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帮我。”
统御深黯星域的血魔族群,霸占着源血大陆的阳脉,通过安梓晴的这具人族躯体,竟向虞渊请求帮助。
就虞渊和安梓晴两人听见了。
亿万科技结晶系统 大黑哥
而且,也仅仅只有“帮我”两个字,阳脉的所有气息讯念,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是……它!”
安梓晴变得纤弱的身子微微颤抖,她那渐渐重现光芒的眼眸,布满了惊骇和不解,似乎想象不到被她视为神明般的阳脉,居然特意向虞渊来寻求帮助。
虞渊皱着眉头,看着她这具人族之身渐渐充盈血能,皮肉逐渐有光泽和活力,“它倒是很不要脸。”
虞渊两次进入深黯星域的经历,都称不上愉快,被它和血魔族连番针对。
第一次的时候,为了带不死鸟女皇离开,还差点耗尽了所有力量,死在浮生界。
阳脉竟然还有脸向他求救?
“谁?”
安梓晴的呼声惊动了溟沌鲲,化身人族枯瘦老叟的溟沌鲲,感受着安梓晴气血的充盈,阴沉地说道:“可是有妖凤的力量,还遗留在她的躯体?”
“不是妖凤,是阳脉。”虞渊一脸嘲弄地说。
溟沌鲲狞笑道:“它想做什么?它被妖凤和那些兽群,逼的就快要走投无路了,难道还敢对你有什么想法?”
当初在深黯星域,他和阳脉源头就有过节,曾得到源血垂青了一霎的他,本想再亲近亲近源血,却被阳脉指使着血魔族的诸强,将他打的重伤逼了出去。
对鸠占鹊巢的阳脉,溟沌鲲是一点好感都没,若是能找到落井下石的机会,他一定不会错过。
阳脉源头,还有浩漭的妖凤,都是他厌恶和畏惧的敌人。
他愿意参与进去,就是因为他看两个家伙都不爽,在两者手中都吃过亏,巴不得阳脉和妖凤狗咬狗。
“它是求我帮它。”
同一句话,被两个虞渊说出。
一个在泰亚主星,还有一个是虞渊的阴神,在湮灭星域对太始说。
“帮它?”
溟沌鲲拍腿怪笑,显得很是兴奋,“它也有今日!嘿嘿,它竟然也有今日!相比于妖凤,我其实厌恶它更多点!别理会它的死活,这个卑劣狡诈的东西,活该和阴脉一样踏上灭亡路!”
夜夜貪歡:悶騷王爺太妖孽 竹夏
钟赤尘思索着,道:“格雷克这个家伙,是不是将我们卖了?他指使安丫头去域界通道处,安丫头体内藏有阳脉一道讯念,难道就是特意送过来的?”
深渊巨蜥突然插话,“拱门如果不被我封闭,也不是被妖凤裂开口子,如果这丫头成功到了灰域,它……本可以借助于这个丫头,在我们窥视深黯星域时,也看到我们,能以这丫头和我们交流。”
钟赤尘沉吟着说:“是这样的。”
安梓晴没有被妖凤重创,顺利抵达灰域以后,只要他们裂开一道缝隙去凝望深黯星域,两个世界就有了连接。
以阳脉的力量,自然能通过安梓晴,成功地和虞渊做更深的交谈。
“或许,那条被格雷克告知的隐秘域界通道,是得到了阳脉的授意。”钟赤尘冷冷哼了一声,“这位血魔族的族长,似乎并没有被你说动,他还是站在阳脉那边。通道,安梓晴,还有你对他的蛊惑劝告,他恐怕全部对阳脉如实道出了。”
“格雷克中它的毒太深。”溟沌鲲失望地摇了摇头。
之后,一行人就在商量着,要不要以别的途径和阳脉交流。
要不要在妖凤和兽潮,成功抵达源血大陆前,提前和阳脉联系上。
“不要!”
“阳脉这种异类信不过!”
飄逸居士 小說
“它比妖凤还要阴险下作!”
出奇地,不论溟沌鲲还是深渊巨蜥,钟赤尘亦或暴熊,纷纷摇头。
被阳脉和血魔族族人,从源血大陆赶出的暴熊,对阳脉的抵触最激烈,不断地呜呜着,让虞渊千万别理它。
“好。”
虞渊表示同意,没料到藏隐在源血大陆的阳脉源头,如此的遭人痛恨。
他这边阵营的几人,全都瞧阳脉不顺眼,恨不得阳脉源头趁早消失。
……
“呵,看来它是真的撑不住了。”
另一边,太始一点不觉意外,微笑着点了点头。
“妖凤的凶悍和不讲理,你我是知道的。她决意要做的事情,没有谁能挡得住,她也几乎没失败过。不论龙族的覆灭,还是我们神魂宗被推倒,她最终都成功了。”
“至于阳脉?就任由它自生自灭吧。连大祭司里德,也早已做好舍弃它的准备,没有和它奋战到底的想法。”
“似乎,大魔神贝尔坦斯也如此认为。”
太始盖棺定论,在湮灭星域和虞渊的阴神说话,也让虞渊不必理会阳脉的求助。
呼!
一道身在紫色焰火内的曼妙魔影,忽然破开浮生界的天幕,矗立在幽冷枯寂的星河,如在凝望千鸟界。
相隔无垠星空,虞渊的这道阴神,竟然都生出一种沉闷的压力。
那道在紫色火焰的模糊魔影,明显就是摄魂的神之影像,魔影内她的曼妙身姿如在翩然起舞。
一清澈,一浑浊的两条溪河,如两条细长的麻花辫,垂落到魔影两侧脸颊。
阴脉源头执掌的灵魂精奥,似乎已被她参透,大道的法则实质化,直接在她神之法相内具象而出。
“林道可!”
一起成功 小说
她独特的绵柔醇厚声,响彻在湮灭星域诸强的灵魂深处,让不论身在何地的异族,都不自禁地看来。
看着代表她的魔影,迅速朝千鸟界飞去。
“成了!”
太始抚掌而笑,眼中满是欣慰,一边笑一边说:“这样的她,应该不惧剑宗的林道可。此战,我和天启只负责压阵,不会不要脸地参与进去。”
“好了,我们就先过去了。”
青铜巨棺忽然从远方飘来,浮沉在星河中,开始渐渐地放大。
最初在陨月禁地的化魂池,也不知从何处冒出,落在那棺盖上方。
外面等候的天启,如血色山峦般的巍峨躯身,轰的一声落来。
天启坠落的力道,足以让小世界地动山摇,可那巨棺却纹丝不动。
和太始并肩站在棺盖上的天启,遥遥地,又朝着虞渊的阴神恭敬一礼,咧嘴笑道:“不必担心我们。”
呼!
驮着太始和天启的青铜巨棺,继裹着摄魂的紫色魔火之后,也吸引了湮灭星域各方强者的注目。
“来了!”
“神魂宗的三位神王,相继在湮灭星域现身,都是为了林道可!”
“不!不是三位,千鸟界那边还有太虚!一共四位神王,如今全部在湮灭星域,凭林道可的那柄剑,也不知能否应对。”
“这一战,难说!那毕竟是林道可,浩漭人族的剑道至尊,也是人族的第一人!”
“……”
众说纷纷。
太多在意这一战的异族,不远千万里地赶来,却没有以千鸟界的“星河渡口”,而是以其它的途径。
来了以后,那些九级的战士,或者如布里赛特、蕾贝卡的十级强者,也只是散落各方死寂星辰。
千鸟界,林道可睁开眼,一声不吭地冲向界壁外的星海。
郁牧和梵鹤卿这些大剑仙,一个个站了起来,相视一笑后,也御剑踏入星海。
校花的极品高手 护花高手
“摄魂和林道可的那一战开启了。”虞渊的本体真身,看了一眼静坐着的纪凝霜,“这一战,你想看看么?”
纪凝霜想了一下,摇头道:“我不用看。”
“我有兴趣看看!”溟沌鲲表态。
“我也有!”
钟赤尘和龙颉齐呼。
“看看吧。”老蜥蜴也道。
“可以让我的好师兄引路,开天耀星有通道,能直抵湮灭星域。”虞渊给出他的态度,见安梓晴已能缓缓起身,只是脸色时而扭曲,轻叹道:“以你阳神蜕变的大魔神,我很难前往搭救。”
“它要是救不了,也没人能救了。”安梓晴脸色惨淡,“妖凤强的太离谱,我以为成了大魔神,就有希望在将来战胜她。没想到,连造就出我的那位,也都不是她的对手,这太令人绝望了。”
“你好好活着,看着我在不久后败她吧。”虞渊安抚道。
“你,行吗?”
“我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