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t54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討論-第220章 沒想到她能這麼懂他推薦-itnvn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突然被求婚,孟盼晴有些愣神。
他是害怕她反悔吗?
因为她公公病重危急,他担心她想到丈夫,从而变了心意?
应该是担心公公挺不过去,她不好在老人刚走之后跟他继续发展吧。
“妈,你累了,我们先回家。”顾谨遇在孟盼晴站不稳的时候,扶住了她,边说边往外走。
顾满见状,皱了皱眉头。
爷爷刚抢救过来,还没醒,他们就急着走了?
他就那么超脱,丝毫不在意爷爷不给他分一点点家产?
他不知道爷爷还是顾家的真正掌权人吗?
自己实力强大,就是硬气啊!
“谨遇,我们也都是连夜赶来没有睡觉的。”顾谨遇的姑姑不满的出声。
顾谨遇只当没听到。
真的是担心爷爷吗?
爷爷病重,她作为女儿理应来看望,因为极有可能是最后一面。
只是,有必要带上全家老小?
孟盼晴想要说什么,顾谨遇抢先说道:“妈妈,您是忘了您的心脏病是被这些人气的吗?”
此言一出,顾家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这话说的,明明是她自己气性大,怎么还怨到他们头上了。
顾满想了想,笑呵呵上前:“婶婶,您身体不好,先回去休息也好,等爷爷醒了,我再给您打电话。”
顾满明显是给孟盼晴台阶下,孟盼晴领了情,顾谨遇却不领情,很冷漠的说:“醒了也不用告诉我们,有你们在,我们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谨遇!你怎么说话的?”顾满的爸爸怒喝一声,脸色极为难看。
一个小辈,在这阴阳怪气的,给谁甩脸子?
顾谨遇笑了笑,“我不会说话,我不说了,我回家。”
说完,他扶着孟盼晴就走。
出了医院,上了车,孟盼晴捏了捏顾谨遇的手:“真生气了?”
顾谨遇笑了笑:“不生气,就是气给他们看的。许许心软,我不想有那样的亲戚给她添乱。”
法宝轮回
孟盼晴唏嘘不已,她儿子可真是个好男人,提前就在为未来的婚姻生活铺路架桥。
他刚才那姿态,摆明了不认顾家人,只是看在老爷子的份上才来。
说醒了不用喊他,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不稀罕被他爷爷念起,他不分顾家的财产。
他来,不是出于关心,而是尽孝。
既然老爷子挺过来了,他便没有必要再守着。
他这样,很冷漠无情。
紅妝快斷官
却也……事出有因。
老爷子不是不知道他们母子俩在顾家受了排挤欺凌的,但他老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未替他们说过一句话。
后来给钱,意义也不大了。
他们没有怨他,已经是他们心态够好。
顾谨遇见妈妈没有反应,试探着问了一句:“妈,您会嫌我亲情寡淡吗?”
孟盼晴冷笑一声:“亲情?他们配吗?”
“妈……”顾谨遇很是动容,能被妈妈理解,他的心理压力瞬间没了,心里好受多了。
孟盼晴按了按顾谨遇的手背,温和劝道:“做你自己,不用勉强,他们根本不值得我们去在乎。你说的没错,冷漠给他们看,他们就不会缠上来,许许能清净一些。许许心软善良,要是被他们缠上,肯定很为难。”
顾谨遇点头,很是感动的望着妈妈:“妈妈,谢谢您,这么体谅我。”
孟盼晴眉毛一抬,很是骄傲:“我自己教出来的儿子,我不宠着?开什么玩笑,他们算哪根葱!我儿子最好,我儿子做什么都对!”
“妈妈霸气。”
“那是!”
母子俩人聊着聊着,心情放开,一扫这一夜的哀痛忧心。
神器收藏家 遙月訫
回家的路上,顾谨遇给苏慕林打了电话:“林哥,许许怎么样?”
苏慕林刚睡着就被吵醒,鼻音很浓:“小妹睡了。知道你爷爷脱离了危险,就去睡了。”
顾谨遇长吁一口气:“那就好。”
苏慕林挺无语的:“我刚睡着被你吵醒了。”
探險團 丘嶽山
顾谨遇毫无歉意,理直气壮道:“你是男人,少睡一会儿没事。”
苏慕林有些郁结:“顾谨遇,为什么总是你有理?”
顾谨遇挑挑眉,笑道:“林哥,你要是有意见,以后遇到类似情况,我问小鹿。她是军人,少睡一会儿也没事。我家许许就不一样了,弱女子,需要宠着。”
这下苏慕林非常郁结了,好想爆粗口,又骂不出来。
最后结果是他认了命:“还是找我吧,我是男人。”
“林哥真男人!睡吧。”顾谨遇捧了一句,立即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苏慕林:“……”
为什么有种被不当回事的感觉?
強行占有 夏末秋
还有,什么叫他家许许?
他小妹需要宠着,他未婚妻就活该被怠慢?
苏慕林很不服气,又无可奈何,谁让他处于这个圈子的最末端。
劍魂不朽 魔力大仙
宠婚撩人:总裁私宠小甜妻 可乐蛋
一觉睡醒,苏慕林看了看时间,下午一点了,大家都还没吃饭呢。
他赶紧起来,去厨房看了看,什么也没有。
等了一会儿,他去叫陆鹿鹿,没人回应,又叫了几声,才猛然反应过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在。
他是睡得有多沉?
都怪这房子隔音太好了!
苏慕许一觉醒来,发现顾谨遇在身边看着她,吓得差点没尖叫起来。
“什么情况?”她惊呼,本能的往后靠了靠,惊诧的望着顾谨遇。
校园王子vs忧郁公主 ☆落£雪☆
她明明是在鹿姐新家的客卧睡着的,为什么醒来就在顾谨遇的房间了?!
顾谨遇看着她,温声解释:“太想你了,让小鹿把你抱到担架上,跟房佑一起抬到房车上的,刚到家没多久。”
解释完,他靠近她,轻声问:“睡的还好吗?”
苏慕许的小心脏跳了跳,感觉甜的有点齁人。
就一夜不见,他犯得着这么费劲把她偷运回来吗?
二哥醒来发现她不在,什么感想?
他可太会了!
而她,可太能睡了!
一点都没察觉到被运了回来。
主要还是安全感比较足,毫无防备吧。
“你爷爷怎么样了?”苏慕许点点头,揉了揉肩膀,有点酸。
顾谨遇立即挪到她身后,轻轻扳过她的肩膀,帮她捏肩,淡淡道:“脱离危险了,住院观察,他的子子孙孙们都在守着尽孝心,不缺我一个。”
“你也很有孝心,”苏慕许顺势靠在了顾谨遇的怀里,仰头亲吻他的下巴,“我知道的,你很担心他,只是嘴上不说。我猜你怕他们利用你的孝心,才不表现出来的。”
顾谨遇挺意外的,没想到她能这么懂他。
感动的抱着她,他握着她的双手,动容的说:“许许,有你真好,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