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8p4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貞觀憨婿 愛下-第407章洪公公的教誨閲讀-4r154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407章
吕子山想要去当什么牧监丞,虽然是一个九品官,但是也是官啊,多少人盯着,关键是吕子山在韦浩看来了,完全是一个被惯坏的二世祖,
当然,没那么坏就是了,但是也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让,他去做这样的官,到时候别被监察院给查出大问题来。
吕子山发现韦浩盯着自己看,就马上低着头。
“慎庸,你就帮帮他,如果在让他继续读书下去,你想啊,现在他秀才都不是,三年后哪怕是能够考中秀才,还要等三年才是举人呢,这一算就是二十五六了,年纪太大了,爹的意思是,你看他去什么地方当个官就算了!”韦富荣则是帮着吕子山说话,
韦浩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要面子的人,这么多姐姐,其他的外甥都大了,都帮不上,这个外甥如果不帮的话,自己没办法在那些姐姐面前抬起头来。
自然秘語 千裏送壹血
韦浩很为难的摸着自己的脑袋,安排他的官位,简单的很,他要是一心好好做官,自己也不会说什么,甚至在关键的时候,扶他一把,
但是,就怕他到时候打着自己的名头,到处干坏事!那自己就要倒霉了,丢脸不说,搞不好还要被问责,被举荐的人犯了打错,举荐的人是有责任的。
“爹,当官的事情,不着急,想要安排他,简单的很,我打一个招呼就行了,但是他现在这样不行,表哥,我也不怕你埋怨我,我在朝堂的能力,你也知道一些,你现在心性不稳,很容易犯错误,
这样吧,你到万年县来当一个书吏如何,先学者看看如何为官,我呢,有空也教你一些东西,等时机成熟了,我会举荐你去为官的!”韦浩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脑袋,对着吕子山说道。
“好,听表弟你的!”吕子山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只要韦浩会让自己去当官就行,至于读书,那自己可不爱读,只是没办法,家里给逼的,到了长安城后,他也觉得,还是当官好,当官有权力,到那里都有人奉承着,前呼后拥的,可是自己吃不了读书的苦啊!
“好,以后在外面,不要喊我表弟,家里倒是可以的!喊我县令或者夏国公!”韦浩看着吕子山交待说道。
“是,我知道了!”吕子山点了点头说道。
“另外,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明天你直接搬到县衙那边去住,那边也有很多和你一样的人,到那边和他们好好相处,如果你从聪明人,就不会告诉他们和我的关系,如果你想要显摆,就当我没说!”韦浩坐在那里,继续对着吕子山说道。
“是,我记住了,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吕子山点了点头说道,心里确是没有当回事。
“行了,爹,我今天骑马了这么长时间,也是有点累了,我就先去休息了!”韦浩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往书房那边走去,韦富荣也知道,韦浩对于吕子山是非常不满意的,主要是之前他去画舫的事情,
不过,在韦富荣看来,吕子山还是一个老实的孩子,最少,惹事没韦浩那么厉害。
韦浩回到了自己的书房,靠在躺椅上,仔细的想着事情。
“慎庸!”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韦浩一听就知道是洪公公的,也只有洪公公到了自己的书房,自己发现不了。
“师傅,你来了,来,坐!”韦浩马上站了起来,笑着对着洪公公说道,自己也是过去搀扶着他坐下,然后去泡茶过来。
“陛下已经开始怀疑长孙无忌和侯君集了,这次,就看他们怎么做了,而侯君集也对长孙无忌这次去巡边的目的起了疑心,估计很快就会去找长孙无忌,这次,就看长孙无忌能不能坚持住诱惑了!”洪公公接过了茶杯,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哦,师傅,这事还真和侯君集有关系啊?”韦浩听到了,相当震惊的看着洪公公。
“嗯,有关系,还是大关系,刚刚,侯君集在聚贤楼吃饭,会见了世家的梁宇君,梁宇君是崔家的人,是崔家扶持的一个商人!
妖孽難逑,王爺,別亂來!
但是这次,我感觉,不单单是和崔家有关,可能和很多世家有关,也不知道和你们韦家有没有关系!”洪公公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管他们有没有关系,反正和我没有关系,师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消息啊?”韦浩接着对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嗯,每个府邸,都有我们的人,你的府邸也是如此,至于是谁,师傅就不告诉你了,告诉你了,反而不美!反正你也不用怕,放在你府邸的人,都是师傅亲自培养的人,可以说是你的师弟师妹,只不过,他们学的不多!”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
“师傅,你不是没收徒弟吗?也没有教过人?”韦浩不解的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是没有收过,但是教过,偶尔指点一下还是有很多人的,他们想要拜我为师,我没有答应而已,这些人,对老夫还算尊敬,有他们在宫里面,你也安全一些,不过,慎庸啊,这次的事情,你想要扳倒长孙无忌是不可能的,但是扳倒侯君集问题不大,他,弄到的钱可不少!”洪公公对着韦浩说了起来。
重生之宋武大帝 殷扬
“师傅,长孙无忌哪有那么容易扳倒,母后还在宫里面呢,不看僧面看佛面,父皇肯定会留着他,至于侯君集,嗯,他估计也不会有大问题,此人做事情很谨慎,绝对不会留下什么大把柄!陛下想要治他的罪,很难!”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洪公公开口说道。
“嗯,陛下可不单单只是派了长孙无忌去调查的,长孙无忌在明,还有人在暗处呢,陛下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侯君集这次,一定会有麻烦,哪怕不会掉脑袋,削爵都是轻的!”洪公公笑了一下,自信的说着。
“那就好,省的他一直针对我,我就不理解了,韦浩他要针对我!我也没有得罪他啊!”韦浩很不理解的看着洪公公问了起来,
洪公公听到了,则是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侯君集你还没有得罪他啊?”
“啊?我得罪他了吗?不可能吧?”韦浩此刻非常震惊的看着洪公公。
“你赚钱的时候,没有带他去,上次打架的时候,你把他打的那么狼狈,此人非常狭隘,你还这样去招惹他,他不记恨死你,
慎庸啊,对这样的人,你不要给他任何机会,能一棒子打死就打死,留着他,只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记住了,千万不要放过他,他现在是没有好机会,你看他有好机会的时候,会不会放过你?”洪公公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此刻也是点了点头,对着洪公公拱手说道:“是,师傅,徒儿记住了!”
“嗯,长孙无忌这一次,其实如果真的坐实了和侯君集有勾结,哪怕陛下不处罚他,也会冷落他的,不会再信任他了,这样,他对你的威胁就没有那么大,就怕他和侯君集不对路,但是,如果诱惑够大的话,也是有可能的,
我估计,侯君集不会轻易放过长孙无忌,肯定会和长孙无忌合作,侯君集此人我知道,非常精明的一个人为了达到目标,可以说是不择手段,该舍弃的时候他一定会舍弃的!”洪公公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点了点头,继续听着洪公公说话,和洪公公在书房里面坐了小半个时辰,洪公公才离开韦浩的府邸,怎么走的,韦浩可就不知道了。
第二天上午,韦浩则是前往皇宫当中,准备看皇宫建设的如何,看完了后,还要前往东郊那边,有几天没在长安了,很多事情,自己需要亲自盯着才是。
大牌娇妻
“夏国公,夏国公!”韦浩还在工地的时候,王德就跑了过来喊着。
“诶,王公公,你怎么来了?派人过来喊我就是了!”韦浩笑着对着洪公公拱手说道。
“诶,别人来喊我不放心,夏国公,陛下招呼你过去,说几天没有见你,想要问问你铁坊的事情!”王德对着韦浩说道。
“啊,铁坊有什么聊的,就那样,再说了,到时候房遗直会写奏章上来汇报的,不需要我去吧,我就是过去帮忙的!我父皇有没有其他的事情?”韦浩一听,马上看着王德问了起来。
“夏国公啊,你还是过去一趟吧,陛下有几天没见你了,肯定会想你的,陛下可是在书房里面天天埋怨你,说你从来不主动去找他!”王德继续劝着韦浩说道。
“那个,王公公,你就说句良心话,你说,每次我去见父皇,他是不是坑我,每次都坑我,我都不敢去啊!”韦浩也很郁闷的看着王德说道,王德听到了,只能苦笑。
“那个,去吧,要不然陛下肯定会训斥我的,夏国公,今天没什么事情,估计就是聊天!”王德还是劝着韦浩说道,韦浩没办法,只能点了点头,和王德前往甘露殿那边,工地距离甘露殿本来就不远,
刚刚到了甘露殿书房门口,就看到了很多大臣还在这里等着。
“夏国公,你先等等,我先进去问问!”王德对着韦浩说道,韦浩轻轻点头,很快王德就出来了,让韦浩进去,韦浩刚刚一进去,发现房玄龄和长孙无忌在这里。
“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房仆射,见过舅舅!”韦浩站在那里,对着他们三个拱手说道。
失憶女人深情男
“嗯,我的宫殿建设的如何?”李世民笑着看着韦浩说道。
“父皇,现在还在建设地下的东西,包括排水管道,还有就是地基,地下室等等,地下才是重要的,地上会很快的,估计,地下还需要半个月以上!”韦浩站在那拱手回答说道。
“嗯,坐下说,站着干嘛,来,喝茶,钢炉弄好了?”李世民对着韦浩压了压手,开口说道。
“弄好了,我去了,那还能有什么问题,是吧?”韦浩笑着得意的说道,同时坐了下来,李世民也给韦浩倒了一杯茶。
“后天,你舅舅就要代替朕去巡边了,你这个做外甥的,可有好东西给你舅舅?”李世民继续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啊,巡边,什么是巡边?”韦浩听到了,装着糊涂的说道。
蝕骨烈愛:強上小嬌妻 琪安
“你呀,让你多读书就不是读书,就是代天子巡边,安抚前线将士和边境百姓!”李世民指着韦浩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哦,那舅舅,我送你一些白酒可好,茶叶要不要?”韦浩对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那肯定是要的,这次巡边,估计没三个月回不来,到时候肯定会想白酒喝和茶叶,你多送点最好!”长孙无忌也不客气的说道,韦浩一听郁闷了,自己就是客气一番,他还真要啊?
“行,多送点,慎庸,说说,铁坊那边现在的情况如何?”李世民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都好,就是怎么说呢,离长安有点远了,他们在那边守着也是有点辛苦,所以啊,我就建议他们建立一些娱乐设施,比如说,建立一个棋牌室,比如说建立喝茶的房间,要是我在那里,我可守不住,他们真是辛苦了!”韦浩马上对着李世民说道,主要是先给李世民打预防针,不要到时候那些大臣知道铁坊有如此好的茶室,会弹劾房遗直他们。
“嗯,应该的,铁坊的产量,你看如何,还是稳定的吧?”李世民听到了,也是点了点头,接着对着韦浩问了起来。
“还行,我可不管这样的事情,现在管事是房遗直,你让房遗直回来回答你吧!”韦浩马上摇头说道,自己是真的不管那些事情的。
我與白蓮花的二三事
“嗯,慎庸啊,最近没事,就多看书吧,不要就是知道去玩!”李世民接着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郁闷的翻了一个白眼,自己什么时候去玩了,说话不讲良心啊。李世民也是当着没看到,接着就和长孙无忌还有房玄龄聊了起来,
韦浩在里面坐了一刻钟,感觉没什么事情了,就站起身来告辞了,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忙,他现在也知道李世民喊自己过来是什么意思了,就是正从事自己,这次是让长孙无忌去了,长孙无忌去也是有风险的,让韦浩送一些茶叶和白酒给长孙无忌,就是作为补偿的,
寵嫡
韦浩当然没意见,反正也值不了几个钱,都是自己家弄出来的。
很快韦浩就前往县衙那边,此刻,吕子山已经在县衙外面等韦浩了。
“韦县令好!”吕子山看到了韦浩骑马过来,马上拱手说道,手上还提着一个包囊。
“嗯,随我来!”韦浩翻身下马,对着吕子山说道,而门口,杜远他们已经在等着了,他们也得知了韦浩昨天从铁坊回来了。
“韦县令,这一路可顺利?”杜远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顺利,安排一下这个人,让他做书吏,读过书的!”韦浩对着杜远交代起来。
“诶,行,你放心,马上安排!”杜远听到韦浩这么说,立刻点头说道。
“最近有什么事情吗?”韦浩往县衙公堂后面的办公房走去,杜远和其他的官员也是跟着。
“有,现在很多没登记在册的百姓,意见很大,说我们瞧不起他们,在河边,还有人闹事呢,不过,被我们给驱赶了!”杜远给韦浩汇报说道。
“闹事?人多吗?”韦浩一听,站住了,皱着眉头看着杜远问了起来。
“不多,就是二十来人,他们看着其他人赚到钱了,眼红,但是又不想登记,所以就过来闹事,后面我们衙役过去了,他们就害怕了,我感觉那些没登记在册的人,现在也是蠢蠢欲动了!”杜远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那就好,不登记,我们的县所有的好处,他们都不要享受到!”韦浩点了点头发,满意的说道。
戰天邪君
“不过,听说很多人已经去找他们爵爷去说了,估计到时候县令你的压力可能会有点大!”杜远继续提醒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自己什么时候还怕他们?再说了,他们也没有脸来找自己吧,自己一开始就和那些勋爵说了,让他们府邸超出来的食邑,全部来登记,他们当着没听到了,现在还敢主动来自己,自己不找他们的麻烦就不错了。
“反正有不少人放出话了,让他们的国公爷来给他们做主!”杜远继续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笑了一下,接着开口说道:“估计是眼红了,现在万年县这边的百姓,家里一个劳动力一个月差不多200文钱,如果家里壮丁多的,一个月就是差不多一贯钱,一贯钱,能够做多少事情?种地想要种一贯钱出来,多难?还多累?眼红了就好,就怕他们不眼红!”
“是,县令,不过,现在我们确实是没有那么多人手干活啊,工坊那边说,想要招募一些人做学徒,可是,现在我们县的那些壮丁,可都是在工地上干活的!”杜远接着对韦浩说道,韦浩则是有点郁闷的看着杜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