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笔趣-第907章 將功贖罪讀書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石坪城里。
大战刚过,唐军正分领着土蛮在打扫战场,郑恩养吊着一条胳膊,单手提着把横刀,身后领了十个土蛮团练。
纵宠青涩小娇妻
“把这些该死的乌么蛮叛贼脑袋全都砍下来,记得再把左耳割下另收起来。”
“顺便搜一下他们身上,搜获的东西都要上缴归公,不许私藏,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们,若是一时起贪念,我大唐军法可是无情的。”
年少的郑恩养经过一场大战,有些狼狈,吊着条胳膊,身上还遍染鲜血,但他提刀说话的样子,却也凭添了几许杀气,那一队土蛮却也没人敢不听。
他自己来到一个魁梧的乌么蛮面前,这家伙十分粗壮,先前交手时差点砍掉了郑恩养一条手臂,若不是身上有铁甲护着,又有土团及时救护,说不定真就要交待在这了。
此时,这个乌么蛮睁大着眼睛死的不能在死,死不瞑目。
郑恩养开始搜索他的尸体,这是以前随着平蛮军打扫战场时做惯了的,倒是手脚熟练。
魁梧蛮子身上一件粗皮牛袍子,脚上都是光着的,腰间一条牛皮带,一支长柄渔叉,一把砍柴刀。
摸了一个遍,却摸出来不少东西,有几样金银首饰,一看就是先前入城后抢掳得来的,应当能值些钱的,最后又摸出一个布包,却是一大包咸鱼干。
估计这玩意就是这蛮子带来的随身干粮了。
那群蛮兵也都如风卷残云般的搜索着,金银首饰、铜钱,甚至是肉干、盐巴、咸鱼等搜出一堆来。
这些蛮子看着这些东西,眼睛都放着光。
有一个家伙凑到郑恩养面前,“弟兄们也挺辛苦的,要不每人留一件?”
郑恩养白了眼这个家伙,“你这想法很危险,被上头发现你可知道后果?砍头以正军法!”
蛮子讪讪的笑了两声,有些无精打彩了,看着这些钱财却不能碰,连搜索的劲头也没了。
郑恩养看了看这些家伙,“这些咸鱼、干肉还有盐巴,大家分一下,也当是补充下体力精神,若是觉得那皮袍子、布衣、鞋子有合身能用的,也可以先拿去用。可是金银钱财和武器这些,一定是要归公的,不过大家也放心,缴获归公之后,老规矩,最后也还是要拿出部份来做功劳赏赐和伤残的抚恤的。”
“大家抓紧时间休息下!”
郑恩养拿了几条鱼干和几条肉干,都有些黑乎乎的,放进嘴里嚼着也硬如柴,但嚼着嚼着倒也有些味道,毕竟拼死拼活累半天,这个时候还真有几分虚脱的感觉,尤其是他年轻,更是饿的快。
这个时候也不管什么黑乎乎还是柴了,坐那猛嚼起来。
其余的蛮子们也很快分完了那些搜出来的食物,一个个就坐在那里吃起来,有的家伙甚至直接拿尸体当成凳子坐。
边嚼着肉干咸鱼,郑恩养一边在思索着。
这次乌么蛮的叛乱突袭确实打了石坪一个措手不及,也暴露出了通海都督府唐军的部署分散,特别是只能对几个重点地区驻防,对于其它地方还是防卫空虚了些。
好在那些保安团、团结营、巡检队等的蛮丁还算能用,就如这次,他们石坪的唐军才二百,但各种蛮兵却很快聚拢了三千以上。
若不是这些蛮丁配合反击,石坪牙城早就失守,他们也不能这么快的杀回来夺回仓城。
只不过严叔说的对,龙湖里的乌么蛮不可能是单独作乱,他们就那么千余户人也没这样的胆子,应当是南边的和蛮要过江了,早就听说和蛮在准备反攻,上面也一再让他们加强警戒。
石坪距离罗盘甸不远,和蛮真要过江来,石坪倒是首当其冲。
抬头。
牙城中那高耸的碉楼上正在燃着烽烟,扭头,城外他们驻守的那碉楼上也一样燃着烽烟。
战斗已经结束,却还燃起了烽烟,这是报警的烽烟。
出门,遇到了严石柱。
“怎么点起烽烟了?”
滅 世 武 修
“突审了一些俘虏,乌么蛮果真是勾结了和蛮,想要来个里应外和的,和蛮要来了!”
老严看着他的胳膊,“怎么样,看过大夫了没,好点吗?”
血色妖瞳 诺诺宝贝
“军医看过了,也用了药,有甲护着没伤着皮肉,但是伤到了点筋骨,大夫说这胳膊得养两月了,不能用力,好在是左胳膊,倒也不太影响日常。”
老严关心的打量了会,“你小子叫你不要太拼命,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急个啥,你要真被蛮子一渔叉刺死了,我那侄女可就要便宜别人家了。”
郑恩养问,“和蛮真敢打过江来,咱们怎么办,就守在这待援吗?”
老严掏出一根牛肉干扔嘴里嚼着,“不这样还怎样?反正烽烟已经点起来了,接下来肯定是一场大战了。校尉刚传下来命令,让我们加紧帮助清理城中乌么蛮余逆,然后赶回碉中防卫。”
“不去岛上剿了乌么三寨?”
“剿肯定是要剿的,但现在敌情未明,先不急于一时,先把石坪城守好先,待回头还怕没机会收拾那三个寨子?放心吧,到时我们定要把他们连根拔起的,敢叛乱突袭,到时一个不留。”老严眼里露出狠色,“说不得到时正好可以便宜买几个乌么蛮做奴隶了,哈哈哈,我那分的田现在还缺牛少马更差人力呢。”
我是地球治理者 c大儒
“你小子刚有没有私藏点什么?”
郑恩养赶紧摇头,“可不敢。”
“不敢就对,可千万别一时贪心啊,咱们可是大唐王师,卫公麾下,最重军纪,切不可挑战军规。多立点军功,什么赏赐都有了。”
石坪牙城中。
县令、校尉等聚集议事。
大战刚过,城中血腥弥漫,不时有零星的战斗在继续着。
但总体上,乌么蛮的突袭已经彻底失败,不仅如此,他们还反被唐军包了饺子,围在了外城中,一番血战,装备简陋的乌么蛮最终被唐军率领土蛮给杀的落花流水。
无数的乌么蛮首级被砍了下来,扔的一堆堆的。
牙城大厅中间,都摆着十几个淌血的袋子,却是割下来的乌么蛮左耳,这些是要送去通海府报功的,砍下的首级太重不便携带,会直接用石灰腌制后存在仓库之中待上面来核验。
“已经通过碉楼传递烽火信号出去了,另外也已经安排了十名轻骑,前往周边各处报信。”
县令一脸凝重,身上染血的甲都还来不及卸下,拿着块手帕在擦脸。这位文人县令,也是当初随卫公南下的长安部衙小官,本只是流外。出京两年,也算有些功劳,自愿留在通海,于是被破格提升为县令。
石坪设县,将大量蛮部编户齐民,人口倒是编了不少,级别上已经能置县令了,可实际上管的尽是些蛮子,真正自己人也就是石坪的那二百戍军,已及部份新移民了。
他这个县令,也还仅是权知石坪县令,能不能转正,还得看政绩。做为一县父母官,政绩的几个重要指标,户籍人口,税赋钱粮,以及风俗治安这几样都很重要。
本来倒也还挺顺利,可现在蛮乱一起,他今年的考核就完蛋了,当然,若是和蛮再杀过来,他连县城都守不住,再来个失地之责,那就真的完蛋了。
现在不管其它,都要先把石坪县城守住,若是能守好了,说不定到时还能有个守境安民的功劳,将功赎罪。
“刘校尉,城外碉堡可有警讯传来,是否发现和蛮踪迹?”
“回明府,和蛮过江来犯我石坪,只有两条路,一是从罗盘甸也就是元江坝过江,经干塘子河谷而来,到我石坪约一百八十里左右。另一条是从元江坝子南边八十里过河,沿小河北来,约百里路途。”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校尉拿手指沾了茶水,在几案上简单的划出红河、罗盘甸、石坪、通海等几个定点,又划了两条和蛮进攻石坪的可能路线。
“可这两条路,沿山沟河谷而行,曲折蜿蜒不说,而且路窄难行,特别是南面这条,虽近了百里,可路更难行。和蛮若要大举进犯,极可能是走北路。”
可不管走哪边,石坪都是首当其冲。
“我们的援军什么时候能到?”县令问,出身于士族的这位崔县令,以前在长安部衙里做个录事,流外,虽说世家子弟,骑射诗书皆精,可终究只是个文官,跟着卫公南下历练两年,也算见识了刀兵,但毕竟不是武将。
石坪本就是通海府的西南境,距离最近的唐军是建水和步头。建水在石坪东八十里,而步头更是建水再往南八十里的红河畔。
建水城其实也驻军不多,不到千人。
崔县令擦干净脸,整理了下胡须,“还请刘校尉多派轻骑斥候,把两边都盯紧了,不能再被打个措手不及了。”
刘校尉赶紧道歉,“这次是我御下不力,守备失职,致乌么蛮攻进了外城,造成了很大伤亡损失,末将一定将功赎罪。”
“请明府放心,我们的石坪县在城外拥有碉楼十座,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几条通道上都建有碉楼,可保证三十里之外就能察觉敌人迹像,及时警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