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愛下-301 得勝歸秦相伴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王翦将军回来了!王翦将军将韩王抓来了!”
从函谷关外到咸阳城,再到秦国的各个郡县,秦国上下一片欢腾,李凌他们除外,因为此刻的李凌正率领大秦、月氏联军横扫匈奴,以图尽快与杨端和部胜利会师,打穿整个匈奴。
秦军大胜,虏获韩王安,韩国领土秦、楚、齐、魏四国吞并,其中秦国占领原韩国领土约三分之二,收益最大。
“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出,你可曾想过今日你这韩国却是被寡人的王翦将军以秦弩所破?”
万化祖神 花生爱毛豆
看着囚车中的韩王安,嬴政心情格外舒畅,这是他打下的第一个诸侯国,这是他统一大业的开始!
头戴七旒冕,身披素青衣,上绣苍河图,佩锦绶,踏锦履,今日的嬴政身着格外隆重!
韩王安打量了一眼嬴政的装束,欲言又止,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他现在可早已经不再是一国之君了,更何况王翦的骚操作更是让他在韩国万民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了。
“想知道为何寡人这旒冕仅有七旒么?”
双手扶住囚车,嬴政趴在囚车外,死死瞪着囚车内的韩王安,气势咄咄逼人,韩王安想要努力做出一副淡定自若的表情,可他实在是做不出来。
“沿周礼,天子十二旒,诸侯当为九旒之冕,但寡人只有七旒,因为,寡人还有五旒没有拿回来!”
“你…你要做天子!”
韩王安虽然混的不怎么样,而且韩国还在他手上亡了,但他可不是傻子,嬴政的话说到这份上,还能明白不过来吗?
嬴政口中剩下没有拿回来的五旒,不恰好就是除去韩国之外的五大诸侯齐楚燕赵魏么?
到时候凑齐十二旒,正是天子才有资格佩戴的十二旒冕!
“灭韩国,只是开始,寡人将来要统一整个华夏,让天下百姓万民皆臣服于寡人脚下!”
“你…你…你会遭天谴的!”
“天谴?寡人就是天选之人,寡人就是天子,你是老糊涂了,难倒上天会降天谴于寡人吗?倘若真的会有什么天谴,早在寡人的太傅灭了周家天子之时,就该来了!哼~!”
一声冷哼,嬴政直接背过身去,不再看韩王安一眼。
“大秦万年无期!”“王上万年无期!”
群臣山呼对应的是韩王如同失了魂一般在囚车之中掩面落泪。
韩王安用尽了一切手段,就是想要在这乱世之中保全韩国,先送城邑后送韩非,又是和亲又是送东西,后来看秦国惹上麻烦,楚国又跑来合纵,自以为是看到了彻底摆脱秦国威胁的大好机会,可哪曾想这样的机会竟然直接葬送了韩国。
他不单单是葬送了韩国,还被彻底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他是被秦国第一个灭掉的大国,他是秦王嬴政的踏脚石,他是倒在嬴政面前的第一个王。
次日,秦国便向全天下宣布,韩国并入秦国,秦国设置颍川郡,郡治所在乃是韩国最初的国都阳翟,至于韩王安则被迁往陈县,说是养老实际上就是被软禁了起来。
韩国的事情至此基本已经敲定,剩下的事情已经不再需要嬴政去操心了,原属于韩国的土地上,虽然秦国占领的最多,但还有三个国家也在,但是除了楚国之外,剩下的都是秦国的盟友,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也就只剩下了谈判一条路。
至于谈的结果如何,嬴政毫不在意,他知道,只要等到李凌率领秦军真正的主力从陇西归来,接下来所有的地盘,都将是大秦的!
很快,短短一个月之后,匈奴主力部队便被彻底扫清,那头曼单于也在战斗中被打死,清剿残余匈奴势力的事情,自然不再需要李凌亲自坐镇,李凌便直接率领西线主力返回咸阳,将这边的一切都交给成蟜和王战东负责,当然也包括与月氏国的利益分配。
在某些事情上,李凌已经感觉到自己比王战东差了点意思,他相信王战东能很好的处理好与月氏国的关系,同时还能为日后进攻月氏找到一个可以给整个华夏民族乃至月氏国子民的合理理由。
回到咸阳,一场盛大的狂欢在等着李凌!
整个秦国都沉浸在喜悦之中,永久平定匈奴威胁,灭掉韩国,这是大秦数百年从未有过甚至不敢想像的壮举,而这一切,只在短短十几年当中发生!
这是一场以李凌和王翦为主角的狂欢,但李凌却显然有些不在状态,他似乎一直在思考着一些东西。
终于,在狂欢之后,这天的深夜,嬴政亲自跑到了李凌的府上。
“政儿拜见师傅。”“王颖见过叔叔。”“扶苏恭喜爷爷得胜归来。”
“哈哈,好,扶苏好乖。”
被扶苏叫一声爷爷,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李凌没有半点尴尬,反而高兴的摸摸扶苏的头,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包东西递给扶苏。
诅咒的密码
“这是什么?”
“这是好吃的,你看好了啊,我教给你怎么弄。”
异世墨莲
那是一包野战口粮,这是李凌的新发现,他之前从未在平板电脑中看到过任何除了急救包之外的补给品,可在返回咸阳的路上,闲来无聊打开平板,却提示数据更新,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里面出现了足足十万包自热单兵野战口粮,把李凌兴奋地差点跳起来。
“好香啊!”
“呐,也给你一包,好好尝尝吧。”
“颖儿谢谢叔叔。”
“颖颖!颖颖你…民女莫幽叩见大王。”
“赶紧起来吧,你们二人带着扶苏去外面玩吧,我与师傅有话要说。”
嬴政借机直接让王颖等人离开,屋子里只剩下了嬴政和李凌。
“师傅有心事?可愿说给政儿听听,或许政儿能为师傅分忧。”
为李凌沏上一杯茶,嬴政将座位挪到李凌的身边,姿态可以说放到了难以想象的低。
“我的确有心事,这心事也的确只能由你来为我分忧,但就怕你接受不了。”
李凌看了看嬴政,他心中的事情很多,非常多,而且事事都关系到王权,李凌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他怕再像上一次一样,双方闹得面红耳赤,差点老死不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