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逆流1982 線上看-第一千九百五十三章 敘舊相伴

逆流1982
小說推薦逆流1982逆流1982
“你是来看看你的爷爷了。”段云闻言,笑的说道。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这事儿我也没把握,毕竟我爸他现在不在BJ,不然的话,就你这点儿小事儿,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李云鹏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个我了解,无论这件事儿成否,我都欠你个人情。”段云说道。
“咱俩还谈什么谁欠谁的,再说了,你以前也帮了我不少忙,不然的话,我生意也不可能做这么大。”李云鹏笑了笑,接着说道:“给我一个星期时间吧,能不能成,我都会给你一个消息。”
“那行!”段云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随后,俩人在酒店里边吃边聊,相互谈起他最近这段时间经历的一些事情。
说起来李云鹏也是30出头的人了,但他直到现在,依然没有结婚的打算。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家里边儿给他介绍的姑娘他看不上,但自己看上的姑娘,家里又不同意。
其实李云鹏面对的情况和当初瑞阳面对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像他们这样有家世背景的家庭,找对象结婚,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女方的家庭情况,可以稍微差一些,但是不能和他们男方差距太大,总而言之,双方家庭长辈必须有一个是权势人物。
按照李云鹏的说法,那就是他还想再玩儿两年,因为自己有钱多金,又能言善辩,所以他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而且换女友的周期从来没有超过两个月,结交的对象也都是一些护士,舞蹈演员,模特儿行业的美女,而他现在交往了对象,则是北航的一名空姐,上个星期的时候,李云鹏还送了这个姑娘进口日产皇冠轿车,出手阔绰程度,令人惊叹。
可以说,现在的李云鹏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只不过相比于那些啃老的富二代,李云鹏是凭自己的本事过上想要的生活的,从这一点上来说,他绝对算得上是年轻有为的成功人士。
当天晚上,酒足饭饱之后,李云鹏又开着他的那辆法拉利,带着段云穿过天安门,在BJ的二环绕了一圈儿。
此时的BJ已经有叫寒风刺骨,但坐在车中,却格外的温暖舒适,看着车窗外这些年变得越来越璀璨的BJ霓虹夜景,段云内心不禁有了几分感慨。
他重生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十多年来,也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十多年,后世的年轻人似乎很难体会国家的巨变,那是因为他们缺乏和过去的对比,虽然现在大部分国人依然并不富裕,但是这已经是近百年来,中国发展最为和平的黄金时代。
一直把段云送到他所在的四合院的门口,李云鹏这才开车离开,相约一个星期后再见面。
李云鹏离开之后,段云回到房间直接躺在了床上。
到目前为止,许少强和李云鹏都已经表示要帮助自己解决操作系统推广的事情,不过在段云看来,光靠这两人的帮助,还是有些不保险。
如果这俩人还不行的话,那么段云就只能寻找自己在BJ最大的靠山,那就是昔日的老上司瑞阳。
说起来今年一年,段云三次来BJ,也只去了瑞阳家一次,相比过去几年,拜访的频率要少了一些。
至于其中原因的很简单,那就是现在的瑞阳已经非同小可,考虑到自己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老板,和BJ这种级别的官员来往频繁,多少会显得有些敏感,所以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段云会尽可能的避免去瑞阳家做客。
但是这次不一样,国产操作系统推广的事情对段云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必须要成功,因为这关系到天音集团未来PC产业的发展,以及后续是否能够参与北斗计划的关键,所以哪怕段云现在并不像去求助瑞阳,他也必须要这么做,因为瑞阳已经是他现在最后的机会。
所以第二天一早,段云就提前给瑞阳家打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正是瑞阳的妻子张丽,得知段云要来他家拜访,显得非常高兴,让他晚上到家里吃饭。
弟弟老婆什麽的決不同意!
王牌校草美男團
很明显,那个时候正好瑞阳一家人下班儿回家,段云正好可以和他们一家人喝酒,吃饭。
放下电话,段云立刻让自己的助理郭凯去市场上买了两瓶汾酒,他不能空手去瑞阳家,但又不能带太重的礼物,所以两瓶白酒最合适不过。
其实对段云来说,早些年妹妹没有嫁到BJ的时候,瑞阳家算得上是段云的第二个家,那个时候段云来BJ办事,总会在他家住上一段时间。
现如今,很多事情都已经物是人非,然而唯一始终不变的是,他和瑞阳一家的亲近感情,哪怕他现在和瑞阳已经没有了生意和工作上的交集,但是这一家人依然会把段云当成亲人一般。
晚上,段云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把皮鞋擦试了一下,然后就坐车前往了瑞阳家。
大聖 歸來 m
几乎和上次去瑞阳家的时候没什么变化,他家依然住在那个小四合院里,只不过在四合院儿的斜对面儿,段云看到了一辆警车,车里边儿还有三个便衣,这应该就是瑞阳家的安保人员。
此时院门敞开,依旧是那熟悉的葡萄藤架,下面依旧摆着一张躺椅,墙边儿放的几辆自行车,看起来和BJ的普通人家没什么太大区别。
“来了,进屋吧!”此时张丽从厨房里走出,看到段云后,立刻笑容满面的招呼了一声。
黑色豪门:对抗花心上司
“阿姨好。”段云见状,连忙把带来的两瓶汾酒递了过去。
“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张丽这么说,却没有拒绝,直接接过两瓶酒,然后领着段云来到了客厅。
“瑞叔。”看到此时瑞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段云立刻恭敬的喊了一声。
“坐吧。”瑞阳看到段云,也立刻露出了笑容,于是起身拎起暖壶倒了一杯茶水,问道:“什么时候来BJ的?”
“礼拜一过来的,前几天办了点儿事情,今天就想来您这儿拜访一下,我也是好久没见瑞叔了,也挺想你的。”段云笑容满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