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第1958章 詩會讀書

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
小說推薦做首富從撿寶箱開始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聚集在这座院子里的文人搔客们,确实都是皇城如今的翘楚,但是在林风看来,他们都是一群土鸡瓦狗,甚至他们所做的诗句都没有资格进入《唐诗三百首》。
林风的故乡蓝星,像什么李白、杜甫、李商隐、杜牧、李贺之类的大诗人,他们随便拿出一首诗,都能秒杀这里的文人搔客们。
所以,林风才会对这个什么狗屁诗会感到无比的失望。
“这位公子,好大的口气啊!”
“今日,这里聚集的都是皇城最优秀的才子文人,你居然说我们的赋诗狗屁不通?”
“你是来故意找茬的吧?”
“年纪轻轻的,口气却那么大,小心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
一听林风说他们的赋诗狗屁不通,这群文人搔客们顿时勃然大怒,他们都是死要面子的人,顿时就把林风给围了起来。
只见一名自认为才高八斗的公子哥跳了出来说道:“这位公子,你既然说我们的赋诗狗屁不通,那么你可敢与我们斗诗?”
说实话,这位仁兄油头粉面,手里还摇着折扇,虽然嘴上在挑衅林风,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却忍不住往陆曼华的身上偷瞄。
也许在他的眼里,还从未见过像陆曼华这样倾城绝世的大美女吧?
不止是这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在场还有不少的文人搔客们,都在暗中偷偷打量陆曼华。
与此同时,他们的心里都在暗叹:武朝何时出现了一位如此漂亮的大美女?好一个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啊!
至于站在一旁的萧茹,几乎都被他们给自动忽略了,因为萧茹的年纪比较大,而且穿着打扮也很低调,风头自然就被陆曼华给盖了过去。
所以,看到大家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陆曼华的身上,萧茹自然感到了一阵不爽,同时她的心里也在暗骂:你们都瞎了眼睛么?本宫这么大一个美女,你们都看不见吗?
“诗会本是以诗会友,大家莫要伤了和气。”
就在此时,负责主持诗会的那名女人走了过来,婉转动听的声音,顿时让林风产生了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好声音!
如果放在蓝星上,此女绝对有潜力成为一名天后级的歌星!
不知道将此女按在床上,她会不会唱出一首天籁之声呢?
呃……想多了,赶紧打住!
“梦蝶姑娘,不是我们伤和气,而是这个人太嚣张了,居然说我们的赋诗狗屁不通!”
“就是,皇城的青年才俊全都在这里,他居然还敢口出狂言!”
“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哼!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哈哈哈哈!”
……
面对众人的嘲笑声,林风一点也不生气,只见他摇了摇脑袋说道:“就你们那些狗屁不通的赋诗,三岁小孩都不愿意去背诵!你们居然还自称青年才俊?说实话,我对你们感到太失望了!”
静!
全场一片安静!
但是在短暂的安静之后,这些文人搔客们一个个都被气的眼睛都红了!
“岂有此理!”
“嚣张,太嚣张了!”
“若非我是文人,定要殴你一顿!”
“狂妄,这小子太狂妄了!”
“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之人,别拉着我,我要去揍他一顿!”
……
众人全都被气得冒烟,萧茹却在一旁暗暗冷笑:林风这小子骂的好!谁让你们刚才只顾着看陆曼华,都不往本宫身上瞟一眼的?这会儿就是要气死你们这帮瞎眼狗!
只见那位梦蝶姑娘盯着林风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是被林风的帅气给电了一下,她非但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反而还微笑着问道:“还未请教这位公子尊姓大名?”
“林风!”林风笑着回道。
“敢问字?”芷芸姑娘紧盯着林风继续问道。
“字太白!”林风厚颜无耻的借用了一下李白的字。
“原来是太白公子,小女子靖水坊花魁薛梦蝶。”梦蝶姑娘微微欠了欠身回道。
我勒个去!
居然是靖水坊的花魁?
难怪此女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身上也有一股才女的气质,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靖水坊的花魁果然名不虚传啊!
所谓的花魁,也就是青楼的头牌姑娘,这些姑娘都是青楼从小培养的极品女子,她们不仅长得漂亮,而且还要精通琴棋书画各项才艺。
每一名花魁,都是从万花丛中杀出来的佼佼者,而这些花魁多半都是卖艺不卖身,即便有一些花魁愿意卖身,基本上也都是天价。
不过,花魁也是女人,她们也有七情六欲,若是遇到了心仪的公子,主动献身的也不在少数。
“哦,原来是梦蝶姑娘,幸会幸会。”林风看着眼前的薛梦蝶,笑容也逐渐灿烂了起来。
貌似、大概、好像林风的后宫还从未收过花魁,要不要收藏一款留作纪念呢?嗯!这个想法不错,值得考虑!
虽然林风的心里在打坏主意,但是当着这么多文人搔客的面,自然也不会太出格。
特别是陆曼华和萧茹都在场,如果林风表现得太急色了,万一引起了两女的反感,那就有点头疼了啊!
“太白公子,既然您说这些诗词不行,可否请公子赋诗一首呢?”薛梦蝶一脸期待的看向了林风。
“对啊,你行你来!”
“哼!只怕你小子连一个大字都不认识?”
“小子,也别说我们欺负你,只要你能胜过我们其中任何一人,我们便让你离开!”
“只怕你光有一副好皮囊,肚子里却没有半点墨水!”
“男人就要有才华,长得好看有啥用?”
……
此刻的林风一身白衣,手持摇扇,戴着璞头,打扮的相当帅气,而这些都是陆曼华的功劳,她平日最大的爱好,就是变着法子去打扮林风。
用陆曼华的话来说:我家夫君是天底下最帅的男人,自然要打扮的帅气一点!
但是在这群文人搔客们的眼中,林风一看就是纨绔子弟,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富家公子哥。
“唰!”
只见林风将折扇收了起来,然后装模作样的沉吟了一下,紧接着就高声念道:“千山鸟飞绝……”
静!
全场突然陷入了一片安静!
薛梦蝶立马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林风的脸上,美眸之中也亮起了一道精光。
“万径人踪灭!”林风也念出了第二句诗。
只见薛梦蝶点了点头,林风这前两句诗好有气势,似乎诗在描述一处绝境之地,鸟儿都飞绝了,人迹也踪灭了,不知道这是描写的那处地方?
更重要的是,这两句诗一出,不禁让人产生了一种胆寒的感觉!
“孤舟蓑笠翁……”
当林风念出第三句诗的时候,文然搔客们都有些惊讶了,原来林风描写的场景是一条大河,要不然哪里来的孤舟,孤舟上面还有一个穿着蓑笠的老者?
可是,这第三句诗,怎么感觉与前两句诗格格不入呢?
既然是在一条大河上,而且河面上还有小船和老者,那么周围的鸟儿怎么会飞绝?周围的人迹又怎么会踪灭呢?
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这一刻,薛梦蝶在等,陆曼华也在等,萧茹也在等,在场所有的人都在等,他们都在等着林风的最后一句诗!
“唰!”
只见林风不急不缓的摇开了折扇,然后铿锵有力的念道:“独钓寒江雪!”
静!
全场一片安静!
欲女 小说
当林风背完了柳宗元的这首《江雪》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极了!
千山年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林风这是在描写冬天垂钓的场景,难怪周围的鸟儿飞绝了,行人踪迹也灭了,原来是这场雪下的太大了,把所有的一切都覆盖了!
更重要的是,前三句诗完全看不出来林风是在描述雪景,可是最后一句出来之后,众人的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了一幅庞大的画卷。
山山是雪,路路皆白,飞鸟绝迹,人踪湮没,遐景苍茫,迩景孤冷,意境幽僻,情调凄寂,渔翁形象,精雕细琢,清晰明朗,完整突出……
全诗短短二十个字,就把大家带到一个幽静寒冷的境地,不用想了,此乃千古绝句啊!
我靠!
这厮不是绣花枕头!
这家伙的肚子里绝对有货!
“啪啪啪!”
梦蝶姑娘忍不住拍手称赞道:“太白公子真是好诗啊!梦蝶从未听过如此精妙的五言绝句!”
萧茹平时也喜欢诗词歌赋,此刻听了林风的《江雪》之后,心中瞬间就明白,这首诗绝对能流传千古。
哎哟!不错嘛!没想到这臭小子还有如此才华,本宫还真是……又低估了他啊!
萧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此刻的她,看向林风的那种眼神,就好像一个花痴似的,小星星,亮晶晶,一闪一闪放光明!
林风装逼,自然要装到最高境界,如今只念了一首五言绝句,又怎么可能过瘾呢?
更重要的是,林风还在打薛梦蝶的鬼主意,既然现在有如此好的大秀才华的机会,林风更加不可能轻易放过这次机会了啊!
“咳咳!”
只见林风干咳了两声,再次把全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然后便摇着折扇说道:“本公子突然诗兴大发,所以决定……当场再做一首诗!”
静!
全场又是一片安静!
所有人都傻傻的望着林风,似乎大家还沉浸在刚才那首《江雪》的震惊之中,此刻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不过没关系,林风不需要他们回神,只需要他们竖起耳朵、端正态度、好好听讲便可以了。
因为,林风要开大招了,他想要试一下,看看能不能仅凭一首诗,就彻底俘获一位花魁的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