道,你们十二人行动,三天前,永恒巷,八人,昨天……”
“够了!”
就在对方还要说的时候,左丘伸手一把制止了对方。
他知道,这些人家都没说错。
“这趟之所以那么着急过来,我也是因为担心凌天战团的人,”凌恒说着掏出了一张字条,“这是有人带给我的,几天前你们就已经暴露了,多亏了向译帮助,最后被抓的也只有两个人而已。”
凌恒手中的这张字条,是之前李瑞来的时候,暗中给他的,是想要表示自己跟他很作的决心。
“我……我知道了。”
左丘顿时泄了一口气,脸上满是颓态。
“那战帅,我们现在先干嘛?”左丘问道。
凌恒听后,朝着楼下再次扫了一眼,淡然道:“先杀了白毅凡!!!”
此话一出,屋内所有人都是为之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