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首輔嬌妻有空間》-第943章 中毒閲讀

首輔嬌妻有空間
小說推薦首輔嬌妻有空間首辅娇妻有空间
这下杜庭被刺激到了,生气的大叫道:“柳娴,你是我妻子,到死也是我妻子,我碰你怎么了?我就碰你。”
他说完伸出手想的抱住陆娇。
陆娇直接起身不客气的一脚踹向他,把他给踹了出去。
杜庭腿被踹得几欲断裂,他抱着腿愤怒的瞪着她:“你。”
陆娇眼里满是冷狠:“滚。”
杜庭被她眼里的冷芒给惊吓住了,这一刻他清醒的认识到一件事,这个人不是柳娴,不是,绝对不是柳娴,她不会是鬼魅上身吧。
杜庭被吓到了,转身就跑了。
陆娇懒得理会他,转身坐过去安抚杜雁:“没事了,我们吃饭吧。”
打工巫師生活錄
小杜雁大眼里没有害怕,反倒是由着浓浓的祟拜,娘好厉害啊,一脚就把那个人踹跑了。
“娘,你好厉害啊。”
陆娇笑了起来:“那娘找人教你学武功好不好?”
眼下她只有五岁,骨骼柔软,现在想很不错。
“学。”
陆娇笑了起来。
母女二人正说话,门外,荣嬷嬷走进来,一脸的担心:“姑娘,你这样得罪伯爷,若是他起了狠心,你可就倒霉了。”
陆娇笑了,她之所以这样做,就是逼杜庭和他娘出手,到时候她们抓他们一个现形,不怕他们不同意和离,若不和离,她就报官。
不过陆娇虽然这样做,却并不想让荣嬷嬷知道。
“没事,他再狠心难道还能对我这个嫡妻下手不成?”
荣嬷嬷满眼复杂的望着陆娇,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世上从来不缺狼子野心的人。
小杜雁伸手拉了拉陆娇衣袖:“娘,你要小心。”
陆娇笑望着她:“娘知道了,你放心,娘会保护好自己的,我不但要保护自己,我还要保护杜雁呢。”
萬族之劫
杜雁用力的点头,奶声奶气的说道:“我也要保护你。”
以后她一定要盯着那个人,不让他打娘。
春晖院里,老夫人和冯贞已知杜庭在陆娇这边吃了瘪,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解这个局,最后还是杜庭开口:“我总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不会是?”
冯贞立刻听出杜庭话里的意思,也同意杜庭的话:“我也觉得她好像不对劲儿,不会是?”
老夫人吓了一跳,立刻叫道:“立刻叫人去请道士来做趟法事。”
结果第二天道士来了,陆娇不但不惧怕,还带着杜雁和荣嬷嬷等人出来看热闹,道士表演了一大通,也没看到陆娇有半点不妥。
老夫人和杜庭还有冯贞看得面面相视,难道他们想错了,这就是柳娴,根本不是鬼魅上身了。
智聖小馬賊 小說
可她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道士走了后,三人又躲到春晖院去商量主意了,最后商量来商量去,决定让陆娇病逝,她死了,她手里的东西可就全是杜家的了。
陆娇好像不知道他们对她做的事,安逸的自个的院子里过日子,没事教导教导小杜雁,母女二人过得别提多开心了,尤其是小杜雁,觉得这几日真的太高兴了,娘不再疼杜灵溪和杜卓,不理会别的人任何人,只疼她一个,她好快乐啊。
三天后,陆娇带着杜雁前往公主府赴约。
诏和公主脸果然好了,她看到陆娇,心情格外的好,同时心里对陆娇说的能给她减肥,让她变白变美的事更有信心了。
“我要怎么做才能恢复原来的我呢。”
陆娇伸手给诏和公主诊脉,然后开口道:“公主之所以发胖身材走形,脸色变黄长斑,是因为房事太多,再一个因为经常熬夜,肝火太过郁盛,导致现在这样的。”
“公主要想恢复原来的样貌不成问题,但要想一直保持原样,就需要节欲和养生,不能再过以前那样的日子。”
诏和公主这几年也玩够了,听了陆娇的话,没反对。
“行,按你说的做。”
她话落笑望着陆娇道:“若你真能让我恢复原貌,以后你就是我的朋友了,你若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我定替你出面。”
風之谷的娜烏西卡:水彩印象設定集
賣報小郎君 小說
“谢谢公主了。”
一个月,诏和公主不但脸变白了,而且瘦了一大圈,虽然还没有瘦到年轻时候那样纤弱有致的身材,但和之前真是一个天一个地,诏和公主说不出的高兴,此时的她因为和陆娇走得近,很是喜欢她的性子,逐把陆娇认定为好朋友。
没事的时候两个人聚聚会,召几个清秀的小倌倌唱唱曲儿,听听戏。
陆娇不像京城别家权贵夫人,不屑于公主养面首的事,她认为这是公主的生活的方式,只要她没有杀人放火,欺虐百姓,强逼民男做面首,她们没有资格说她。
诏和公主听了陆娇的话,很是豪爽的大笑:“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你这样一个人,本宫能认识你,真是幸事。”
陆娇也笑了起来:“公主身为皇家公主,养几个面首,又不是做了什么惨绝人寰的事,何况你养的面首也是你情我愿的,没抢没偷没逼的,与别人何干。”
诏和公主笑得更欢快了:“你说的这话很对呢,为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论到我们女子养几个面首,就好像大逆不道似的,本宫养自己的面首与她们何干,真是自甘下贱。”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欣赏戏台上的戏,临了陆娇还点评:“台上的青衣扮相不错。”
诏和公主一听乐了:“你要是看中他的话,我把他送你。”
陆娇赶紧阻止:“别,我眼下还是忠义伯夫人,若带了个小倌回去,非得被人骂死。”
她话落,忽地伸手捂住心口,望向诏和公主:“公主,我能请公主帮我一个忙吗?”
此时她脸色特别的难看,诏和公主被她吓到了:“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
“我被人下毒了。”
诏和公主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谁,谁给你下毒的?”
陆娇开口:“我是在伯府里中的毒,公主能替我报案吗?”
诏和公主立刻接口:“行,这事我帮你报到大理寺去,让大理寺卿去查,定要还你一个公道。”
陆娇和诏和公主说完后,起身带人回忠义伯府,后面诏和公主立刻让下人拿着她的贴子去大理寺报案。
陆娇回伯府,刚从车上下来走到大门口,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血。
后面金柳和银柳二人吓了一大跳,两个人冲过来扶住她:“小姐,你怎么了?怎么回事?”
“我,我好像被人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