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你們爭霸我種田 愛下-第433章、另類的牢房相伴

你們爭霸我種田
小說推薦你們爭霸我種田你们争霸我种田
听到克洛泽的话,鬼佬嗤笑一声,反唇相击道:“你不需要战争?你说这话自己信吗?且不说你手下那些将军们一个个都是好战分子,就先看看你家里那位红头发的王妃!最近几次周边的战争哪一次不是她先挑起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我们在边境上都安插有信徒,你那些野蛮人军队的暴行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听到鬼佬这话,克洛泽被噎得不轻,因为他知道对方说的没错,拉娜这个战争贩子的确三天两头想着打这个打那个。
而自己的另一个老婆奥莉薇娅则一心想着带领海军反攻圣白大陆,把教廷彻底铲除。
梅洛伊德吧,除了搞搞情报网和暗杀以外,最喜欢的就是在地下挖洞。她喜欢到处挖那些地下城与墓穴,似乎从里面找出宝物来成了她现在最大的乐趣。
另外戴安娜这只黑龙就更不用提了,破坏与焚烧压根就是她的本性。如果长时间不让她吞吐龙息,她也许会憋到上火的。
而杰森这家伙也是一个不怕事儿大的惹祸精….反观自己的几个老婆,也只有夜风跟小丽莎两人能相对平和一些。只不过小丽莎有逐渐被带跑偏的趋势,还是暗精灵比较稳重啊!
不过克洛泽在拉娜搞出这些时候,总是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谁让他总是宠坏了自己这群女人呢….
另一方面,拉娜每次的战役都能为黑乌鸦带来富饶的地盘与紧缺的人口,实实在在的促进了实力的发展。
而也正因为年轻的女军师不断挑起边境战争,使得暗魔军成为了一支经验丰富且最能打的部队。
这样一支部队只要拉出去,不管到哪个大陆,作为敌人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就拿现在的莱恩大陆来说,曾经的传统五大强国之一的飞流国已经频频对他示好。没办法,克洛泽的领土都恨不得与飞流国接壤了!后者很害怕自己成为黑乌鸦的下一个目标….
可想而知,克洛泽这股黑乌鸦风暴席卷大陆的速度是有多快多猛烈!就连唯一能够与他抗衡的银狮子,最近一段时间也是连连让着他。
当然,那跟西格极力避免与黑乌鸦发生争执的态度很有关系,如果放任那两个女人不管,黑乌鸦与银狮子恐怕早就全面开战了。
看到克洛泽沉默不语,鬼佬知道对方被自己说到了痛处,他继续嘿嘿笑着说:“明明就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模样,却还总是打着什么全种族大融合的旗号四处兴兵,开辟新战场!现在莱恩大陆已经不够你们祸害了吗?还跑到翡翠大陆去帮别人打内战!我看你这小子外表无害,实际上野心大着呢!恐怕你的最终目标就是整个六王大陆吧?!”
“啪”的一声。
克洛泽又是一巴掌扇在了鬼佬的脑门上,把后者扇的一个踉跄。
“你特么有病呀!干嘛一直打我的头?”
鬥 破 穹蒼
克洛泽晃了晃拳头说:“我就是想打怎么地吧~~落后就要挨打,真理掌握在强者手中,历史也是由强者来书写。而且百姓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以为一个虚情假意的君王能够如此受百姓爱戴吗?
能够真正的带领民众们走向繁荣吗和富强吗?相信你应该能看到现在黑乌鸦领地的发展是多么的迅速,就在几年前你敢想象到这一切?
你敢想象所有种族在这片土地上能够融合到这种地步?大家放下成见,精诚合作,建造了一座多么伟大的城市!
你在几年前能够想象一座城市的人口能突破百万?你能够想象人们上天入海,即便不依靠魔法也能做到了吗?
你能不能想象在这种教育机构下所教育出的孩子们,能在未来对社会做出多大的贡献?你能不能想象再过几年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鬼佬被克洛泽说的面红耳赤,哑口无言,他总觉得对面这个伶牙俐齿的小领主哪里说的不对,可他偏偏就是无法反驳。
没办法,谁让克洛泽还兼职着一个嘴炮达人的身份….他曾经纯靠嘴遁说服了希尔伯格爵士,哄骗了芳登审判长。现在面对一个区区鬼佬,克洛泽岂能在口舌上占了下风?
在他一顿抢白之后不给对方还嘴的机会,克洛泽直接站起身看向叶知秋与库刹大师,说道:“两位老师,把这个家伙交给我,其他几位任你们研究如何?”
“当然可以,但你这臭小子用完了记得给我送回来,我对这个人的兴趣可是最大的。他身上一定藏了某种东西,你要留意一些。”
“好勒,您放心吧!”
克洛泽吆喝一声,伸手抖出一面黑色的大.麻布袋子。鬼佬直接覆盖在麻布之下,就那么轻轻一收口,鬼佬的身体就被全部罩在了里面,消失在原地不见。
“那么二位老师,我暂且告辞了。想要让这家伙开口,得动用一些我城堡地牢里的小玩意儿~”
叶知秋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而库刹大师的脸色则有些奇怪…他可是亲眼见过克洛泽地牢里那些行刑的东西。
如果在他的眼光来看,那根本就不是给犯人上刑的地方!那里陈列的也不是用刑的刑具!而是一件件的艺术品!
是的,绝对是艺术品….那里的刑具千奇百怪,造型夸张而漂亮,所产生的功能也是五花八门。反正库刹大师自认为他绝对不想在那里尝试超过两种以上的刑具…恐怕…他都会把自己年轻时候约过多少个姑娘去吃饭都通通抖落出来。
诸 天 里 的 美食家
克洛泽跳出黑塔吹了声口哨,一只双足飞行兽远远飞来,载着自己的主人就往晨光城的方向飞去。
没用多长时间,克洛泽便带着老朋友鬼佬来到了晨光诚的地下牢房。
我们乌鸦王的这座地下牢房可与其他意义上的牢房相去甚远。
首先,这里的地牢灯光明亮,环境优雅,还伴有许多绿植。
另外,那些行刑的刑具五颜六色不说,有的甚至还设计成了人体工程学!在行刑者躺着和坐着的部位还会安置上软垫儿,尽量让受刑人员坐着更舒服,更能享受受刑的过程。
好吧,你可以说他是人性化的地牢,也可以说是纯粹的变态行为,反正当鬼佬看到克洛泽口中所谓的地牢时,一双眼睛瞪得比牛还大,半天他都说不出话来。
直到克洛泽将他固定在一个头朝下,脚朝上,双腿分开的座椅上时他才反应过来。
象征性挣扎了两下,但已经晚了,几个铁环将他的脚踝、手腕、肩膀、腰部,以及脖颈处全部固定在椅子上,根本就无法动弹。
而这时,鬼佬看到带着坏笑的可恶领主竟然脱掉了他的鞋!?他想干嘛?用竹签戳自己的脚趾缝吗?哼!原本还以为他有多高明的行刑手段,搞了半天也是千篇一律而已!
可谁知道,就在鬼佬以为自己要遭受竹签穿脚趾的痛处时,克洛泽却让人掏出了两根长长的白色羽毛。
这是要干嘛?鬼佬脑中刚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发现情况不妙!因为两个行刑人员拿着羽毛开始在他的脚心处来回拨弄,时而快,时而慢,时而重,时而轻,这种钻心的麻痒之感瞬间传遍了他全身,让鬼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大声叫嚷着:“你这个变态!混蛋!有种就杀了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根本就无法威胁到我!哈哈哈….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我什么都不会说!哈哈哈….混蛋!混蛋!哈哈哈….”
克洛泽觉得他太过聒噪,干脆转身走出了地牢。
大概过了那么一根烟的时间,等克洛泽再次返回地牢时,发现鬼佬已经口吐白沫晕了过去。
“他说什么了吗?”克洛泽问向旁边的行刑人员。
“对不起大王,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痒的晕了过去…我们会把他弄醒继续行刑的。”
克洛泽点了点头,心想这家伙还真是一个硬汉!要是自己在这种酷刑下绝对坚持不过五秒钟,他竟然足足坚持了两分多钟的时间?!还晕了过去?嗯…看来他有资格尝试一下自己别的刑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