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長夜餘火 ptt-第一百八十九章 答案熱推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台城第一高级中学,三年五班。
蒋白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周围的同学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而自己却似乎融入不进去,仿佛处在一个只剩下自己的世界,心中就一阵憋闷。
这一刻,她有种捂住耳朵在教室里纵声尖叫的冲动。
她是一个有自制力的人,没让冲动变成现实,站起身来,打算找个地方呼吸下新鲜空气。
至于去哪里,她还没有想好,只是单纯地感觉在教室里待得难受。
来到走廊之后,蒋白棉的目光扫过了倚在墙型栏杆上说说笑笑的同学们,扫过了时不时追逐打闹一下的那些人,觉得这里也不是自己想待的地方。
去哪里呢?她脚步有些犹豫,
很快,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地点:
天台。
在进入高三前,她周末还是有时间看看电视剧,读读小说的,而类似的校园场景下,不管是不是主角,有事没事都会去天台吹风。
当然,今天产生这个冲动之前,蒋白棉觉得那都是小说家言,正常学校哪有什么人会去天台?
校长肯定会让人严防死守,不让学生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迟疑了一下,蒋白棉向楼梯口迈开了脚步。
就在这时,她看见同桌陈莘莘迎面而来,刚上完厕所。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和同桌是好朋友好闺蜜,但坐在一起差不多也有一年了,每天还是能聊上一阵,关系胜过别的同学。
也就是说,陈莘莘如果看到她,肯定会问一句去哪里,而她并不想让班上任何人知道自己打算去天台吹风。
说去厕所?干脆不去天台了?蒋白棉犹豫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上追逐的两名男同学脚底一滑,啪叽摔了个狗吃屎,陈莘莘听到动静,转头目睹了这一幕。
她先是关切地打量是否有人受伤,接着在确认没什么事后,笑得直不起腰。
见她完全忽视了自己这边,蒋白棉松了口气,加快脚步,从陈莘莘背后越过。
她一路来到楼梯口,往上而去。
走着走着,蒋白棉发现自家班主任正沿阶梯向下。
他后方并行着两名高三10班的学生,各自抱着一叠作业本。
这让蒋白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对于这样的遭遇,她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因为自家班主任同时还兼着高三10班的物理老师。
她现在烦恼的是班主任一旦看见自己,必然会关心自己为什么无缘无故往楼上走。
作为班级头号种子选手,年级内也有极强竞争力的优秀学生,蒋白棉难免会受到班主任,乃至各科老师的重视。
一向以文静著称的她,没有特别的理由是不会离开自身班级的,而她的班主任又相当重视学生的心理健康。
蒋白棉又一次打起退堂鼓时,耳畔突然响起了哗啦的声音。
她看见班主任身后的两名学生似乎没将作业本垒整齐,此时手舞足蹈也无法挽回,只能任由那些本子洒落满楼梯。
他们慌忙俯身去捡,蒋白棉的班主任也没有选择袖手旁观,同样弯下了腰背,试图捡起脚边的那几本作业。
蒋白棉收回目光,轻盈地从他们旁边走了过去,没激起一点涟漪。
害怕再次遇到熟人的她走得愈发快,没过多久就抵达了六楼。
再往上就是天台之门了。
目光一扫间,蒋白棉看见一道流里流气的身影向这边走来。
那是学校非常出名的一个坏学生,叫做邓同,打架斗殴无恶不作,要不是家里有关系,早就被开除了。
“走,天台吹吹风!”邓同冲离楼梯口最近的那个教室喊道。
那里面有他的狐朋狗友。
蒋白棉上行的脚步一下停止了。
她可不想和这样的坏学生共处没什么人的天台。
这是一个人最基础的自保本能,或者说趋利避害的本能。
一时之间,蒋白棉心里的憋闷又加重了不少:
我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只是想去天台吹吹风,都会遇到这么多事!
她正准备转身返回自己班级时,一个黑板刷从最近那个教室的大门处飞出,啪地砸在了邓同的脸上,砸得他眼冒金星,头晕眼花。
“谁?谁砸老子!”邓同稍有恢复就怒吼出声,冲进了那个教室。
里面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蒋白棉翻腕看了下表,发现距离上课只剩下五分钟。
她确信邓同在上课前没时间到天台吹风了。
而她自己只打算在天台呼吸三分钟的新鲜空气,这么看来,应该是不太可能和邓同这个坏学生遇上了。
呼,蒋白棉舒了口气,小跑起来,抵达了通往天台的那扇门前。
它的锁已经被人弄坏。
蒋白棉试着将门拉开,走入了天台,随着一阵凉风的吹来,她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心情也不那么低落了。
她辨别方向时,愕然看到面朝学校大门的那个方向,女墙处还站着一名学生,吊儿郎当的男学生。
魔法少女特殊戰明日香
杜少冲……蒋白棉认识他,知道这是一个风评很矛盾的同学。
他明明成绩很好,有时候都能威胁到自己的排名,体育也非常棒,无论短跑、跳远,还是街舞、篮球,都是一把好手,却完全没有好学生的样子,总是和邓同那帮家伙混在一起,听说还会去打群架。
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蒋白棉无声嘀咕了一句,走向了杜少冲同一侧的女墙。
跟在她背后的格纳瓦见状,油然而生一种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感觉。
别看“徐乔”,也就是蒋白棉一路走到天台是件非常简单非常轻松的事情,但“私”下里,格纳瓦却是殚精竭虑,做了很多工作:
他绊倒奔跑的学生,吸引了“徐乔”同桌的注意力,免得她干扰蒋白棉心血来潮想去天台吹风这件事情;
他推翻了两名学生手中的作业本,不让“徐乔”的班主任半途拦下蒋白棉谈心;
他快速进入最近那个教室,找到粉笔刷,砸向邓同,引开了这名坏学生,免得他影响到蒋白棉去天台吹风的心情。
所有的云淡风轻、岁月静好,都离不开幕后之人的辛苦奉献!
来到女墙边,眺望起远处的风景,呼吸起清冷的凉风后,蒋白棉发现这真的能让自己忘记不少烦恼,心胸都为之开阔了起来。
嗯,昨天进来是春天,今天是深秋,而徐乔和杜少冲依旧在读高三……格纳瓦趁此机会整理了一下之前的观察结果。
因为徐乔和杜少冲都是成绩非常优秀的学生,即使发生了早恋等意外,也不太可能留级,所以答案只有一个:
时间倒流了。
换句话就是,这个“梦境”的时间是跳跃的、混乱的。
这很符合“梦境”这个概念。
吹了会风,蒋白棉侧过脑袋,望了望不远处的杜少冲。
对方竟然一点都不惊讶自己到天台来吹风!
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蒋白棉心里忽然涌现出了强烈的好奇。
这让她做出了往常不太会做的事情。
她竟然勇敢地和对方说起了话:
“喂!”
商见曜“扮演”的杜少冲侧头望了她一眼:
“我不叫喂。”
蒋白棉一阵羞赧,顿了下道:
“我认识你,你是杜少冲。
“听说你是高二才转到我们学校的?”
“高一下学期。”杜少冲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蒋白棉追问道:
“你之前是在哪里读书啊?”
“怎么这么多问题……”杜少冲咕哝了一句。
他相当勉强地回答道:
“我从大江市转过来的。”
大江市……格纳瓦记录下了这个关键词。
与此同时,他匹配出了相关的信息:
大江市,临河村,村口老槐树下。
这是另一处佛门圣地!
格纳瓦眼中红光骤然大亮,得出了一个初步的结论:
与两大圣地都有关联的杜少冲可能真的是执岁“庄生”的降世体!
可是,为什么我把杜少冲抓起来,带着他跳楼,这个“梦境”都没产生任何变化?这不科学!格纳瓦旋即泛起强烈的疑惑,就跟遭遇了BUG一样。
就在这时,又有人进入天台。
那正是被黑板刷砸中的坏学生邓同。
他似乎已经揍了偷袭自己的人一顿,打算上天台吹吹风。
看到杜少冲旁边站着徐乔,邓同吹了声口哨:
“哟,她是你的妞?”
“偶然遇到的。”杜少冲简单解释。
哈利波特之學霸傳奇
邓同呵呵一笑:
“那你们刚才在聊什么?”
杜少冲看了蒋白棉一眼:
“她问我之前在哪里读书。”
“啧,她为什么只问你,不问我?”邓同一副“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的表情。
蒋白棉一张脸已经涨得通红,为了表示清白,她连忙问道:
“你之前在哪里读的书?”
邓同想了想,正色说道:
“大江市。”
大江市……格纳瓦眼中的红光闪烁得更加厉害了。
为什么又有一个大江市来的?
这时,邓同随口反问道:
“你呢,哪所初中毕业的?”
蒋白棉扮演的徐乔表情茫然了一秒,相当正经地回答道:
“大江市英才初中。”
什么?格纳瓦开始怀疑自己的音波捕捉装置出了问题。
下一秒,杜少冲和邓同看着徐乔,齐齐露出了笑容:
“我也是。”
“我也是大江市英才初中毕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