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蓋世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虞家的期盼閲讀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碧峰山脉。
草木精气宛如青绿色的彩带,流动在秀美的山峦之间,让此地的花草树木长势极其喜人,各类珍稀的灵草花果,不知吸引了多少奇人异士来此。
那棵堕落神树的死亡,太始的大手一挥,造就了全新的碧峰山脉。
此时的碧峰山脉,坐落着全新的虞家镇,还有后来的商会,和以前的天药宗。
呈三足鼎立之势。
虞家镇的楼宇前,身形纤弱的靳柔柔,和挺拔如枪的虞玦两手紧握,她精美的小脸写满了紧张,不断地呢喃:“他,他还会认我们么?”
“会的吧,毕竟我们是他这一世的父母。”
气宇轩扬的虞玦,温柔语气地安抚着妻子,“他其实为你我也做了很多。没有他的帮忙,你的魂魄和躯身永远难以重聚,而我也还是被隐龙湖囚禁着。只是,他还是药神洪奇,所以也不知如何面对我们。”
“你们在担心什么?”
洪璨瞪了两人一眼,指着靳柔柔说道:“没虞渊那小子,天药宗怎么会举荐你为宗主?要不是我们虞家在碧峰山脉,太始大人岂会将如此丰沛的草木精气,输送到碧峰山脉来?”
老爷子脸上骄傲的溢于言表,红光满脸地说道:“我修到了魂游境,瑛子是古荒宗的阳神大修!柔柔你是天药宗的宗主,虞玦则是阴神境后期,将会后来居上很快入魂游!”
“还有虞郦,还有菲菲她们几个,哪一个不是远超同龄人?!”
“我们种植的药草,现在被各大帝国哄抢!连天源大陆和寂灭大陆的宗派势力,也向我们抛出橄榄枝,要提前预定药草,这些不都是因为那小子的帮助?”
“没有他,太始会将这么大的福泽送到碧峰山脉?商会,还有此山脉的所有人,可不都是沾了我们的光?”
老爷子握紧拳头,轻喝道:“不管他以前是谁,他现在都是我的孙子,是你们两个的儿子!你们为了医治他,才落得被天邪宗、隐龙湖给分别囚禁的地步!你们的辛苦,你们所做的一切,如今都有了回报!”
新虞家镇附近,不少天药宗和商会的人,也轻轻点头。
一些外来者,离虞家镇不远的修行者,则是远远注意着此地。
虞渊将要回来?
听到虞家放出的讯号,本是来天药宗求药,来商会购置器物的各国大修,自然而然地汇聚在虞家镇。
他们都想亲眼看一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不过其中也有一些人,对此事表示怀疑,觉得这是虞家自作多情,因为以前虞家也有说过虞渊会回来。
可惜,以前虞渊都没回虞家镇。
“虞家的好日子,应该就快要到头了。”
千米开外的一棵古树上方,一人在树顶枝干远眺虞家镇,哼了一声说道:“虞家有现在的气象,其实是因为他们的老祖宗虞檄,也就是现在的鬼神幽瑀。太始和神魂宗要拉拢鬼巫宗,所以才扶植虞家壮大,我看和虞渊关系并不大。”
“人家可是妖神洪奇,只是凑巧投胎到虞家罢了,洪奇出了名的绝情无义,岂会在意一个小小的虞家?要知道那位的生命末期,只醉心于毒丹的淬炼,他宗门内的很多人都不满他,被他给随意地打杀,药神宗受不了他,才送他转世的。”1
“这样的人物是不会顾亲情的。”
夸夸而谈者,身穿素白长袍,蓄有长须,衣裳没明显的宗门标志。
“听说魔主檀笑天,和神魂宗死而复生的极慧神王联手了,而檀笑天又摆明了对幽瑀不满,前不久恐绝之地都出事了,很多魂灵鬼物死了。照我来看啊,幽瑀是害怕檀笑天,所以去天外避祸了。”
“神魂宗既然选了檀笑天,恐怕就要舍弃幽瑀了,当然也不会继续照拂他虞家的族人。”
“嘿嘿,虞家的好日子兴许马上就到头了,那个靳柔柔应该也会被要求卸任天药宗的宗主之位。”
“人家洪奇如今是浩漭顶尖人物,不会有闲情来虞家镇的,不然不会拖那么久,也没回来一趟。”
那人一脸的幸灾乐祸,声音说的也很高,生怕别人听不见似的。
他这一席话下来后,各大帝国世家的求药和求器物者,因不明内情,不少人得到的消息较为零碎,居然都有点相信了。
都觉得,虞渊以前对虞家的认同和亲近,只因为他的记忆没苏醒。
醒来以后,知道自己以前是药神洪奇了,就对虞家不冷不热了,要不然数次回浩漭,为何虞渊一次没来虞家镇?
陨月禁地和碧峰山脉紧挨着,来看一眼不是很方面吗?
“住口!从哪里来的狗东西,竟然敢对我虞家胡说八道?”
修到魂游境的虞璨,隔如此远的距离,也还是听到那人的话语,暴跳如雷地落在镇内的楼宇之巅,“你是那五方势力的走狗吧?虞渊是我孙子,永远都会是!他绝不会不认我们的!”
“哈哈,认你?认你们?”
那人指着虞璨,还有众多气愤的虞家族人,“你们也配?人家是药神洪奇,是神魂宗现在的当家门面,是万众瞩目的大人物!虞家算什么,你们这些人又算什么,凭什么觉得醒来以后的他,还会将你们视为亲人?”
“一群自作多情的家伙,还真以为他依然是虞渊,是你们的孙子和儿子了?可笑至极!”
又有一个衣衫没宗门和世家标志的女性大修,也尖酸刻薄地开口:“其实呢,在我来看连鬼神幽瑀,也没特别在意你们虞家。只因为神魂宗那边,给他幽瑀面子,所以让你们虞家沾光了。”
“至于碧峰山脉的草木灵气,我感觉是太始大人,附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接受之地,所以只能将草木灵气送往此地。”
“你们虞家自以为是,以为是因为虞渊的存在,使得虞家得到多么大的优待呢。”
“呵呵,虞家不过是一群喜欢做梦,且活在梦里的家伙罢了。”
一男一女,你一句我一句地,不断嘲讽着虞家的族人,说的老爷子虞璨肺都要炸裂了。
偏偏,虞渊的确在近些年,一直没有来过虞家镇。
“真是这样么?”
下方的楼宇前,靳柔柔清美的脸上,满是凄苦和酸涩,抓着虞玦的胳膊,眼巴巴地看着他。
虞玦只是摇头,却也找不到更好的安慰话语。
因为他也不确定。
呼!
蓄长须的男子,骤然凌空而起,手握一枚玉如意,袖筒内青莹宝光灌注其中,笑看着震怒的虞璨,说道:“我说的是事实,你动怒也没用。你们虞家太弱了,其实你们根本不配占据这片肥沃的土地。”
“你想干什么?!”虞璨怒喝。
“我要毁几片药圃,看看神魂宗那边,是不是有人愿意给你们出头。嘿嘿,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做点事情来验证一下吧。”
他大笑着以手中的玉如意,挥洒出道道青莹宝光,要将附近的药圃毁去。
“阳神!”
“他是一位阳神!”
戀愛禁忌條例真人漫
有人感受着他灵力的波动,脸色微微一变,马上便惊叫起来。
和他一唱一和的女子,眼瞳骤然冰冷,看着虞家的族人目显杀机,“父母么?呵呵,都给我死在虞家镇!”
轰!
她体内隐有雷鸣声响起,一团团雷球聚拢在丹田,并以灵魂意识锁定了靳柔柔,准备连体带魂魄一起炸死。
“我,我感觉不太妙。”
仅有阴神境的靳柔柔,生出一种本能的寒意,顿觉大难临头。
虞玦也嗅到不妙,焦急地东张西望,却不知危机藏在何处。
“没事。”
下一秒,一道身影凭空在那位尖酸刻薄的女子旁浮现,“原来是雷宗的余孽。”
他轻轻伸出一手,按在女子的黄庭小天地,灿然一笑道:“你喜欢聚涌雷霆之力,喜欢一轮轮地精炼后再爆开是吗?唔,竟然还敢锁定我母亲,你以为我虞渊是死的吗?”
“虞渊!”
女子骇然惊叫,铆足劲要离魂而去,连这具血肉之躯都打算舍弃了。
只是。
她灵魂被牢牢地按在识海,再被一股力量骤然攥紧,塞向了她那酝酿许久的丹田,出现于她凝炼的众多雷球中。
她感觉到了最深的绝望和恐惧,看着雷球在自己的黄庭小天地爆开,将她的魂魄瞬间炸为灰烬。
噗!
雷霆闪电淹没了她的躯身,她丹田先爆灭,然后整个躯体和阳神炸为血雨和雷电碎光,死的不能再死。
“虞渊!”
“真的是虞渊回来了!”
“他,他就是虞渊吗?”
群山之间,众多商会和天药宗的楼宇殿堂前,暗中留意虞家镇动向的人,看见那道身影浮现,禁不住尖叫起来。
没想到这次虞璨没说错,如今炙手可热的虞渊,竟当真来虞家镇了!
“哦,原来你出自灵虚宗,那就难怪了。”
虞渊斜眼一看,就见握着玉如意的男子,亡命般的作势要逃,洒然一笑道:“天上地下,你能往哪里逃呢?”
一道绯红剑光,从指尖飞出,将这位本为灵虚宗的男子绞为血雾。
同样是形神俱灭。1
……