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 愛下-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下輩子別說了看書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你好像很意外的样子。”
林北辰站起来,紧了紧腰带,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杀了农龟忝,为你无双剑宗上下报仇吗?”
公孙龙泉蹙眉道:“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林北辰道:“谁和你开玩笑。走吧,今天我就带你去,堂堂正正地为无双剑宗报仇,也让你知道,真正的报仇是正面刚干他娘的,虚假的报仇才是躲在后面阴谋算计营营苟苟想计谋想的脱发。”
正说着,张威敲门进来。
“大人,一切都准备好了。”
张马仔恭敬地道。
“召集人手,出发。”
林北辰一挥手,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公孙龙泉紧跟上去,道:“你真的要去找农龟忝?”
“我看起来像是在开玩笑吗?”
林北辰来到特法局行动广场。
一百名特法局甲士已经整装待发。
“走。”
林北辰一挥手,道:“兄弟们,跟着本局吃肉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目标正是农龟忝的府邸。
农家在帝都中算是大家族,其祖上也出现过新祖级的人物,早就已经陨落,和花家可谓是难兄难弟,不过农家底蕴更甚,如今已经基本上回血,因此在花雨境云落后,便可以压着花家。
而农龟忝是当今农家家主的嫡子,地位极高。
他很早就自立门户。
其府邸‘千寿居’,恰好就在太金区之内。
不出一盏茶时间,特法局的甲士,直接就将千寿居给围了起来。
各种阵法,禁制,锁链、炼金器具布置开来,形成的光罩宛如一个倒扣的巨碗一般,将‘千寿居’死死封住。
林北辰带着张王赵马四大马仔,还有公孙龙泉,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府邸正门口。
“李局长,你这是干什么?”
农龟忝闻讯而来,高高站在府门的台阶上,俯瞰下来,丝毫不慌。
林北辰淡淡一笑,也不说话。
如今他的身份非同一般,需要维持逼格,不用自己亲自骂人。
“农龟忝,你作恶多端,恶贯满盈,罄竹难书,我局已经查明你所有罪行,还不速速跪地就缚?”
张威直接大喝道。
不愧是最早投靠林北辰的人,捧哏非常及时。
咻。
一道箭影,直射张威。
其威惊人。
张威面色大变。
这不是自己能够接下来的一箭。
但却见林北辰一抬手,宛如折花般,将这一支箭从光影状态之中,直接摘取了下来。
蕭潛 小說
“你竟敢对特法局的人出手?”
他看向农龟忝。
后者冷笑不语。
一名被这箭壶的冷峻年轻人,从其身后走出来,一脸的倨傲和不忿,道:“我家公子,乃是神圣议会中位议长,小小特法局的队长,竟敢对我家公子出言不逊,血口喷人,当杀。”
“说的好。”
林北辰笑了笑。
手腕一抖。
掌中箭矢反手掷出。
咻。
箭矢破空。
宛如流光闪电。
那年轻人还未反应过来,箭矢就洞穿了其眉心,然后爆裂开来,将他的头颅直接炸碎。
“下辈子不要再说了。”
林北辰双手负在背后,缓缓地道。
众人皆惊。
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致,犹如焰火在无形的硝烟之中滋生。
公孙龙泉站在林北辰的身边,心中已经很是震惊。
她认得那个年轻人。
名叫楚越,乃是帝都中有名的箭道年轻天才,64级星帝级的修为,一手箭术极为惊人,被认为是未来百年可成功冲击星尊的人物,被农家花费重金拉拢,是农龟忝身边的四大供奉之一,为人倨傲,性烈如火,心狠手辣。
没想到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那突袭一箭,被李少非轻松接下不说,他自己更是被直接被李少非那么写意轻松地秒杀。
只是反手一掷而已。
就秒杀了一尊星帝。
所以李少非的实力……到底是什么境界?
公孙龙泉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是小看了李笑非。
这个人,隐藏的很深。
来历只怕是不简单。
这时,周围众人也终于都反应了过来。
农龟忝怒姿勃发,道:“李少非,你……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的府邸大门处滥杀无辜?”
“滥杀无辜?”
林北辰冷笑道:“一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垃圾,竟也敢向我特法局的公务员偷袭出手?按照帝皇律法当诛,更何况张威队长,乃是本局的心腹……你的人,死有余辜。”
张威激动的浑身颤抖。
听见了吗?
局长为我杀了一尊星帝。
其他特法局的众人,也都士气大振。
溺寵農家小賢妻 小說
这样一个关键时刻能够保护下属的上司,有谁不爱呢?
公孙龙泉看了一眼张威,心中却又一些同情,这个特法局的队长,算是彻彻底底的和李少非绑在一起了,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包围我的府邸,杀我的人……哼,李少非,这笔债,我一定会和你清算。”
农龟忝盛怒之下,依旧难得地保持了理智。
他并不将这一百人的特法局甲士放在眼里,只要他愿意,挥手下令之间,府内的高手强者、侍卫亲卫冲出来,一盏茶时间之内就可以将他们屠戮一空。
但特法局毕竟是帝国特殊强权机构。
他真的要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做,那就等于是得罪了整个特法局体系,得不偿失。
“清算?”
林北辰冷笑:“你没有机会了。”
他一挥手,道:“进攻。”
自己更是直接大踏步上前。
十几个侍卫冲出来将农龟忝护住。
“滚开。”
农龟忝直接分开侍卫,往前一步,凛然大笑道:“我乃是帝国神圣议会的中位议长,你想要动我,自己掂量掂量,一个区级的特法局局长,没有这样的权力。”
中位议长。
这是一层保护光环。
就算是特法局,也不能在没有神圣议会决断的前提下,对一位中位议长出手。
“中位议长?”
林北辰手中亮出一物,道:“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农龟忝一怔,定睛看去。
一看之下,面色狂变。
“褫夺中位议长敕书?你……你从哪里拿到的……不可能。”
农龟忝一脸的难以置信。
林北辰手中的褫夺敕书,正是褫夺他议长资格的官方文件,当这样一份东西,出现在一位特法局局长的手中时,对于他来说,那无疑是巨大的灾难。
他身上的保护光环,瞬间消散。
“农龟忝,罪恶多段的你,来接受命运的惩罚吧。”
林北辰亲自出手。
——
各位哥哥姐姐们,2022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