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大數據修仙》-第三千二百一十三章 喜憂(三更求雙倍月票)讀書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大数据修仙
颐玦得知自家元婴再度遇袭,还好擎钦真尊解围之后,也没有发作。
她只是跟幻海真君打了一个招呼,“你最好跟灵木道说一下……”
“事不过三,若是再有针对灵植门下的偷袭,就莫要怪我血洗灵木道了。”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幻海真君也有点郁闷,“如此狗血的事情,也能出现?”
“这就算告知你了啊,”颐玦懒得跟他谈论狗血不狗血的问题。
幻海是真有点急了,“你派几个修为高的过去不行吗?现在这样,岂不是勾别人出手?”
颐玦怪怪地看他一眼,“大君你帮着看护一下,不就完了?”
“那怎么可能?”幻海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我可是真君,小事不方便出面。”
“对啊,”颐玦也点点头,“我想的跟你一样,派些修为高的修者去……他们不配呀。”
这尼玛……幻海真君一万好几千岁的主儿了,一时间都有点想骂人。
张三丰弟子现代生活录 断桥残雪
不过总算还好,两天之后,灵木道传来了确定的消息,“灵木门下会依次前去报道。”
首先前来的是灵木道的长老,九个长老现在只有四个在山门,其中两个闭关中。
闭关的长老,那真的不着急,反正一年内能来就是了。
另外两个长老来了,一个负责宗门的外勤事宜,一个负责宗门的刑律阁。
然而就是这样,依旧又出事了,负责外勤事宜的长老,在抵达的当晚,自尽于行在内。
他是自杀的,留得有遗言,“外勤事宜多是宗门辛秘,请恕不能奉上!”
这种上门自尽的行为,就真的有点让人反感,不过……总好过自尽于灵木山门内。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希望以自己的死打动颐玦,请她不要再对其他外勤弟子下手。
这个要求……其实不能算特别过分,因为外勤的事情,实在太敏感了。
宗门的外勤部门,相当于是情报加刺杀的机构,涉及的辛秘特别多。
不光是敌手的信息,其他势力的各种隐秘,外勤部门也掌握得相当多。
要说接收一个大势力,什么是最值得关注的?
有人会说是库房,有人会说是杰出弟子,还有人说是传承功法什么的。
这些说法当然没有错,但这就是全部吗?并不是!
起码外勤部门的长老就认为,自己负责的东西很关键。
像跟他一起前来负责刑律的长老,在灵木道的名气比他大,威风也大。
但是……出了灵木道呢?外面的人会在意你一个负责刑律的真仙?
而他负责的是情报和对外刺杀,别人听说之后,都要掂量一下,是不是惹得起他。
一旦将他擒下,获得的收益,也要远大于擒下刑律长老。
他的自杀是无奈之举,但是这个行为,又激怒了颐玦,“想要一死求解脱,问过我了吗?”
她不是很在乎灵木道的外勤机构,对那些蝇营狗苟的私密行动,她也不感兴趣。
但是这个坏开头,绝对不能开!
“捉拿灵木道所有外勤弟子,只要是出过外勤的,一个不放过,敢顽抗者格杀勿论!”
这个决定,也是比较霸道,灵木道里外勤机构的弟子不多,但是外围人员却不少。
外围也是有远有近,间隔比较远的外围都算上的话,那数字绝对庞大得惊人。
而出过外勤的弟子……也着实不少,不算专门的外勤弟子,客串一把的弟子大有人在。
很多弟子在修炼中缺钱了,或者缺贡献点了,就会去找宗门任务来做。
甜蜜的謊言
外勤机构的任务一般比较凶险,比如说刺杀什么人,又或者是探听什么危险情报。
但是……任务的报酬高,大家就不介意冒一把险,忙完一波,就能放松好久。
颐玦的决定一出,卫三才又找来了,“灵木道的外勤,我们可以猎赏吗?”
“赏金多少倒是无所谓,关键是……只有外勤才能对付外勤,专业能力很重要。”
冯君支持这个说法,“大尊,还是对外悬赏吧,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颐玦并不是一点话都听不进去的,很多时候只是有点任性罢了。
思忖一下,她就做出了决定,“那就悬赏吧。”
至此,灵植道对灵木余孽的第一次悬赏,彻底展开了。
我的小貓
总算是颐玦还听了冯君的另一个建议,她允许灵木外勤自首,可以适度减轻罪责。
说到底,灵植灵木出自一家,总不能只允许外人猎赏,不给你们一个自首的机会。
这个“允许自首”的决定,让颐玦大尊在灵木道恶劣的名声,瞬间洗白了不少。
放學後骰子俱樂部
说起来这外勤机构,其实跟华夏那边林美女的团队差不多,
他们行事考虑的都是整体利益,虽然这个整体也只是宗门,但终究不是为个人私利。
而他们所掌握的机密,绝对不仅仅限于灵植道。
哪怕灵植道是灵木道的大敌,但是在灵木的外勤体系中,也最多占两成的份额。
外勤长老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但是大部分具体办事的,并不认为自己掌握了一些私密,就应该被灵植道毫不犹豫地诛杀——那只是我们的职责好吧?
于是,相关的外勤人员陆陆续续开始自首。
一开始自首的,当然是那些跟灵植道毫无干系的。
这些人基本上不会受到惩罚——自杀纯粹是长老自己的选择,跟下面人又没什么关系。
看到这些先例,一些跟灵植道小有纠葛的外勤胆子也大了,逐渐地来自首。
他们可能会遇到一些惩罚,但是……颐玦大尊不是说了吗?自首可以减罪的!
外勤这一档子事暂且放过,灵植道的处理方式,却是影响到了灵木道其他的部门。
外勤长老的死,居然换来了对这个部门的悬赏,闭关的功法长老坐不住了。
灵木道的功法长老,其实有两名,一名负责日常传功,现在带队去了虫族世界。
留守的这一名,也是快到大限了,原本应该入元勋阁的,但是他对灵木的功法吃得很透,最合适为弟子答疑解惑,所以每个三年五载的,会出来跟弟子们见个面。
他的闭关,就是看守典藏阁的同时,尽量延缓自己衰老的过程。
听说了外勤长老的遭遇后,他委托擎钦大尊帮忙看守,自己专程前往灵植道一行。
能沉下心思研究灵木道诸多功法的人,注定是个不爱生事甚至不爱交际的人。
用“天才都有怪癖”来形容,也不为过,一如丹道的辩积长老。
他对两道合一不支持不反对,是个纯粹研究功法的人。
之所以前往灵植道,目的就是告诉对方:典藏阁的功法,都保存得很好。
你们所知道的灵木功法,典藏阁里都有。
不过有些人有特殊术法不上交,那是人家的机缘,我们也不可能强行勒令其上交。
狐貍小姐和灰狼總裁
就比如说原柘真尊使用的“血咒”之术,功法长老也不知道,大尊是得了秘术还是宝物。
但是毫无疑问,此术没有在典藏阁里,这个是要交待明白的。
灵植道这边的负责人,也不是不晓事的,七门十八道的典藏珍贵不?那是老珍贵了,如果小势力能得到全部的传承,估计会乐疯的,少一样都会斤斤计较好久。
但是搁在同等势力的眼中,这个珍贵就要打一些折扣了,谁家还能少了核心传承不成?
搁给同源的灵植道,那就更是大打折扣。
灵植长老关心的是,灵农道的传承里,有三门秘术掌握在灵木道手里,灵植道这里没有。
他就只问,那三门秘术还在吧?只要它们在,其他……就没有多大问题了。
反正这事儿肯定要核实的,万一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宝贵法门被毁,那还是要处理。
所以也就只能说,暂时没问题。
灵木的功法长老前来,为的也就是后半句。
他表示有什么功法是对不上的,你可以先找我核实,看看是不是私人机缘,没有上交。
他主要担心有人造谣生事——很多势力看热闹不嫌事大,还有的是真想削弱两家实力。
功法长老当然也明白,灵植道最看重那三门秘法,除此之外要求不会很高。
不过他一点都不想被人利用,所以专程来说个明白——有事先找我,别找下面的麻烦。
这个要求是正当的,灵植长老也同意了。
你不打招呼的话,我们不会考虑这些,但是既然打了招呼……那我们就记住了。
所以说充分的沟通,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位长老为传功系统的弟子争取到了解释的机会,然后闭关的另一位长老,就抓瞎了。
那位长老闭关,也不是在养伤或者冲阶,而是在培育灵木!
听说功法长老全身而退,他就有点头大了,“我负责的是什么来着……卧槽,内勤?”
其实他最擅长的是培养灵木,平日里也比较与世无争。
此前他是负责传功的,但是他只擅长培养,战斗方面差一点,后来就被调到了内勤。
可是内勤也是两位长老在负责,他主要司职灵木的供应。
此次征战虫族世界,内勤上也要调一名长老过去,他是负责生产的,实在没必要去。
另一位负责供应的,去了通道口,号称要保证所有灵木弟子的供应。
所以现在问题就来了,他很苦恼,“卧槽,库房那个鸟样……雨我无瓜啊。”
(新年三更,祝大家2022快乐。顺便:双倍期间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