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天阿降臨 ptt-第941章 就這點?讀書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天阿降临
真实梦境,第九天深夜,楚君归意识中的倒计时已经走到尽头。
当时间越过零点的刹那,天边突然泛起一层血色,刹那间就染满了整个夜空,那颗巨大行星更是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
楚君归站在高台上,能够隐隐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不安地躁动着,巨大的危险正在黑暗中聚集。
灾变开始了。
透視之眼 小說
整个真实梦境中,探索者不管来自何处,都在这一刻开始面对来自世界的劫难与恶意。
一名探索者将营地设在险坡的山洞中,此时更是在洞口堆满了木刺陷阱,干脆连门都堵上了。他手里握着一把火枪,旁边架子上还放着两把。这些火枪已经不是简陋的前膛燧发枪,而是使用纸包子弹的后膛枪,手工颇为精致。
他抬头看看夜空中浓郁的血色,再看看不远处那几十点幽幽绿火,神情有些紧张,但还算镇定。这只是第一次灾变,虽然此刻他的营地已经在三级区域范围内,但在第一次灾变时,危险程度和二级区域相差不大,应该能够平稳度过。他看看后方盆子里放着的上百发纸包子弹,心情淡定了不少。
夜色中传来声声野兽咆哮,幽光步步逼近,这名探索者拿起一支火把,抛到前方十米处,顿时熊熊火起,燃起一道火墙,挡在兽群前。这就是老道探索者的经验了,灾变兽潮,野兽就不会畏火,顶着火墙也会冲锋,正好最大化杀伤。
果然一头黑豹按捺不住,高高跃起,从火墙中冲过。但地上满是木刺陷阱,它一落下来就被一根木刺刺入腹中。虽然身受重伤,它却更增凶性,低头一口咬断木刺,刚要向洞口扑去,眼前火光一闪,轰鸣声中,它仰头向后倒去,脑袋已是血肉模糊。
一枪轰完,探索者即刻打开枪膛,再插进一发纸弹,然后合拢,一枪又打倒一头冲过来的野狼。
正更换子弹之时,一个庞大黑影突然从血色中冲出,带着劲风冲破火焰,一头撞进木刺阵中!
喀喀嚓嚓声中,这头巨兽一口气撞穿了三排木刺,然后脚下一空,踏入陷阱,这才算止了冲锋势头。
探索者眼皮狂跳,一枪轰在这头形似野牛的巨兽头上,然后也不换子弹了,抓起另外两把枪,轮番轰出,整整三枪才把兽头打烂,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头巨兽一轮冲锋,就已经破掉大半木刺,现在在探索者面前,就只剩下最后一层木刺了,而外面还有几十头野兽正在虎视耽耽!
“这,这难度不对!”
惊呼声中,数十头兽影直接一齐冲垮了最后一层阻碍,将探索者扑倒在地。血色天空下只响起一声短而凄唳的惨叫,就再也没有声息。
另一处三级区域,沼泽地边缘,正矗立着一座防御完善的营地。这座营地离地一米半,地基由数十根原木支撑,上方则是修建了齐胸高的矮墙,墙根处有一排密密实实向上斜指的木刺。
营地中央立着一座十米高的哨塔,塔上有两名探索者,正居高临下,一枪枪把围攻营地的野兽放倒。营地下层也有三名探索者,其中两名各占一角,负责两条边线的防御,另一名探索者则是游走各处进行支援。
这个营地赫然有5名探索者,围攻的兽潮也是5倍,一眼望过去简直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夜色下枪声连成一片,营地防御火力极猛,5名探索者手里拿都是双管霰弹枪,每个人脚边都放着额外的一把枪,并且子弹堆积如山,时不时还会有一个杀伤手雷扔出去。
这几名探索者显然都是高手,哨塔上的两人枪法极准,几乎枪枪爆头。底层的三人则都是格斗高手,有时野兽冲上来了,直接一斧头劈死。就算这样,也整整厮杀了一个多小时,才算把兽潮杀干净。
为首的探索者扔下几个火把,照亮下方。火把落在兽尸上,烧得滋滋作响,那些野兽也是一动不动,他这才松了口气,说:“结束了。下来两个人,跟我一起看看。”
这一小队探索者行动相当有章法,两人手持消防斧跳出营地,哨塔上的两人则是全神警戒,为下方队友提供掩护。
为首的探索者拉开一具兽尸,向营地下方看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小心!还有活的!”
几条鳄鱼从营地下方突然冲出,然而三名探索者确实强大,左右两人挥斧如电,凌空斩入鳄鱼头顶。为首的探索者则是后退两步,恰好避过鳄鱼的一咬,然后一刀钉入鳄鱼头顶,直接洞穿头骨。
杀了这三条鳄鱼后,兽潮就此结束。检视营地支柱后探索者们才发现,有几根木柱已经被这几头鳄鱼彻底咬断,要不是他们修建营地时下足了本钱,木柱立得又粗又密,搞不好营地就被这几头鳄鱼给啃塌了,后果不堪设想。
一名探索队员脸色相当难看,说:“这兽潮数量也太多了点吧?第二次灾变也就这样了吧。还有这些鳄鱼是成精了吗,居然都会拆楼了。”
为首的队长脸色也是凝重,缓道:“这难度是不太对,这次变迁或许不是世界重启那么简单。明天出发计划取消,先休整两天,补足武器弹药再说。我有种感觉,下一次灾变,恐怕会相当难过。”
食百合:原創百合集
河畔坡地的高台上,楚君归凭栏而立,看着营地外的兽潮。他身边浮着两点淡淡红光,正是开天。开天有些意兴阑珊的样子,打了个哈欠,道:“就这点?”
他两只眼睛骤然点亮,两道激光射出,洞穿了一头野兽的脑袋。那头野兽无声无息地倒地死去,惊得兽群后退了十几米。只不过在血色夜空下,它们撤走又不甘心,退后之后又慢慢向营地逼近,可是在靠近到30米处,就说什么也不肯前进了。
整个营地都在散发着幽幽蓝色莹光,周围一圈木刺的金属尖头上莹光还在跳跃不定,远远望去如同鬼域,不似人间。楚君归所站的高台中央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堆利箭,箭尖也都是莹光闪动。
开天又射出两道激光,分别干掉了两头野兽,兽群又是一阵骚动,可依然是进退不得。
“咱们在4号行星那会,兽潮要是少了1000头,都不好意思出门。”
楚君归又等片刻,见兽群仍是既不肯退走,又不敢靠近,说:“看来这次灾变就这样了,失策。”
他拿起短弓,开弓搭箭,一箭呼啸而出,箭锋在夜空中拉出一条光带,瞬间洞穿了两头野兽。楚君归即然开了弓,也就不再留手,按照每秒两箭的速度,一分钟不到,就将周围野兽杀光。
然后他跃下高台,营地中央摆放着一个花盆,盆中栽着那根仙人掌枝条。楚君归用树皮将枝条重重包好,但整个营地仍是莹光闪烁。看样子没有几个月甚至是更久,营地的辐射是好不了了。
楚君归虽然不怕辐射,但是整天挂着综合防护组件也是个负担。而且在强辐射的环境下,周围生灵绝迹,连鱼都没有,想要种点什么也绝对种不活。
楚君归自然不担心吃的,不过接下来要造的几样装备对环境要求却有些苛刻,至少不能在这种强辐射的环境下运行。另外别的不说,现有的装备中那两具热能动力炉也是深受影响,电力输出忽高忽低,眼看再用一会说不定就直接烧了。
等灾变结束,这个营地却是不能再用了,得找新的营地。正好楚君归也准备回归一次,他现在手上好几个名额和回归资格,正好上交,再从零博士那交换一些情报。同时也是给零博士减轻些压力。
此时夜天仍是一片血红,可是营地周围却十分寂静,只有隐隐风声,连虫鸣声都听不见。血色之夜虽然还很漫长,但是灾变已经结束。楚君归和开天走了一圈,挑了几具野兽尸体搬回营地,顺便回收了钢箭。
这批箭的箭尖都是合金钢打制的破甲重箭,如果用重弓发射的话,可以轻易洞穿薄钢板。在300米内,威力堪比12.7mm的子弹。
这批箭虽然用过一次,但是箭头依然散发着莹光,有着极强的辐射。若是普通人别说被射中,就是在这支箭附近呆上半天,也要伤重不治。
有几枝箭的箭锋出现破损,显然是野兽头骨格外坚硬。楚君归拿起箭头,伸手虚握,正要加热修复时,才想起自己还没加载能量应用。这就是烦恼了,基础格斗是必须加载的,然后在综合防护和能量应用之间就只能二选一。
楚君归将几支坏箭扔到一旁,顺手建立了一个研究任务:如何提升自身承载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