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1649章 我想去幫忙分享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没、没有啊,”阿笠博士表示自己很无辜,暗示柯南赶紧佐证,“新一?新一?”
柯南回神,向两人投去疑惑视线,“什么?”
刚才这两人在说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在说你啊,”灰原哀停下脚步,转身盯着柯南,“一会儿偷偷摸摸打电话,一会儿又心事重重地发呆,该不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吧?”
柯南迟疑了一下,想到灰原哀知道后搞不好又会紧张兮兮,还是决定先瞒着,挠头笑道,“没有啦,我刚才是打电话给池哥哥……”
“非迟?”阿笠博士有些意外,回想着道,“这么说起来,好像我这两天都没有看到非迟。”
“发信息说是有重要的事去做,结果又忙得不见人影了,”灰原哀也忍不住吐槽一句,打量着柯南问道,“这件事警方已经封锁消息,非迟哥那里应该不知道太多吧?”
“是啊,警方好像只跟他说连续凶杀案的犯人抓住了,其他什么都没有透漏,”柯南笑道,“我打电话给他,也不是为了说这个,只是因为对这些事的调查一直没有头绪,我想转换一下心情,之前你在博士家说买了新游戏光盘,还是他感兴趣的恐怖游戏,我就想问问他要不要去博士家打游戏,先让自己的大脑放松一下,不过,我说灰原,那种游戏光盘,你怎么买到的啊?池哥哥说,里面的反派会对设定中活下来的五个人类进行戏耍和折磨,有血腥画面,不仅不适合小孩子玩,对未成年人也是禁止出售的!”
“非迟哥好像关注这个游戏很久了,具体内容我不太清楚,不过听说禁止对未成年人出售,我本来也没打算让孩子们玩啊,”灰原哀摸着下巴,“我让浦生小姐帮忙留意一下,发行的话,就让她给我寄一份,我想送给非迟哥当礼物……不过怎么会是这种内容呢……”
柯南忽然有满心的槽不知怎么吐。
喂喂,对于这种恐怖游戏,一个敢要,一个敢给小孩子寄,灰原搭上寒蝶会那位少东家真的没问题吗?怎么感觉两个人都不太对劲的样子?
还有,灰原都不知道游戏内容,居然也准备给自家哥哥当礼物?
“这种游戏好像是不太好,”阿笠博士干笑着挠头,“小哀啊,要不还是算了吧?或者换种游戏光盘给他当礼物也行啊,非迟的心理状况不稳定,玩这种游戏说不定会误导他的,虽然他已经成年了,但在这些方面,还是要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小心……”
灰原哀和柯南一愣,用古怪又复杂的目光看着阿笠博士。
他们试图脑补了一下,把一脸高冷、目光冷漠的池非迟形象背景板放左边,把眼前的阿笠博士放右边,指着池非迟的形象板,说:要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小心……
“怎、怎么了?”阿笠博士被两人看得浑身不自在。
草珊瑚含片 小说
灰原哀:“噗!”
柯南:“噗!”
阿笠博士半月眼,“喂喂,我可是很认真的,我说的话有哪里很可笑吗?”
“没、没有啦,”柯南忍住笑出声的冲动,仰头笑眯眯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我也是。”灰原哀点头道。
阿笠博士瞥两人,“是吗?什么笑话这么好笑,而且能让你们两个人同时想起来?”
“好啦,”柯南推着阿笠博士往路口走,“博士,你不要这么较真嘛……”
侯门医女,庶手驭夫 小说
“我也赞同博士的建议,”灰原哀跟了上去,也开口堵阿笠博士的话,“不过非迟哥是成年人,又那么关注那个游戏,他想玩那个游戏的话,自己去买也能买到,而且既然可以作为游戏公开发行,我想里面的内容也不会太过份,八成是有戏耍人的关卡和一些血腥画面,跟他以前玩的恐怖游戏也差不了多少。”
“话是这么说没错……”阿笠博士还是有些犹豫,转头问柯南,“那新一,非迟他怎么说,他会过来吗?要是他在我家里玩那个游戏,我发现游戏内容不对劲的时候,还可以把电线给拔了……”
灰原哀:“……”
博士这个‘断电阻止游戏继续’的想法……很可爱,很优秀。
“恐怕没办法哦,他现在不在东京,”柯南收回推阿笠博士后背的双手,看向灰原哀,神色认真地轻声道,“池哥哥说,真池集团在横滨的造船厂出事了,有很重要的技术人员受了伤,内部可能有人用不当手段竞争,既然池哥哥说是很重要的技术人员,那这件事的相关人员的职位应该不低,而且大山先生委托的侦探好像又不太靠得住,所以,池哥哥就亲自去横滨处理这件事了。”
“横滨的造船厂?”灰原哀眉头微皱,“我记得教母说过,那里不止是制造工厂,还有技术中心……”
“不用担心,池哥哥说他已经找到一部分证据了,”柯南笑眯眯道,“而且我也会过去帮忙的!”
灰原哀一怔,惊讶看着柯南。
“情况这么严重吗?”阿笠博士忍不住问道。
“不是啦,”柯南微笑着解释,“这一次遇到危险,我和小兰都受了一点伤,休息了两天总算是没事了,叔叔之前担心得不得了,本来就决定带我们去镰仓旅行,放松一下心情,一开始是决定明天早上搭动车过去,可是横滨和镰仓都在神奈川县,距离也不远,我们可以今晚到横滨住一晚,明天早上可以从横滨直接到镰仓去。”
他还是想去确认一下,看池非迟是不是真的去调查造船厂事件,也能彻底排除‘池非迟在调查组织’这个可能。
而且他知道池非迟家里造船厂出了这么大的事,也有些坐不住,去看看小伙伴需不需要帮忙也好。
“去镰仓旅行吗……”灰原哀语气略带调侃意味,“也好,你也算是跟组织正面对决了一次,就顺便去好好放松一下吧。”
……
下午七点,横滨。
鹰取严男开车转过路口,直奔中华街而去,看着前路,心情不错地悠然问道,“听说中华街有一家很不错的烤鸭店,您去过吗?”
他们下午就只是开车在距离高速很近的医院、医院附近巡游,提前勘察地形、了解环境,虽然最后了解的环境没用上,但巡游不麻烦,时间又充裕,想把车停在路边看街景就停车,想下车买东西就买东西,除了不能放开手脚去什么地方玩,全程都很轻松。
到了时间,老板那里收到消息,出车祸的家伙没能撑到救护车赶到就死了,任务宣告结束,近期的清理行动也告一段落。
优哉游哉地开车看了半天街景,接下来又不用急着赶回东京,能在横滨继续游玩,他的心情怎么可能不舒畅。
至尊 修羅
“去过一次,还遇到了事件,有个制片人被毒杀,整顿之后,似乎重新开业了,”池非迟收回看街景的视线,侧头问鹰取严男,“你想去那家店尝尝烤鸭?”
由于池非迟还顶着拉克易容脸,神色和目光都平静得发冷,鹰取严男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这张脸用同样的目光看着某具被吊车臂砸扁的尸体,当即汗了汗,“不、不用了。”
池非迟打量鹰取严男,“你不会担心那家店的食物不安全吧?”
“怎么会,”鹰取严男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既然休息了,就该找个氛围好的地方吃饭睡觉,那家店曾经出过事,说不定服务还没有恢复,要是遇到了什么问题,不是很影响心情吗?”
这怎么跟他家老板解释呢。
他不是介意饭店里曾经有人被毒杀、担心那家店的食物不安全,而是他家老板刚才目光冰冷地发问,就像在说‘你说去,我就毒杀你,送你步那个制作人的后尘’。
或许是前晚老板看尸体的目光让他印象深刻,或许是老板这两天杀人灭口的行为有点多,煞气变重,他对老板的想象稍微有点妖魔化,但他想了想,还是不去了,他又不挑食,不提想法了,老板说去哪儿他就去哪儿。
当然,他也不能让老板以为他是担心食物不安全,不然他家老板可能来个‘恐惧心理不行,克服一下’。
碧藍航線四格漫畫
唉,自从跟了蛇精病老板,他都变得不够直爽了。
“那你想吃……”
池非迟发觉手机振动,拿出手机看了号码,没有再说下去,接听了电话。
“老师。”
“非迟,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还在横滨。”
“我们也在横滨啊!”
“你们?”
“是啊,我原本就打算明天带小兰和柯南去镰仓旅行,柯南小鬼说真池集团造船厂出的事好像很严重,虽然你说可以解决,但作为老师,又是侦探,自然得来看看你需不需要帮忙,反正横滨距离镰仓不远,等造船厂的麻烦事解决好了,再去镰仓也不迟嘛!”
“小哀呢?没有跟你们一起过来吗?”
“没有啊,柯南说她想在家休息……”
“那你们现在在哪里?”
“我们马上就到真池集团造船厂附近了,你在那里吗?”
“没有,我来横滨的事,还没有通知造船厂的人。”
“咦?你是秘密调查吗?那我们现在……”
“你们到造船厂路口的商场门口等我,我过去接你们。”
“好啊,那我们就在那里等你!”
“滴。”
电话挂断,鹰取严男放慢了车速,向池非迟投入询问的目光。
“鹰取,先在路边停一下车,我家老师来了……”
池非迟说着,一刻不停地拨通了琴酒的电话,“琴酒,组织在横滨中华街附近有没有东京车牌的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