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蓋世討論-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 粉碎蜚語推薦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两位妖言惑众者,全部是修炼到阳神境,佯装为散修的宗派大修。
顷刻间灰飞烟灭!
明里暗里,远远关注虞家镇的那些人,因虞渊的现身而沸腾,也被虞渊的出手给惊到,并立即认清了一件事。
——是雷宗余孽和灵虚宗居心叵测,故意埋汰虞家,要对虞家不利。
“唔!还有!”
虞渊咧开嘴,连擎天之剑都未动用,蓦然看向离虞家镇更远,已在悄然撤离的几位魂游境修行者。
“离魂!”
暗含灵魂大道精妙的神音响起,四位分别出自雷宗、灵虚宗和太渊宗的修行者,魂魄被此音逼出识海小天地,暴露在强者的视野之下。
“裂!”
一簇簇幽魂,忽然间烟消云散,在众人眼皮子地下化作飞灰。
魂游境的躯壳,因灵魂的殛灭,而软绵绵地瘫软下来,生机随之断绝。
阳神,魂游,这种层面的修行者,在此刻的虞渊来看,简直如蝼蚁般,生杀予夺只在弹指间。
杀这样的修行者,如今如杀鸡屠狗,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咻!
商会的高勤倏然而至,他匆忙间落定,躬身行礼以后才说道:“抱歉,这是我们的疏忽,没料到雷宗的余孽,竟然将愤怒的火焰,烧到了虞家镇。”
高勤诚挚地道歉,暗暗还有些后怕,他真担心虞家镇出了事,会被虞渊给迁怒。
看着眼前的虞渊,高勤不由想到当初在通天岛,他和虞渊相识的过往。
那些旧事历历在目,可虞渊已一步登天,成了此方世界和天外的巨擘之一。
便是聂擎天在世,恐怕也不过如此,也难以让韩邈远退避三舍吧?
虞渊却做到了!
“小……”
廢材小姐太妖孽 菩提苦心
楼阁前的靳柔柔,激动地松开了虞玦的手,她张口想要呼喊虞渊的名字,又忽然语塞了。
她刚刚听的清清楚楚,虞渊称呼她为母亲,并没有不认她!
她眼眶泛红,觉得那些人的曲解,暗中对虞家的非议,一下子都不再重要了。
虞玦深吸一口气,如卸下了心里的重担,沉声道:“老爷子说的没错,不管他以前是谁,这一世的他就是虞渊!”
“他是你我的孩子!”
虞玦声音在拔高的同时,也挺直了背脊,如突然有了底气!
名震浩漭和天外的虞渊,就是他和靳柔柔的那个孩子,就是那个当初浑浑噩噩,让靳柔柔不知偷偷抹了多少眼泪的孩子!
“是的,他是我们的孩子!”靳柔柔泪眼朦胧,反复地重复着。
“废话!”
虞璨可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一拍大腿,马上就向虞渊冲去,“一些跳梁小丑的话,你们这些家伙竟然也相信!哈哈,我孙儿现在回来了,你们都睁大眼睛给我看看!看看他虞渊,究竟是不是我的孙子!”
“爷爷!”
为了回应他,虞渊没搭理商会的来人,朝着老爷子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声,“您老人家请留步!”
嗖!
如鬼魅一般,他在虞璨的身前冒出,伸手拦住老爷子飞冲的身子,道:“孙儿从没有一刻忘记自己是谁!我叫虞渊,不论以前过去如何,我就是你的孙子虞渊!”
“好!好好好!”
老爷子用力握着他的手,欣慰地洪亮大笑起来,“别人怎么误会,怎么去看,我反正不管!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质疑过你!我只是埋怨你太忙,埋怨你小子不懂事,怎么就总是不肯回家呢?”
虞渊满脸歉意,道:“是孙儿不对。”
“去,见见你的父母!快去快去!”虞璨吹胡子瞪眼地催促。
“好。”
再没有任何迟疑,虞渊越过了老爷子,在那对重新握紧手,神情举止竟显得手足无措的夫妇前停下,然后埋头跪拜:“孩儿迟来多年,愧对你们对我的疼爱。”
他想到醒来之后,老爷子说的那番话,想到父母为了医治他,不惜去九幽寒渊寻找奇物,要助他魂魄安然归来。
他的确满心愧疚。
“快!快起来!”
靳柔柔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将他赶紧扶起来,盯着他的那张脸左看右看,觉得处处都赏心悦目。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虞玦只是低声喃喃。
“小渊。”
“哥哥!”
周边的虞炜,虞郦还有虞菲菲等人,纷纷奔过来打招呼,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生怕这又是一个臆想梦境。
因为这不是老爷子第一次说虞渊要回来了。
俨然成了浩漭传奇的虞渊,被老爷子不知念叨了多少回,每次虞渊在浩漭现身的消息传开,他都说虞渊那小子要回家了。
一回,两回,三回,虞渊始终没有在虞家冒头。
渐渐地大家麻木了,也如那一男一女般有了怀疑,觉得醒来以后知道自己是洪奇以后,虞渊就舍弃了虞家的身份。
还有就是,虞渊成了神魂宗的大人物,执掌斩龙台和擎天之剑,结交的全部是各宗的首领,也让他们有些自卑。
总觉得虞渊不再看得上虞家,对这一世的身份,变得不再在意了。
直到这一刻!
眼看虞渊跪拜在父母面前,诚心地致歉,他们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虞渊并不是不念虞家的旧情,不是要忽略这一世的身份。
这小子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父母,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所以才会逃避。
“老爷子,少爷回来了。”
秦雲也在后面现身,看着几具死去的尸骨,这位修为达到阳神的老仆,先冷哼了一声,说道:“我才去陨月禁地,他们就悄悄在虞家镇出现,还真是贼心不死!不过老爷子不必担心,不论商会还是神魂宗,都知少爷对家族的看重。”
指向商会还有陨月禁地,他不屑地轻笑道:“这两边呢,有专门的人照看虞家,只因为嗅到少爷归来的动向,才没有出手。”
虞璨一震:“两边都有人暗中保护虞家?”
秦雲含笑点头,瞥了一眼匆忙赶来的高勤,说道:“你不用道歉,商会那边有老修士,因你们会长的命令,一直留意着虞家。防备的,就是如雷宗般的余孽,还有灵虚宗般的宵小。”
高勤闻言暗松一口气,道:“那就好,吓了我一大跳。”
“少爷……”
秦雲复杂的目光,落在和父母说话的虞渊身上,犹豫片刻说道:“少爷在前世的时候,似乎是一个遭受遗弃的孤儿,从未感受过亲情。他呢,当年自知活不了太久,所以感情都在逃避,和纪大剑仙也没结果。”
“这还造成了他的走火入魔,和后来的心性大变,让他更加不愿亲近别人了。”
“他没有经历过亲情,小时候浑浑噩噩的什么也不记得,所以他不知怎么面对父母,潜意识地逃避。有好几次,他都在陨月禁地远远看着你们,却不敢过来相见。”
“要不是你的埋怨,他还会拖拉着,还不敢过来呢。”
“可他为虞家,不知做了多少事情。太始大人,正因为看出了这点,才会那么重视虞家,将那棵树的草木精气送来。”
“不是给幽瑀什么面子,也不是为了拉拢鬼巫宗,只因少爷是虞家族人,只因少爷内心一直记挂着虞家啊!”
秦雲道出隐情,说出他的感受和太始那么做的原因。
“我可以作证,神魂宗对虞家的关照,完全是因为虞渊,而非鬼巫宗的幽瑀。”高勤一脸肃然,对虞璨还有附近的那些散修,和那些各大帝国世家的来客说,“我们商会也是如此!”
“竟然,竟然是这个样子。”有人暗暗嘀咕。
“没想到药神洪奇,居然在苏醒以后,依然如此重视虞家!”
又有人看着跪拜在虞玦、靳柔柔前的虞渊,感慨地说道:“这一幕场景,摧毁了所有的流言蜚语。我相信从今以后,绝不会有人再怀疑虞渊对虞家的情感了!”
事实胜于雄辩,虞渊的归来和他所做的那些事,让流言曲解不攻自破。
……
ps:补前两日欠下的,晚上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