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sem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好萊塢往事》-第四百五十五章 各取所需相伴-gt1dm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看吧~这就是我坚持的理由。”
罗兰挥了挥手中的文件,笑着道:“如果我不坚持的话,那我不就被你们坑了吗?”
“被我们坑?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虽说亨利-保尔森知道罗兰到底再说些什么,但这个时候他可不会承认方才的对谈是在下套,“既然你一直表示,页岩油的开采与你没有关系,那接下来,当然是我们和他们谈生意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让驴党那些人松口,开放页岩油的开采也不是不行,但在放行的同时,他们必须得付出代价,给我们一个满意的回报,不然的话,我们为什么要同意?”
睁眼说瞎话的行为,瞧的罗兰笑不拢嘴。
在他的注视下,不要面皮的家伙根本不怂。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的表现让罗兰佩服,而在哼哼两声之后嘛,懒得纠缠的他便重新低头,翻阅起手中文件。
什么对等谈判?
什么满意回报?
这不都是狗屁嘛?
在罗兰强调页岩油与他无关的情况下,亨利-保尔森为什么要先搁置这个话题,强行引入高盛对魔兽影视、暴雪资本和守望创投的兴趣?
那还不是想要将两件事情混为一谈嘛!
如果罗兰在这些问题上表现的非常暧昧,那他当然会趁热打铁,再接再厉,以页岩油项目为蛊惑,争取先在这些项目上先咬下一口。
毕竟,他们高盛现在才占据上风,是罗兰和小灌木丛在求着他们帮忙!
五大賊王
但若是罗兰的态度十分的强硬,那……
就会和现在一样,重谈正事。
‘老狐狸!’
妖魅公主误惹邪魅殿下 ps:猫宝
在心里暗骂一声后,明白抱怨无用的罗兰便快速的进入了谈判状态,在对方所提的要求和附带的资料上仔细的瞧了几眼后,事情的脉络,便清晰的呈现在他面前。
前文说过,当九十年代的高盛正式进入合伙人联席管理的状态后,高盛的董事长,就成为了跳板,加之拉链顿的成功上位,支持对方的他们,便获得了不少生杀大权。
——————
尤其是当前高盛董事长罗伯特-鲁宾推翻横在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间的隔断《1933年银行法》后,高盛在金融行当里的地位,那就是无以复加!
即便是摩根,也无法与之抗衡!
痞妃倾城:惹上邪魅鬼王
因为摩根在牛哔,当年也只能遵守法案将证券承销业务和投资业务相剥离!
因为摩根在牛哔,他们也没有办法将混业经营重新变为现实!
而高盛呢?
重生一九零二
从华尔街一路杀到华盛顿,最后平推国会!
有这种功绩在身,华尔街,那就相当于是他们家开的!
而犹太人掌控美国经济一说,也正是因为这惊世骇俗的案例,才散布全球的!
可是,高盛的辉煌并没有得以延续。
当小灌木丛上台之后,他并没有沿用前高盛董事长的弟子劳伦斯-萨默斯充当美国财务部长,而是将其换成了自己人,保罗-奥尼尔。
而这一位看起来像是CP3与大鲨鱼相结合的家伙,其实是军工联合体的人。
出生于军人世家的他,这一生都是在和军工打交道,他曾在负责国土安全的兰德公司担任过董事,而后,还出任过美铝公司的董事会主席,由于没有金融细菌,所以在他担任美国财政部长后,所提的思想,所推行的政策,那就是赤果果的在为背后资本谋福利。
又或者说,与华尔街所期望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
因为——
他拒绝使用汇率武器,拒绝强势的美元政策。
“这是什么意思?”
看半天没看懂的罗兰非常自然的向亨利-保尔森求教。
而那个光头也没藏着掖着的意思,直接道:
“意思很简单,限制对外投资。
之前,强势美元政策实施时,随着美元的升值,我们这些投资者就能以较低的价格购买国外的债券和股票,而国外的投资者若是想要进入我们的本土市场,就会因为高企的汇率而变得异常困难,正是因为我们有着这层屏障,所以九十年代,我们才能疯狂的对外投资。
可当美元疲软之后,情况就反过来了。
随着汇率的下跌,我们进入外国市场的成本将会变高,而国外的投资者则能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我们的资产,出现全球资金流入美国的情况。
这样一来,我们的利益,就会受损。”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描述还不够清晰,但又更像是觉得罗兰这个连小学都没读完的家伙,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在点明美元政策对华尔街的影响后,他又添了一句,将这一政策的有利方面,说了出来,“不仅如此,美元的疲软也是在扶持出口贸易。
因为在强势美元政策实施的时候,我们国内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天生就没有吸引力。
比如说,当美元对日元的汇率为一百时,一美元的产品对于日本而言,那就是一百日元。
可如果汇率跌到九十了呢?
一美元的产品,对于日本消费者来说,那就是九十日元。
这样一来,理论上就会刺激日本消费者购买我们的产品。
同样,当汇率为一百时,一千日元的产品对于美国消费者来说,那就是十美元。
可当汇率到达九十后,美国消费者买同样的商品,就得花费十一点一一美元。
在贸易上面,日本消费品的优势,就会下降。
当然了,这只是最为简单的计算,现实中操作起来还有更多的问题,但即便是简单计算,你也应该看得出来,什么企业,才需要美元贬值,对吗?
反正从我们的角度来说,美元贬值对美国的经济是没有好处的。
而从贸易企业的立场来看,美元的竞争性贬值,对美国经济是有好处的。”
罗兰听明白了。
挠着下巴的他说道:“汇率战?”
“Yeah!”亨利-保尔森没有遮掩,点头道:“就像广场协议后操作的一样。”
没错!美国天天认定其他国家为汇率操纵国,指责它们阻碍有效的国际收支调整,干预了外汇市场,在国际贸易中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但实际上呢……
美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汇率操纵国啊!
就拿美日汇率战来说好了——
八十年代的时候,日本持有美国一万亿的国债,而当时,汇率为1:500。
也就是说,日本花了五百万亿的日元,购买了一万亿的美元国债。
广场协议之后,美国要求日元升值,从而导致美元贬值,当汇率到达1:100时,美国只需要花一百万亿日元,就能还上一万亿的美元债务!
剩余的四百万亿日元去哪了?
呵呵……
当然了,这还不是真正的核心。
因为在日元升值时,无数资本选定日元作为避险货币。
在汇率为1:500的时候,他们的一百亿美元,能换出五万亿日元。
而在汇率为1:100的时候,他们又将手中的五万亿日元,换成了五百亿美元。
这其中的四万亿日元哪里去了?
嘿嘿嘿……
不过,真正恶心人的地方,那还是当婊子立牌坊!
当日本的四百万亿日元凭空消失时,美国依旧在指责日本操纵汇率。
为啥?
因为这不是美元的贬值,而是日元的升值啊!
而日元升值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日本的那些资本能够以更小的代价购买更多的美国资产!
你贬值,你就是在国际贸易中进行恶意竞争!
你升值,你就是有意识地侵吞我们的资产!
无解!
还是那句话,落后就要挨打。
我为什么要抢你?
因为你弱啊!
当然了,即便知晓了这一切,但也并不意味着罗兰会对汇率这一项武器产生何种想法,因为他明白,这玩意不是现在的自己有资格玩的。
而在搞清楚其中关键后,他的脑子里,也冒出了一个问题。
“你们拿到财政部长的位置后,不会是想要通过政府定价的方式,来调控原油的市场价格吧?如果你们想用这种手段来恶心他们,那……我觉得他们不会同意的。”
罗兰的这一番问话,令亨利-保尔森大笑了起来,“政府定价?别开玩笑了!
我们和能源企业没有矛盾!”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大黑哥
“What?”
这番说辞,罗兰无法理解,“没有矛盾?那你们为什么阻拦?
你别告诉我,你们是真的想要推行绿色环保主义……”
“Oh!Oh!Oh!”
罗兰那死揪不放的态度,让亨利-保尔森连声高呼,双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后,他这才到:“不是……我们阻拦的原因,就只是为了更多的权力。
同时,我们也很讨厌,他们为了自身发展,而肆意压榨我们利润的行为。”
“啊~”罗兰心中有数了。
驴党之所以会死拽着页岩油一事不放,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明白,页岩油对美国的能源市场有着多大的刺激作用,而是他们并没有在这一刺激中,得到好处。
你费尽心机推进一个法案,就是为了让身后资本独吞一个千亿、万亿级别的市场?
当权力一分为二时,你不让我喝汤?
那你这不是搞笑吗?
虽说能源市场仅被几家公司垄断,但除此之外的利益,他们没法独占啊!
开采页岩油的同时让美元贬值,不仅能加速原油市场的侵吞,还能让美国在国际贸易中重新夺回有利位置,这点固然不假,但与之相对的一切,那可就全都遭殃了!
搞金融的,会因美元的缩水而蛋疼。
搞商贸的,会因进口商品的价格增加而难受。
将工厂迁出美国的,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财富的缩水。
想要回来的,又不知道象党能干几年。
这种因为自身利益所产生的政策割裂,是美国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
就像物流一样,一心盈利的企业,是永远不会去承担政府的社会责任的。
而既然无法解决……
那就只能争了。
“行吧,我会将你们的需求带给他们的,至于他们是否答应?”
罗兰抖了抖腿,拉长了自己的声线。
而亨利-保尔森倒是顺势回答,“和你没有关系。”
冷面将军的逃妻 碧野随风
精准无比的对谈,让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你现在知道这事情和我没关系了?”
罗兰就无语。
“那当然,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会选择性知晓或者遗忘一件事情的,难道不是吗?”
亨利-保尔森非常坦诚,但更显油腻。
“Okay!Okay!Okay!”
罗兰不想对这种不要面皮的行为进行评价,但他想在离开之前,将事情给问清楚,“当然了,如果他们同意的话,你们这边也不可能马上就派人上任吧?”
“是的,最起码也得等阿富汗战争打完。”
亨利-保尔森那可是在商言商,“战争这种烂摊子,谁都不想接手。”
好嘛~
罗兰忽然觉得,页岩油这事,好像挺容易的。
象党那边希望驴党这边放手,而驴党这边则希望从象党那边获取更多的权力,在这种相互胶着的情况下,他罗兰不过是个来回传话的工具人罢了……
象党付出了啥得到了啥?
这事情和他有关系吗?
驴党付出了啥得到了啥?
这事情也和他无关啊!
就算两边真的为此打破了脑袋……
好吧,他们两边不可能打破脑袋。
因为有他夹着呢,在隔空喊话的情况下,知晓信息最全的,反而是他罗兰。
可想到这儿,罗兰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呃……这应该不是你们第一次起矛盾吧?你们以前是怎么处理的?”
这个问题,让亨利-保尔森嘿嘿直笑,已经看出罗兰想法的他直接道:“以前?
以前那当然是两边争咯!
每一任美国总统那都是代表着一方的利益,谁都不可能在四年或八年内妥协。
可现在嘛……
乔治他们家,在华尔街也有资产。
你以为他愿意美元持续疲软吗?那对他们家的生意,也有影响。
但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能源,才是他身后最大的支持来源。
所以他才会那么的强硬。
可在强硬的同时,他难道不希望那些根本就不懂经济的家伙赶快滚蛋吗?
他也想!
但他不能主动提!”
‘好家伙!合着这群人都是在演戏啊!’
听着亨利-保尔森的解释,罗兰顿时就想到了灌木丛家族在华尔街置办的财产。
当与之有关的金融帝国逐渐浮现后,这些家伙的选择,罗兰也就能理解了。
或许对于拉链顿那样的白丁总统而言,身后资本,那就是一切,他们可以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为了后代的明天而和任何敌人死磕,但对于二世祖来说嘛……
权衡,才是一种艺术。
因为他们手中的资产太多了,多的,足以交易。
“那看来我的电视剧是能拍了。”
罗兰将文件合上,因为之后那一大段一段的要求,全都是和财政部长的实际权力有关,而既然是财政部长的实权,那就和他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此一来……
剩下的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当我把你们的需求转告给乔治时,他们那边是绝对不会在对我的项目产生任何阻挠的,所以说,剩下的问题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这边,能让威廉来当《纸牌屋》的顾问吗?”
罗兰之所以要拍《纸牌屋》,那就是为了让通用电气瞧见梦工厂的制作能力,从而推动NBC和梦工厂的合并,整部剧的最大作用,那就是收视率。
由于内容的敏感,所以想要拍他,就必须得解决审核上的问题。
而现在,随着高盛这边对页岩油开采一事的报价,审核的问题,就相当于是解决了一半,而剩下的另一半嘛,其实就在高盛的一念之间。
所以,当罗兰让亨利-保尔森这个高盛代言人给自己一个准信时,靠在那儿抽烟的家伙,也没再装,而是直截了当的报价,“我们高盛是真的想要入魔兽影视的股,所以,按照天使轮的流程走就行了,只要你愿意出让百分之十,驴党这边将不会有任何问题。
就算你想让威廉出镜,那都行。”
‘得!还是这个……’
罗兰就知道这些家伙不会在魔兽影视一事上放弃,毕竟,前世的他们那可是搞完奈飞搞迪士尼的主,当市场革命唾手可得时,他们是绝对不会退缩的。
可百分之十换一个帮助……
那真的有些太多了。
“我就这么和你说吧……”
罗兰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决定,要向对方袒露自己对公司的估值。
“魔兽影视的价值,绝对不是三五十亿这么简单。
因为光是《哈利-波特》这个IP,它在我这儿就价值一百亿。
除此之外,不管是正在拍的《加勒比海盗》,还是已经拍的漫威,它们所蕴含的价值,都不会低于这个数,而如果我向你们报价三百亿的话,三十亿百分之十你们能接受吗?”
这是罗兰第二次在亨利-保尔森的面前展现自己名下公司的价值。
如果说第一次介绍守望创投时,他可能会带有吹的成分,那么现在,当谈完了页岩油交易后,亨利-保尔森便不再认为,眼前这个家伙,是在瞎报价了。
而正是因为罗兰所展现出来的认真,所以他就更加的迷惑了。
“你确定?你坚信?你这家只有版权的公司值三百亿?”亨利-保尔森十分诧异。
“Yeah!”罗兰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亨利-保尔森顿时就没话说了。
虽说他觉得,罗兰的这种估值方式根本就站不住脚,但在罗兰不缺钱的情况下,他们是真没法强迫罗兰接受他们的报价的,而既然是这样的话……
“那这件事情就只能先放一放了。”
亨利-保尔森挠了挠头,道:“你先去华盛顿,将我们的报价转告给乔治他们,而我嘛,则需要回去和其他的合伙人谈谈,因为你这种报价方式,我们真的……真的……
真的头一次见。”
亨利-保尔森已经很克制了。
如果眼前坐着的家伙不是罗兰,那他其实已经骂起来了。
麻辣老板娘 天齐
一堆版权三百亿?
你这比抢劫还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