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txt-第283章 最後且最強的風魔小太郎看書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在从那落满灰尘的医馆馆门前离开后,绪方直接发出充满难以置信之色的呻吟声。
“现在是怎样……师徒3人,2个不知所踪……1个进牢里了……”
绪方现在感到自己的头有些痛。
“目前唯一知道大概的下落的人,就只有玄正的小徒弟玄仁了。”阿町在旁附和道。
“嗯……没错,所以也不能算是线索全断了……”
在沉默了一会后,绪方突然冷不丁地说道:
“……有没有办法知道那个玄仁被关进哪座监狱呢?”
“阿逸……你该不会是想要去劫牢吧?”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还不想干出这么偏激的事情。我现在只想要看看有没有办法潜进京都的牢中、偷偷去见玄仁而已。”
“有没有谁有办法告诉我京都的牢狱都在什么地方呢……”
这番呢喃刚落下,长谷川平藏的那张脸便突然在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长谷川平藏身为火付盗贼改的长官,虽然他的大本营位于江户,但他说不定也还是知道京都的牢狱都在什么地方的。
但长谷川平藏他的那张充满正气的脸刚在绪方的脸上浮现,绪方便用力地摇了摇头,将长谷川的脸从自己的脑海中摇出。
姑且不论绪方根本不知道长谷川现在在京都何处,就是找得到长谷川,绪方也不认为长谷川会把京都的各座牢狱的具体位置告诉他。
就在绪方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获知京都各座监牢的具体地址时,刚刚一直一副沉思状的阿町此时突然说道:
“……去问问风魔大人如何?风魔大人说不定会知道京都各座牢狱的具体所在地。”
“风魔大人?”阿町突然吐出了一个陌生的人名,让绪方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
“阿逸,你知道风魔小太郎吗?”
“老实说——只是听过名字,但没有什么太深的了解。”
“在两百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曾经有五大忍者里——伊贺之里、甲贺之里、风魔之里、户隐之里、万天之里。”阿町娓娓道来着,“风魔小太郎便是风魔之里的首领。”
“风魔小太郎这个名字,其实是风魔之里每一代首领代代相传的称号。”
“只要成为风魔之里的首领,便会成为新一任的风魔小太郎。”
“这一点倒和我们不知火里很像。”
“我们不知火里的首领,也有一个代代相传的称号——炎魔。”
“只要能成为我们不知火里的新首领,便能成为新一任的炎魔。”
“我们不知火里的现任首领,是第12代目炎魔。”
“风魔小太郎的称号传到第5代后,风魔一党便因侍奉的主家——北条家灭亡而日薄西山。”
“最终在其他忍者的检举下,风魔一党被江户幕府所捕,并被全数处死。”
“但风魔一党并没有就此灭亡。”
“虽然在那场大规模的抓捕行动中,包括第5代风魔小太郎在内的绝大部分风魔之里的忍者皆被捕获并处死。”
“但有几名风魔之里的忍者逃过了那场抓捕。”
“而风魔一党也因此苟活了下来……”
“一直苟活到了……”
阿町抬手指了指脚下的大地。
“现在。”
“风魔小太郎这个称号,已经传到第17代了。”
“第17代目的风魔小太郎现在就隐居在京都。”
“第17代风魔小太郎在京都生活已久,他说不定会知道京都的各座牢狱都在何处。”
“阿逸,你如果想去见风魔大人的话,我可以帮你引荐一下哦。”
“嗯?”绪方挑了挑眉,“阿町,你认识第17代风魔小太郎吗?”
“嗯。”阿町脸上闪过几分追忆之色,“在大概10年前,于各种各样的机缘巧合之下,风魔大人和我的父亲有了几分交情。”
“也正是多亏了风魔大人和我父亲的这几分交情,我与风魔大人相互认识。”
“就是……不知风魔大人还记不记得我而已。”
说到这,阿町的脸上泛起几分苦涩。
“风魔大人他……今年应该已经72岁了,早就已经到了什么时候变成老糊涂了都不奇怪的年纪了……”
……
……
京都,洛中,某间寿司店内。
这是一间店内布置已经装潢都非常漂亮的寿司店。
因为现在已不是饭点的缘故,所以店内的客人寥寥无几。
尽管已不是饭点,但也时不时地会来一些客人。
比如——就在现在,便有4名武士打扮的人撩开店门的帷布,缓步踏入店中,并随意地找了个地方坐下。
“客官!欢迎光临!”
这4名武士打扮的客人刚入座,一名侍者便立即一边热情地高呼着“欢迎光临”,一边将4份菜单递给这4名客人。
将这4份菜单递给这4名武士后,侍者便敏锐地发现这4名武士中,似乎是以那名个子最矮、长得很秀气的那名武士为尊的。
另外3名武士随意地看了看手中的菜单后,便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这名个子最矮的武士身上。
而这名个子最矮的武士随意地看了两眼手中的菜单后,便将菜单还给了侍者,并道:
“菜单上所有的寿司都上个2份吧。”
这种直接扬言要把菜单上所有的寿司都上一遍的客人,这名侍者也见过不少。
这家寿司店在整座京都都算是较为高级的那一类饭馆,会光顾这寿司店的人也都不会是什么寻常百姓,这种豪气的客人在这家店内并不算少见。
恭敬地说了声“我明白了”之后,这名侍者便将递给这4名武士的4份菜单统统收回,然后快步地离开、前往厨房招呼着寿司师傅们开始工作。
在这名侍者离开后,那名个子最矮的武士朝身前的另外3名武士正色道:
“大家都吃饱一点。接下来说不定会忙。”
这名矮个子武士的话音刚落,另外的3名武士便立即异口同声地恭声道:
“是!”
这名矮个子武士,正是木下琳。
而坐在琳前的这3名武士,则正是陪伴着琳一起前往京都的牧村、浅井、岛田3人。
尽管出发的时间比绪方晚了3天,但琳他们到达京都的时间只比绪方晚了不到半天的时间。
绪方是在今天——也就是7月17号的早上抵达京都。
而琳一行人是在刚才——也就是午后时分抵达京都。
这个丧尸很有爱 猫耳
在刚才顺利地通过京之七口、进入洛中后,琳他们便直奔旅店,将他们身上的那些行李放下。
将行李放下后,琳便宣布了他们来到京都后的第一个任务:找家饭好吃的饭店填满肚子。
琳他们抵达京都的时间,换算成地球的时间算法,已经是下午的14点多、近15点。
他们直到现在都没有吃午饭,早就全部饿扁了。
在等待着寿司端上来时,岛田朝琳问道:
“主公,我们吃完午饭就立即动身去找和世、和直这对师徒吗?”
“没错。”琳轻轻地点了点头。
为了方便行事,琳现在一副男装的打扮。
与下巴齐长的头发现在编成一个漂亮的发髻,身着深红色的和服与白色袴,从外表上看只是一名长相秀气的美少年。
“……那个风魔小太郎真的能帮助我们找到和世、和直这对师徒吗?”岛田忍不住朝琳这般追问着。
在率领牧村3人上洛时,琳便在前往京都的这一路上告知了牧村3人她的计划——来到京都后,便直接去找目前正于京都隐居的第17代风魔小太郎。
“风魔大人他在京都生活了近40年。”琳轻声道,“论对京都的了解,只怕比那些自小在京都生活的人,比京都所司代、京都町奉行还要深”
“若是要在京都找人,或是询问与京都有关的事情的话,去问风魔大人是最有用的。”
“如果风魔大人没法给我们提供有用的线索的话,那就等那时再说吧。”
“……我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岛田呢喃道,“没想到风魔一党竟然还存在着,风魔小太郎都已经传到第17代了……”
琳一行人中,唯有岛田一人事先并不知道风魔一党还存在着。
所以当时在从琳的口中得知风魔一党还存在着,风魔小太郎已经传到第17代时,岛田的下巴直接惊得快要掉到地上。
“那等待会见到风魔大人后,岛田你记得要多看几眼。”牧村此时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你待会所见到的风魔小太郎,将是最后的风魔小太郎。”
“欸?”岛田面露错愕,“什么意思。”
“虽然风魔一党成功在二百年前幕府的围杀下苟活了下来。”此时换做浅井答道,“但这二百年来,风魔一党一直过得很苦。”
“真的就只是一直在苟活而已。”
“在第17代风魔小太郎于40年前上任时,风魔一党仅剩下不到10人。”
凌蓝雕
“而在10年前,现任的风魔大人便下达了他身为风魔一党的领袖的最后一条命令:彻底解散风魔之里。”
“伯公他和现任的风魔小太郎有着些交情。”现在换琳轻声道,“托了伯公的福,我与风魔大人也有过数面之缘。”
“风魔大人他不止一次地跟我以及伯公说过——他不打算再重建风魔之里,也不打算将他们风魔一党代代相传的忍术再传给他人。”
“‘势让风魔之里、风魔小太郎的历史在我身上终结’——这是风魔大人曾经跟我和伯公说过的原话。”
“他是很讨厌风魔之里、讨厌当忍者吗……?”岛田问道。
“……胜六郎,你知道在风魔大人于40年前跟风魔一党的其余的忍者宣布解散风魔之里时,风魔一党的其余忍者是什么反应吗?”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嗯……很悲痛?”岛田用试探性的语气反问道。
“错了。在风魔大人宣布解散风魔之里时,风魔一党的其余忍者都开心得快要哭出来了。”
说到这,琳顿了顿。
在沉默了一会后,才再次出声。
不过待再次出声时,琳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失落与伤感。
“这二百年来,风魔一党的后人们……肯定都很痛苦吧……”
“就像无时无刻背着块大石头一般……”
说罢,琳再次顿了顿。
琳这次的停顿,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绪。
待情绪整理完毕后,琳的表情与语气便变回了往日的状态——面上毫无表情,语气冷冰冰的。
“胜六郎。”琳接着说道,“虽说弥八刚才所说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我们待会所见的风魔大人,将是历史上最后一位风魔小太郎。你可以趁着这个宝贵的机会,多看风魔大人几眼,或者是多和风魔大人说几句话。”
“但记得要注意礼貌。不要做出任何会惹恼风魔大人的事情。”
“现任的风魔小太郎不仅是最后一位风魔小太郎,同时也是历史上最强的风魔小太郎。”
蝶剑-剑挑七绝
“最……强……?”岛田一字一顿地吐出琳刚才所说的这个词汇。
“这是伯公他亲口跟我说的。盛赞现任的风魔小太郎绝对是历史上最强的风魔小太郎。”
“伯公他甚至还亲口跟我说过——全盛时期的他,对上全盛时期的风魔大人,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么厉害吗……”岛田咽了个口唾沫。
“是很厉害。据伯公所说:风魔大人他年轻时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修,才达到了这样的高度。”
“胜六郎,我就再跟你说个和风魔大人有关的传奇事迹吧。”
“在10年前,不知火里和风魔之里突然爆发了全面对抗。”
“对抗爆发的理由是什么,我也不太知晓。”
“那时的风魔之里,所有的忍者算上风魔大人在内,仅剩不到10人。”
“我虽然不知道那时的不知火里具体有多少忍者,但他们的忍者数量绝对比风魔之里要多得多。”
“人数相差悬殊,这本应是场风魔之里必败的战争。”
“但最终,这场战争却以不知火里被杀得大败而告终。”
“风魔大人孤身一人独闯不知火里,将不知火里搅得天翻地覆,并在最后全身而退。”
巫史密文 黑棂
“虽然风魔大人最终之所以能全身而退,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伯公的帮忙,以及那时不知火里绝大部分的主力都恰好不在,被风魔大人成功闯了空门。”
“不过即使如此,风魔大人实力之恐怖,也仍旧可见一斑。”
“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在伯公的主持下,不知火里和风魔之里签订和平协议,自此之后,双方井水不犯河水。”
“当然——这也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10年过去了,风魔大人现在也已经有72岁的高龄了。”
说到这,琳轻叹了口气。
“也不知现在已72岁高龄风魔大人还剩几成功力了……”
“……说不定已经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坐在琳对面的牧村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补充道。
对于牧村的这句话,琳没做任何的反驳。
只轻轻地点了点头,对牧村刚才的这句话表示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